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一轮幽冷的圆月在天空中闪烁着光芒。

秦岭北麓,一列只带有几节货车车厢的火车呼啸而过,火车进入山洞,不一会又从山洞里钻出来。

火车车灯在远处闪着光亮,又钻入一个山洞后光亮消失了。

圆月被一片乌云遮盖,一群乌鸦从地面窜出,疾速地飞向夜空。

1937年秋,淞沪会战之后,日军威胁到南京,国民政府被迫命令复兴社特务处实施代号为“玉无生”的行动计划,将100吨、320万两国家黄金储备秘密运往西安附近的秦岭北麓事先修好的金库中埋藏。

一列十辆美制军用载重卡车在弯弯曲曲的黄土山路上行驶着,车队拐过一处山腰,消失不见了。过了一会儿,车队从山腰转了出来。行驶不久,拐入一个黄土岔道。

在第一辆卡车里,二十七八岁身穿便衣、动作干练娴熟的司机在左边驾驶,四十多岁身穿便装的老曹坐在右边,右边驾驶台上放着一个先进的手握式美制步话机。

司机:你来西安没去开元寺逛逛?

老曹略微摇了一下头。

司机陶醉地回味着:那有个闭月楼不错,姑娘水灵,也随和,你知道吧......,我每次回西安都去,鸭子坑太烂,去不成,搞不好挺恶心人的。唉,闭月楼真是不错,就是老板太势利,有一次我喝醉了,忘了带钱,我想我也算常客,一次不带钱不算什么,回头给补上不就完了。结果没想到她翻脸不认人,叫几个人把我从后门给扔出来了,咣一下,差点把我尾巴骨给震碎了。

老曹直望着前方,听着司机的话面无表情。

车队拐入第二个黄土岔道。

司机:我一生气就拔出枪来打了她一枪,没想真打,打胳膊上了,结果被警察给抓了,闭月楼的大老板刘松仁在省会警察局有人,我进去什么也没问就被爆捶了一顿,后来戴老板给省会警察局长打电话,才把我给放出来,要不然现在我还在牢房里呆着呢。

司机扭头看面无表情的老曹。

司机:怎么?你不信?

老曹摇头。

司机:就是嘛,我说的还有假。

说着司机开始减速。

路的左前方出现一个山洞,通往山洞有一条只有十几米长的岔路。

山洞厚重的金属门缓缓打开,第一辆卡车拐上岔路先进入山洞,其他车辆依次缓缓驶进。

司机刹车,卡车在要接近面前的山壁时慢慢停住,司机熄火,关闭车前大灯。

面无表情一直沉默的老曹:吃是实功,嫖是落空。

司机思考了会儿:对着呢,每次我去完闭月楼心里就觉得空得很,觉得啥啥都没意思,唉,还是咥完油泼面心里踏实,这话谁说的?

老曹:杜老板。

司机点头:怪不得,一下就说到点子上了,哈哈哈。

一个在山洞口只看到背影、手拿步话机的人打开山洞内的电闸,山洞顶上的灯全亮了,其他车辆依次停放,排成两排,那人背朝里站着不动。

司机收住笑容把双手摊放在驾驶台上沉默了片刻,突然又笑了起来。

司机:和你谝闲传很高兴。

老曹:我也是。

司机和老曹同时伸出手,轻轻握了一下,随即分开。

司机迅速拔出一只美制M1911A1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仰躺在座位上,手垂了下来。

其他卡车里的九名司机依次拔枪自杀,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老曹扭头抓起步话机下车,山洞两边的地上散落着几十具修建金库时被关在里面的工人的干尸和散落的白骨。

老曹避过脚下的干尸和白骨,挨个打开车门检查其他卡车里自杀的司机,有一个司机打偏了,还有口气,朝老曹示意给自己补枪,老曹朝司机补了一枪,老曹又给两个没断气的司机补了枪,检查完所有驾驶室,确认十名司机全部死亡以后,收起枪走向背朝里站着的那个人。

老曹打开一辆卡车车厢,车厢中间堆着八十个40公分见方的金属弹药箱,黄金一箱125公斤,每箱放着十块金砖,每块专用金砖重为12.5公斤,大约长20公分、宽6公分,厚2公分。一辆车内有八十箱、10吨、32万两,所占体积不大,大约为卡车容积的二分之一左右,卡车内剩余空间还很大,十辆车共100吨、320万两黄金。

老曹上车随便打开一箱检查里面的金砖,合上箱子,又打开一箱,看了一眼合上,确认无误后,老曹下车,关上卡车车厢。

老曹和只看到背影的人朝山洞口走去。

只看到背影的人关闭了电闸,山洞里黑暗下来。

山洞上两扇厚重的金属门缓缓从内向外关闭。

老曹和只看到背影的人等两扇金属门闭合完成,老曹转动金属门上如汽车方向盘大小的金属绞盘,两人分别拿出一枚玉符由老曹合在一起,老曹看表时间是十二点整。老曹让阳光穿过合符后的玉无生中央凹陷处,对着金属门绞盘中心左边上红点照射,响起了钢钎插入门边框的金属声,门锁死。老曹用玉无生嵌进绞盘旁边一个和玉无生同样形状的凹陷中,凹陷周围有一个圆圈,老曹用玉无生以凹陷为中心,以圆圈为轴,缓缓地顺时针转了四圈,金库闸门彻底锁住。老曹看了一下表,时间是十二点零五分,老曹将玉无生拆开,把阴玉符还给另一个人。

老曹把阳玉符小心地用白绸包裹放入一个精致的银色金属烟盒里,然后把银色烟盒放在贴身的内衣上衣兜里,两人对着金库门敬礼。只看到背影的人把阴玉符用黑绸包裹放入一个一样的银色金属烟盒里,把烟盒小心放在贴身的内衣上衣兜里。

两人互相敬礼,告别,另一个人始终看不到脸。

两人刚走出不远,突然响起巨大的爆炸声,金库门上的山体被炸开一部分,炸下来的碎石刚好将金库门彻底掩埋住了,门外十几米长的黄土岔道也被掩埋了,制造了山体滑坡掩埋道路的假象,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刚才还有一个山洞和洞门。

一辆黑色的小车停在秦岭北麓一处山下公路边,戴笠背着双手面对着群山。

两个随从站在戴笠身后,戴笠手拿一个步话机,UU看书www.uukanshu.com三人都只能看到背影。

老曹在金库附近树林向戴笠汇报,步话机听筒里传来戴笠的声音。

戴笠:都好了吗?

老曹:都好了。

戴笠:那一切都按原计划进行。

老曹:是!

老曹通话后,扔掉步话机,步话机落地就爆炸了,老曹消失在密林中。

只看到背影的人在金库附近公路下坡处:是!

只看到背影的人扔掉步话机,步话机也爆炸了。

只看到背影的人站立了片刻,下坡向一辆小轿车走去,小轿车旁站着两个复兴社特务处的便衣,只看到背影的人走过去,一个便衣拿出头罩罩住他,扶着他进入车内,上车关门,另一个便衣开车离去。

戴笠站在西安某间办公室里,办公桌上放着两杯清水,两个复兴社特务处的便衣站在桌前给戴笠汇报情况,身后各放着一把圈椅。

便衣甲:我们把阴玉符的持有人拉到了钟楼附近,让他下了车。

戴笠:很好,辛苦了,喝水吧。

两个便衣交换了一下眼神,向戴笠敬礼,戴笠回礼,两人端起清水一饮而尽,把杯子轻轻放回到桌子上,戴笠示意让两人在圈椅上坐下,两人慢慢坐下,戴笠背着手朝门口走去,还没等戴笠走到门口,两人已经躺在圈椅里死去了。戴笠出门,几个等在门口的便衣迅速进来,抬走了两人的尸体,一个便衣小心翼翼地拿起两个空玻璃杯,迅速关门离去,只留下了空荡荡的办公室。

这时,一阵风吹开了窗户,窗帘随风飘荡起来。

上一章 书页/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