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秋风瑟瑟,吹来阵阵凉意。

一望无际的平原上,两支军队摆开阵势,相隔数里遥相对峙。

如雷鸣般的鼓声,战马的嘶鸣,士兵的喊杀声交杂,响彻云霄。

西凉军多为骑兵,阵型相对散乱,却又泾渭分明,不致影响军阵,透露出如狼般的野性。

羽林军阵型则是整齐有序,每一个士兵都如同精心摆放的一样,构筑出一幅优美的风景画。

但若要以此来评判双方战力高低,未免有些草率。

骑兵本就不易保持阵型,发起冲锋后更要分散开来,以免相互碰撞践踏。

李傕策马立身于中军位置,感受着体内悄然多出的无名之力,心知这多半就是来自军阵的煞气加持。

他与郭氾的实力相近,俱是二品武者,在军阵的加持下能接近一品。李利李暹两兄弟略差些,都是三品水准,不过兄弟二人胜在年轻。

“李利,李暹,你二人各引两千骑从左右两翼进攻,伺机而动等本将号令。记住,以袭扰为主,不可强攻。”

李傕收起思绪,对身后左右两侧的两个小侄儿发号施令。他从来就不会小觑羽林军的战斗力,大汉鼎盛时期,羽林军才是天下第一强军。

即使如今没落了,依旧不容小觑。

冷兵器时代的战争从来就不像后世呈现的那样,直接一股脑的一拥而上。

尤其是这种万人规模的作战,往往会分前军,中军,后军……又有骑兵,步兵,弓兵,车兵等多兵种借个。

敌我双方兵力数量总和接近十万,那是何等规模,如果一字排开,恐怕整个平原都装不下。

如果才会有“兵贵精,不贵多”的说法,因为如果前军崩溃,就会随之影响到后方的军队,导致兵败如山倒。

“是。”

二人分别应承,随即策马向本部兵马而去。

贾诩在一旁一言不发,他更擅长计谋与战略布置,对于如何运用骑兵冲阵并不擅长。

这可不是读书能读出来的,而是要在血与火的洗礼中练成。

“先生觉得本将的安排如何?”

“排兵布阵非在下所长,不过将军应是想【取信】徐荣吧。”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先生,不错,只有将徐荣的注意力吸引到正面,后方的胡珍才更好出手。”

李傕点头,演戏当然要演全套,不然鱼儿又怎么会上钩?

只有牢牢牵制住徐荣,胡珍才能伺机发动致命一击。

“大哥未免太谨慎了,直接冲杀过去,与胡珍前后夹击即可,徐荣那小子还能翻了天不成?”郭氾有些不舒服,觉得这是多此一举。

李傕笑而不语,如果是前身,做法多半会和郭氾说的一样。但他的理念不同,如果能尽可能的减少伤亡,又何必为了一时爽快。

贾诩分别看了二人一眼,仿佛已经预见到未来西凉军的形势。

以郭氾的性格,恐怕被玩死了都不知道。这不是率真,是蠢,乱世中愚蠢即是原罪。

“报……左翼出现叛军骑兵。”

“报……右翼出现叛军骑兵。”

徐荣一方的斥候很快探查到西凉军的动向。

“有多少人?”徐荣面沉如水,不紧不慢的问道。

“尘土漫天,难以计量,应不下于数千骑。”

“传我令,左翼,右翼盾兵前进五十步,各抽调一千弓弩手前往布阵。”

“喏!”

【李稚然,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你究竟想做什么?】

徐荣有些困惑,这种打法与印象中的李傕不太一样。李傕对骑兵的运用能力他从不怀疑,但大多都是以正面冲阵,寻找对手破绽为主。

其实最好的应对方式是以骑兵对骑兵,这样可以避免被袭扰而无法还击。

但羽林军虽然装备精良,却是以步兵与弓兵为主,骑兵只有寥寥千人,派出去恐怕会被西凉军吃掉。

更何况,他还要防备胡珍这个人。

“报……左翼叛军骑兵撤退。”

“报……右翼叛军骑兵撤退。”

“报……正面出现叛军骑兵。”

“调两千弓弩手到正面。”徐荣闻言心中一阵烦乱,这就是步兵对骑兵的结果,虽然凭借盾兵与弓兵结合,能有一战之力,却会因为机动性不足而被对手牵着鼻子走。

当然,如果面对骑兵冲阵,盾兵与枪兵结合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这时副将建议道:“将军,这样下去不行啊,将士们迟早会被拖垮,不如抽调胡珍将军所部骑兵护卫两翼。”

两条腿终究是跑不过四条腿,如今徐荣的处境十分尴尬,他总不能用步兵去进攻骑兵吧。

一旦对方故技重施,UU看书www.uukanshu.com跟他打拉锯战,结果会比现在更差。至于撤退更不可行,西凉铁骑会远远跟着,只放箭不冲杀。

徐荣曾经为董卓效力,深知西凉铁骑的骑射功夫有多厉害。

他看了副将一眼,这个方法他何尝没有想过,只是仍在顾忌胡珍的立场。

“报……叛军突然增兵,已经突破了我军正面第一道防线。”

这时传令兵忽然传达一个重要性消息。

徐荣在正面布置了坚固的防线,西凉军能这么快突破,一定是出动了主力。

两翼只是虚晃一枪,正面才是西凉军的进攻方向。

徐荣心绪飞转,很快确定对手的意图。

好一个以正合,以奇胜。

“再抽调两千刀盾兵,弓弩兵到正面。”

……郭氾一马当先,枪出如龙,所过之处无一合之敌。

在他身后,无数彪悍的西凉铁骑紧紧跟随,将羽林军构筑的防线突破,撕裂。

不过羽林军的军事素质的确值得称道,哪怕被冲破防线,依旧在拼死抵抗。

另一边,李傕率领飞熊军也已经整装待发。

“前方战局如何?”

“郭将军连破敌军三道防线,如今敌我两军正陷入焦灼血战。”

“传我令,全军出击,攻打敌军左翼。”

狭路相逢勇者胜,李傕率领西凉铁骑中的王牌【飞熊军】,以势不可挡的姿态接连突破,如尖刀般刺入对手的心脏。

李傕一马当先,一枪刺穿了羽林军将官的身躯,随即飒然而去。

上一章 书页/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