(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方相盘并没有急着回话,而是赶紧打开了手机,看着里边的信息,原来是一个购物软件发来的交易消息,显示有六个面包成功入账,结余二十元钱。

方相盘注意到这个软件还有买卖功能,并且是即时到货,但现在可以购买的商品只有夜光玻璃珠一种。

方相盘自然不信这个软件,不可能有快递会这么快的,分明就是虚假广告,但他还是出于好奇点了下去,一个玻璃珠十五元钱。

方相盘知道这个价格有多么离谱,在平时一元钱就能买十五个玻璃珠了,但是他还是想试,因为这是他唯一感到熟悉的东西了,现在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么陌生。

方相盘点完了购买玻璃珠的选项,只一瞬间,便觉得身上口袋变得沉甸甸的,伸手去拿,却不料里边的东西竟掉了出来,正是刚才所买的玻璃珠。

方相盘现在知道为什么价值十五元钱了,因为这颗珠子竟有西红柿一般大。方相盘并没有接住这颗珠子,‘当当当当’的在地上弹了几下,就滚到了屋子的一个角落。

本来现在正是夜晚时候,这珠子应该十分难找,但是此刻却放出耀眼的绿色光芒。

“啊!夜明珠!”

四周的武士仆人们开始议论起来,这么大颗的夜明珠别说他们没有见过,就连宫廷里边怕也没有。

楚怀山两眼放光,今晚竟见识到了一件稀世珍宝,赶紧俯身钻到桌子底下将玻璃珠取过。又吩咐仆人小心翼翼的在桌子上铺上一块帕子,才把‘夜明珠’放在桌上!

“兄在哪里寻到的这件宝贝啊!我能不能赏玩片刻啊!”

方相盘听着心里笑了起来,这楚怀山竟然把个破玻璃珠子当个宝贝!甚至两人相差有二十来岁的年龄竟以兄弟相称,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有些暗讽的说道:“你要是喜欢,那我就把它送给你吧!”

“真的?”楚怀山欣喜的喊了出来,自己竟然凭空得到了个宝贝,又小心翼翼的把玩着这个玻璃珠。

“老爷咱家女儿被他欺负了,你不惩治他吗!”

“这!”楚怀山见妻子从门外走来,还气冲冲的对自己喊着,才想起刚才之事。又看着刚刚得到的这颗宝贝夜明珠,也不好再多计较,一时竟想不出如何回话。

方相盘见状赶紧对这女主人说道:“这位大人请听我解释啊!”

“大胆蛮夷!敢出言不逊!大人是儿女对父母的称呼,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乱叫!”

“不要这么无礼!先听他解释吧!”楚怀山见武士对方相盘厉声呵斥,心里猜着这人大概是来自四海的蛮族,或者真的是久居深山,不通人事,此刻想着夜明珠,便也尽力维护。

“我本来在街上躺的好好的,不知道为什么就到了您女儿的房间!要真说起来,没准我还吃了亏呢!”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这个夫人显然不满意方相盘的解释,又对楚怀山愤愤说道:“老爷!刚才听玉儿说,她本来在房里准备入睡,却不料突然这个男人出现在床上,吓得玉儿赶紧喊了婢女!现在还羞愧难当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突然出现在床上?”楚怀山也听不懂什么意思,只能悄悄的向楚夫人问道:“就是个盗贼溜门撬锁也有个过程啊,你说明白些!”

“我,我也说不清楚,我问玉儿她也不知道,就只说突然就出现了!”

方相盘早已经侧着脑袋去听,自然这两人的对话也全都听在耳里,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便赶紧说道:“我早说过我是修道之人!因仙人指点,才误打误撞来到了这里,为的是将这颗宝珠交赐给你!”

“真的?我早看出君不是寻常人家,又衣着谈吐怪异,果然曾有此超凡造化!不知道是否还有家人,今后有何打算呢?”

“不知道能否收留我在府上,我愿伴在身边,供您差遣!”

“这,那也好!明日我让仆人带你去见小儿,你就跟他做个伴吧!”

方相盘自然知道楚怀山本来只是假意客气,却也赶紧趁机要他收留下自己,因为他越来越觉得这不像是现代社会的样子,他觉得自己倒像是穿越到了古代一样,只是这个手机让他还不敢完全确信。

“老爷,您就这么放过他了吗!咱家女儿怎么办啊!”

“送这位,哎,还不知你的名姓?”

“我叫方相盘!”

“好,好个方相盘啊。来人给方公子安排间上房,去吧!”

楚怀山吩咐仆人把方相盘送到上房,自己仍留在大厅跟着夫人解释。虽然现在楚怀山官职是太子左庶子,实际上却是个搭不上话的小官。

但在他看来有了这颗无价之宝夜明珠就能帮助他平步青云,这些儿女的小事受些委屈倒也无妨,而且他心里也怕,怕方相盘真的是什么得道之人,盲目处罚再惹下大错就后悔不及了。

这边方相盘由仆人领着来到了一间屋子,仆人在前边推开屋门,恭敬地说道:“方郎就请住在这间屋子吧,UU看书www.uukanshu.com有什么吩咐,只管开口就行,既然你是主人的贵宾,那么院里的男丁、婢子们都会听您的差遣!方郎就请回房歇息吧,我就不再打扰了!”

方相盘独自一人待在房里,想着今晚发生的事情,方郎!会不会有个姓喜的被叫喜之郎呢!真是莫名其妙。

又拿出兜里的那部手机,想着跟谁打个电话,确认下现在的环境,但又想不出能和谁通话,只好拨出了警察局的号码,但更奇怪的是竟然显示的是空号。

方相盘又接着尝试着拨打了医院和消防队的电话号码,不出意外仍然是显示空号。方相盘心里开始慌了起来,也许这个地方是什么山区,信号到达不了的地方?但从窗户向外望去,又不像是什么偏僻的地方,周围也并没有什么山丘壑谷之类的地方。

但现在透过窗户吹进来的凉风浸的他浑身发抖,他现在正穿着短裤短袖,而这个地方却不像他暑假呆的地方那么炎热。

对!突然方相盘又想起了什么,走到窗户边往外望去,这家院子里有几颗古树,此时也是落了一地发黄的树叶,大多被仆人们扫到了树下,其他散落在院里的应该是刚刚才被吹落的。

现在是秋天?没错,那个女子在闺房盖的被子还是厚棉被!方相盘越想越疑惑,竟然连季节都改变了,难道真的已经穿越了?

“啊且!”被风吹得有些发抖,方相盘赶紧合上窗户,躲在床上,裹着被子,这才又拿出那个手机看着。

“十五元钱已成功扣除!夜光玻璃珠已成功到货!结余五元钱!”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