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小惧是不幸的,但在那个时代他依旧是幸运的毕竟他还是前任族长的女儿。如果他不是族长的后代,那天狼族的入侵她可能就是被啃食的那个孩子了。正因为她是前任族长的后代,所以已快成年的她在危险来临的时候蜷缩在山洞的夹层中也不会有人说些什么。

然而,族长换人了,他的命运从此改变了。她莫名其妙的成了新族长的女人,她其实并不愿意,但也无可奈何。除了晚上,她能不和新族长在一起,都会和几个女同胞一起出去采集果物,因此他对洞里的事毫不关心也无从知晓。

似狼想通过让前任族长的妻女为自己生孩子,以达到维系自己族长位置。这是那个时代新族长普遍采取的继承方式,继承前任的妻女以及家庭,让族长家庭里有更多的自己后代。才能更好的维系族长家人以及在族群中更好发展自己的势力。然而他的计划并不是很顺利,前任族长的大女儿经常躲避着他。而前任的老婆虽然已经生了很多孩子,但孩子们都大了,他的生育能力也很不确定,再说了这个女人比我都大。要不是似狼为了能更好的当这个族长,也不会对这个即将被榨干生育能力的老女人下手。他的目光全在前任族长的女儿哪里,然而那个女人似乎对她并没兴趣。

因为小惧完全没必要在乎这个所谓的新族长,因为老族长的关系盘根错节。全族上下40余人,光老族长的妻子儿女就有8个人。这八个人全是在山洞附近打猎采集的人,占了山洞附近人员构成的三分之一。在这个时代,只有血缘关系是比较靠得住的关系,短时间内新任族长是奈何不了他们的。

然而,小惧和她的家人们根本不可能想到,新任族长有5个只忠于他的精英猎手。这五个猎手,都是他从别的洞穴挖来的人。这几个精英猎人都因不满所在山洞的分配制度,因此投奔了他们的老族长。实际上投奔的不是别人而是似狼,因为他们知道老族长老了,而且他的后代几乎没有几个拿得出手的猎人。实际上,似狼真正的拥护者多达十余人,皆是该洞的中坚力量。可以说就算老族长没有被老虎咬掉胳膊,只要似狼率众离开这个山洞,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挨饿,女人也将无法的到真正的保护。可以说似狼已经真正的成为这个洞穴真正的主宰,而不是那个已经连胳膊都没了的老族长。

似狼表面忠于老族长实际上他对这个残酷社会甚是痛恨,曾经他的母亲是老族长常睡的女人之一,也是老一辈狩猎精英经常慰问的女人。然而在他的母亲生完他的弟弟之后,便丧失了生育能力。他无数次的在母亲的怀里看着其他猎人以及老族长的寻欢作乐,他也觉得没什么这很正常,对母亲满脸的憔悴以及生育的渴望熟视无睹。直到有一天,他在洞中看到几个精英猎人和族长一致决定抛弃他母亲的时候,他才理解他的母亲为啥那样的渴望生育。

在那天晚上,他的母亲没有分到一口肉吃,就连似狼偷偷从动物尸体偷过来的生内脏都被狠狠的拽在了他的脸上。那天晚上他的母亲只配啃水果,而且就连水果都只能吃那些即将坏掉的。此时,他的弟弟也长大了,但完全还没有意识到这个被全族唾弃的女人是她的母亲。最后,甚至没有一个男人愿意碰她,就连刚加入族群打猎不成的男人都不愿意碰她。

有一天冬天,狼族在次与人类抢食吃。当狼族快要突破洞口之时,似狼扛着枪要往前冲,便被族长一把拽了回来,同时也一把把他的母亲推出了洞口。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于是群狼随即杀了他的母亲,也就在这时猎人们利用这个间隙成功的杀死了三匹狼,从而吓跑了狼群守住了洞口。

那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被当做诱饵,就那样成了狼族的口粮。从那以后他励志,哪怕不牺牲任何一个女人也能守住动口。然而现实,并不像他想的那样,他根本没资格守洞口,只有族长才有资格守着洞里的孕妇和孩子们。就连洞口附近保护女人采集的工作他都没有资格,哪怕他已经比那些守护女人的猎人更加强壮也没用。就算他成为了仅次于族长的猎手,在整个洞里拥有足够的交配权和猎人职务的决策权,也不能安排自己的工作。因为族长觉得,洞口附近动物稀少,不利于他获取更多的食物。因此她甚是灰心,直到他睡过的女人们相继被野兽咬死,至今感觉没有后代的他甚是绝望。

直到有一天外出打猎,他遇到了和他处境类似的优秀猎手,因为彼此技术比较娴熟最次每天都能带回去三兔子。他们开始躺在地上聊天,得知彼此的境遇都差不多。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遇到了更多境遇类似的猎手,这些猎手的实力都可以每天扛回去一只鹿或羊。而且,她们都有过一人打跑过两头狼的成绩。就在这时,他诞生了一个想法,让他们加入自己的洞穴。作为一名遥远打猎的猎手,每隔几天带着一只羊或鹿来一趟。他给他们安排,附近打猎的工作,以及保护女人的工作,为他们获得除了他们所在洞穴之外自己洞穴的交配权。

作为报酬就是,他们需要隐藏自己的实力,在族长遇到危险的时候表现怯阵,让族长一个人去面对危险。不过他们也必须保护好洞里的每一个孩子和女人,因为那是他们未来的财富与资源。

最终,族长还是遇到危险了,这次女人们在采集的时候遇到了斑鬣狗。族长带着亲信冲了过去,而似狼安排的人待着女人孩子们撤回了洞口。而族长身边的猎手,一个个都怯战,不敢迎战斑鬣狗。只能放任族长与斑鬣狗搏斗,就在族长快不行的时候似狼赶到救了老族长一命。因此老族长对似狼更是信任,几乎洞里的人事安排都由似狼安排。老族长,病好之后,才发现洞里的有很多优秀的猎手,几乎没有几个有实力的人支持自己了。有五六个猎手的水平都不亚于他的当年,而自己最优秀的男孩跟他们比起来也差很多。

在猎手们的施压下,老族长向大家许诺如果无法成功打猎回一只鹿就不回来当族长了。有谁能想到曾经的老族长,这次去真的连只鹿都抓不回来了。所有人可能都觉得是老族长只有一个胳膊了,打回来一只鹿都很艰辛了。只有似狼很清楚,他在离洞口很远的地方带着一名亲信亲自了解了曾经保护他成长的老族长。因为他清楚,只有自己当上了族长才能真正保护自己想保护的女人,自己才有机会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后代。

而失火之所以会因为抓兔子导致火熄灭了,也与似狼有关。因为失火性格怯懦不适合当猎人,才会被老族长安排守火的。在老族长去狩猎之后,似狼和其他的猎手每次在分食物时都对似狼冷嘲热讽。一个大男人连个鹿都没打过,兔子都抓不回来,到后来分给失火的肉越来越少,导致似狼饿的时候只能吃果物充饥。失火为了证明自己有资格吃肉,经常来到洞口附近抓兔子。每次抓到兔子,都会得到似狼的奖励,让失火有权决定一整个兔子的分配权,因此失火从此爱上了抓兔子,最终导致了火在那天的熄灭。

最终,似狼如愿以偿的策划了洞内惨绝人寰画面。他终于以英雄的形象出现在洞里,并自然而然的得到所有女性和男性的认同当上了族长。在那之后,他便让采集食物女人顺便采集一些木柴和干草,让保护他们的男人们运回洞里。并让怀孕的女性们,学习如何守火和控制火,直到洞里很多女人都会控制火了。UU看书www.uukanshu.com似狼终于对眼前这个只会玩儿火的废物动手了,让他今后不在守火去洞口附近抓兔子。并和其他的猎人一起嘲笑失火,慢慢的失火就算抓回兔子也没有任何尊严和存在感了。于是似狼,命人教失火打猎抓羊。然而失火很是不争气,从来没有独自成功过,最终似狼忍无可忍的。让一名优秀的猎手陪同失火去抓羊,并嘱咐那名猎手抓完羊就送给失火说是失火抓的。

很快,失火便扛着一只羊回到了洞穴。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骄傲的说,这是我自己抓到的。于是似狼很是欣慰,让所有的孩子都像似狼学习,曾经抓个兔子都很费劲,如今两天时间抓回来一只羊。失火也开始飘了起来,讲述自己是如何的优秀。在大家吃完烤羊之后,似狼对大家说,如今失火有独立打猎的能力了,我想他可以一个人去远方狩猎了,对于这件事儿,大家怎么看。

失火看着精英猎手们一个个的表示同意,瞬间就蒙了,这种感觉就像做梦一样。那天晚上他趴在火堆旁哭了一整晚,然而没人知道他是为啥哭,也没人关心他。只有他自己清楚,他是被族群遗弃了,而且是理所应当的那种,还是以狩猎这种正当的名义遗弃的。他想跟自己的哥哥姐姐们说但是洞里人多耳杂他又不敢,只能默默的接受这种分配管理。

第二天,似狼看着即将出行失火,心里甚是喜悦,无以言表的心情溢余颜表。他当着全洞的人,亲自为失火背了一整个烤羊腿,令全洞的所有猎人都表示羡慕和嫉妒。因为,其他的猎人第一次外出狩猎只送个烤鸡或烤兔。

上一章 书页/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