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123)<br/><br/>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又重新投向我,因为我说的没错,我自己也这么觉得,或许这才是我一路蹚浑水过来的最大原因。<br/><br/>身后,王宝宝连连的点头表示赞同。<br/><br/>黑无常却笑,也不知道笑些什么。他望了望身后之人。想必是一时无词的窘迫,但是显然他是个脸皮够厚的人,虽囧却不怯。<br/><br/>谁看不出,他刚刚说的三点,就好像在念稿子。<br/><br/>这时,马面看了看钱医生。钱医生淡淡一笑,很礼貌的站了出来,又故意礼貌的道:“林枫兄,你说的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却毫无道理,我就是医生,我来说说我的感受,倘若我知道我所救之人是一个十恶不赦之徒,那么我的良知绝对不会允许我去做。”<br/><br/>“良知,你有良知吗?”我冷道。<br/><br/>“我起码是一个医生,有医师资格证,在医院正儿八经的上班。这是被世界所认可的身份。我知道,你对于身份这件事可能不太当回事,也因此,你的眼里自然就少了一种叫规矩的概念。”他故意带点嘲笑的意思。“但是,我们没有必要去扯开话题。你刚刚风光的入场,想必还不清楚白有理那三宗罪集中的焦点是什么。”<br/><br/>“是什么?”我的确是来得晚了点,只好听着。<br/><br/>“风之谷,也就是白有理的第二大创新,然而要论罪,这里才是他最大的罪。这里才是他以公谋私的最大罪状。”他又道。<br/><br/>这话一出,外面村民又一阵躁动。<br/><br/>“自古以来,阴间都坚持着自身鲜明的立场,那就是接收死去之人,也很好理解,那就是鬼。然而阴间分为两派,延伸出无活界之后,一切就不同了,为了迅速发展,无活界必须推陈出新,广纳人才,出类拔萃的白有理敢于突破,以追梦为由,召集有梦想的能人,予以神工身份。”<br/><br/>“那和风之谷有什么关系?”<br/><br/>“人间尽管有不少人是有梦想的,但多数都是爱惜生命的,如果要以命为代价,谁会不要命呢?也因此,就必须不择手段的给他们逐梦,甚至潜入他们的潜意识或梦境里,让他们认定死后就可以实现梦想。”<br/><br/>这些话,虽然我已经多半猜到或了解过,但是经钱医生这么一说,并且是在这样的场合里,算是有了一个确定和补充。只不想,这家伙先前在人命医院还只是个阴间派出小角色,如果我不耍性子,他的资格想必比我还嫩,此刻竟是了解的那么透彻,如此老练,当真不可小看。<br/><br/>“风之谷最初的使命就是安顿那些不安的灵魂,但是这里面却有一个空子。”说到此处,钱医生望了一眼黑无常。<br/><br/>黑无常的脸上有悦色,白有理的脸色却不太好看。但见黑无常点了点头。<br/><br/>“这个空子就是,这里同时也可以把一群无关紧要的人塞进来。并且掌握这个权力的人正是白有理。”<br/><br/>所有人都在听着,好像都很想听下去的样子,唯独我内心在骂:那又怎么样?但是我也不说话,继续听下去。<br/><br/>“因为有了这个前提和保障,白有理的三宗罪最后才能做实,否则他白有理本事再大,也只是无活界的一个高管,但是在风之谷,却是他说了算!于是,一大堆本来该死或不该死的人,进入了风之谷。”<br/><br/>我悄悄的走到大虾身旁,轻声问道:“他说的属实的话,那么这风之谷的人都是临时神工?”<br/><br/>大虾摇头道:“临时神工虽然不算编内人员,但是却也参考编内人,风之谷里的人,其实跟普通人一样。”<br/><br/>“那么他说的话属实吗?”我又问。<br/><br/>大虾摇了摇头,但又点了点头。道:“属实是属实,但这不是一回事,偌大风之谷,多些人并没有影响无活界发展神工的进程,风之谷里的人也都安居乐业,并没有去破坏无活界的生态,可以说是毫不相干。”<br/><br/>“那你干嘛不大声解释!”我埋怨道。再看前面,白有理也一样不解释。<br/><br/>大虾叹了口气,道:“那是权势之争,争的并非谁对谁错,而是他黑无常看中了这个风之谷,看中了白大人手中的权利,正好有人背后撑腰,他就来了。其实,他就算什么都不做,白大人此次也已经在劫难逃了。”<br/><br/>“那他们为什么还多此一举?”我问。<br/><br/>“如果没有形式,那不就显得没有规矩了吗?必要的流程必须得走!”<br/><br/>“我靠!”<br/><br/>我和大虾在悄悄交流,那一边钱医生和黑无常轮流说着什么,他们都是有备而来。<br/><br/>“是谁在背后撑黑无常的腰呢?”我又问。<br/><br/>“你记得小土山吗?小土山的土衣塔!”<br/><br/>“什么土衣塔?这么古怪的名字。”<br/><br/>“就是那个高耸入云的塔,在黑无常背后撑腰的人就住在那个塔里,小土山虽然是一个整体,但是地盘却一分为二,一半是牛头管辖,一半是土衣塔的塔主匀羊判官管。”<br/><br/>“匀羊判官,我头一次听到这么难听的名字。”<br/><br/>“你莫要管他名字多难听,我说出他的姓,你会觉得更难听。”<br/><br/>“他姓什么?”<br/><br/>“姓东!”<br/><br/>“他们谁的级别高?”<br/><br/>“那自然是东判官,比他高了两个等级,但是牛头毕竟也是一个无活界的官职,该属于他的自然属于他。那东判官没有权利管地,却有权利管人。”<br/><br/>“如何管人?”<br/><br/>“无活界大小神工众多,神工也都会违反纪律规定,总得有一个管这些的官,东判官就是这个官。”<br/><br/>“那如果没有违反纪律规定,这个东判官就管不上呗。”<br/><br/>“但是,一旦落到他手里,可就麻烦了。”<br/><br/>我点点头,似懂非懂。<br/><br/>“黑无常通过运作,抓到了牛头的软肋,将他逼走后,另外派遣马面的下属接任,就等同于把整个小土山都给了东判官。如此,就得到了东判官满足了黑无常来整白大人的承诺。”<br/><br/>我听着,再次内心狂骂草泥*马,想起那个血滴子偷芝麻的宝刀献给黑无常,当真是一丘之貉。责怪道:“那你当时在小土山却不说?”<br/><br/>“当时在小土山,事情还没发展到这一步,而且那时候我的主要目的是先解决你的身份问题。”大虾解释。<br/><br/>我点点头。<br/><br/>“可恨的是,他们为了防止白大人的反抗,首先就在无活界公布了白大人涉嫌以公谋私的通告,剥夺了他神工的身份。”<br/><br/>“没有神工的身份,白有理就不能反抗?”<br/><br/>“神工身份对于白大人能力的加成有多少我不清楚,但我知道白大人是不想反抗的。他说不管怎么样,他是个神工。但是,我不管,等下我会伺机而动,他们今天休想动白大人。”<br/><br/>我又点点头。<br/><br/>大虾又道:“这也是你我报恩的时候了。你看这周边众村民,不少也都以命相报,我等有血有肉好男儿,岂可不知恩图报?”<br/><br/>“你我?”我问。<br/><br/>“关于你和白大人的事,等有机会我再与你细说,当前,我们先把面前的人干掉。”<br/><br/>关于这点,我起初一直不清楚,但近来终于知道了,不想我与白有理也有渊源。<!--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