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铭的回答让于朗并不满意,但是也达到了想要的效果。

只要和沈雨萱沾边,那这期节目的流量就会有保障。

到时候稍微剪辑一下,加个噱头就行了。

“我个人有个事情非常好奇,苏铭你以前是沈雨萱的粉丝,这次和她一起录节目就没有过心猿意马,想要和沈雨萱一辈子的冲动吗?”

“我对沈雨萱的态度和和对曼香姐是一样的,女神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请你不要玷污她们好吗?”

苏铭拖出陈曼香当挡箭牌。

但是听在陈曼香耳中却觉得是在夸她。

“我都已经三十四了,用网上的话说就是老玫瑰了。”陈曼香自嘲道。

她是真的没想到苏铭会觉得她和正风华正茂的沈雨萱一样。

沈雨萱可是才二十出头呢。

“曼香姐你可别这么说,您这种成熟性感有气质的女人才是现在男人心仪的对象。”

陈曼香闻言更高兴了,心里跟吃了蜜一样甜。

对于苏铭的这句话于朗居然发自肺腑的认同。

陈曼香虽然上了三十,但是前凸后翘,皮肤皙白如婴。

比起很多女艺人只图身材苗条的骨感,陈曼香这种有肉感的女人才是真正的追求。

想到这里于朗不由得再次咽了咽口水,心里升腾起一股渴望。

如果不是在录制节目,于朗都怕克制不住自己了。

于朗也不好再聊沈雨萱相关的话题了。

之前倒是小看了苏铭这家伙。

脑子反应还挺快。

不过于朗也不是吃素的。

“这是一个粉丝给陈曼香女神的留言,粉丝问你当初和方士诚是被节目组分配到同一个帐篷,你们两人只有一张很薄的布隔断,坦诚相见的两人就没想过擦出点什么火花吗?”

“这个问题是你粉丝对你最大的关心,毕竟你现在依旧是单身状态,都希望你能自己主动回应一下这个问题。”

陈曼香闻言胸口瞬间升起一股无名之火。

这都什么鬼问题。

陈曼香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很能克制自己脾气的人,但是这一刻关乎女人的贞洁,她是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要不是因为在录节目,陈曼香毫不怀疑自己会扇于朗一巴掌。

苏铭看着陈曼香起伏的胸口,她是真的怕陈曼香把胸口的扣子直接崩飞了。

为了避免尴尬,还是看一下于朗这个肥猪恶心一下自己消消火。

正好看到他手上的空白卡片。

粉丝的问题?

这就是他自己的问题!

没错,这是于朗想知道的。

因为这将成为这期节目最大的看点。

同时他也能根据陈曼香的回答判断出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是放荡不羁的人,那今晚的成功率将会高很多。

陈曼香看了一眼苏铭,只见苏铭点头,陈曼香会意。

“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都误会了,我的确和方士诚前辈分在同一顶帐篷没错,但是那顶帐篷基本上都是我在独享。”

“晚上受苏铭的邀请,方士诚前辈和我去了苏铭的木屋,我们打了一晚上的牌,到天亮了前辈也没回来过。”

那一晚上方士诚都在木屋外面和萧自乐争论录音的事情,两人还差点打了起来。

后来方士诚也就干脆在木屋住下了,他们两人也商量了一下关于苏铭参加石刚导演新电影事宜。

陈曼香也只需要实话实说就行了。

这个回答让于朗极其失望。

他发誓,这是他做过最无趣的一期。

这期有苏铭在,前两个问题虽然有了内涵,但是没有娱乐。

他们商业性的访谈节目不需要内涵,只需要流量关注。

“这里我必须说两句了,方前辈是有家室的人了,他很爱他的妻子,方士诚前辈也多次在节目组炫耀他和他的妻子多么恩爱,你们完全可以信任前辈他。”

苏铭听萧自乐说过方士诚是个妻管严。

如果让节目组瞎捣鼓岂不是会毁了方士诚的声誉,还会对他的家庭造成困扰。

方士诚对待苏铭和萧自乐对待苏铭相比的确要冷漠一些,可能也是方士诚比较谨慎的原因。

但是他终究是苏铭的师兄,苏铭也有义务帮他提点一句。

接下来的采访都被苏铭巧妙化解。

无非就是问问两人的过去,想要挖点料出来。

陈曼香以前的资料在以前就被狗仔挖出来过,也没什么不好说的。

至于苏铭,本来就是一个写小说的,有宗师级写作技巧在手,临时编造一个故事也不在话下。

半真半假,无非就是把自己打零工那段记忆稍加修整了一下说出来罢了。

对于在场的观众来说,失望也有,但是更多的是新鲜感。

他们很少见到于朗在这个节目中无可奈何的模样。

…………

“谢谢你啊苏铭,今天帮了曼香这么多。”陈曼香的女助理说道。

“举手之劳罢了,况且我是真的很欣赏曼香姐。”苏铭说的也是实话。

虽然苏铭现在有宗师级演唱,但是现在也只能算个歌手。

虽然摆脱了网络歌手的标签,但是和陈曼香相比还是有着不少差距。

这不是实力的问题,而是资历以及国民认可度的问题。

陈曼香可是比歌手还牛的唱将,这不是开玩笑的,这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实打实的实力唱将。

“你小子真会说话,走,我请你吃大餐吧!”陈曼香现在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了十几岁的男孩也是格外喜欢。

不知道为什么,在苏铭身上居然找到了一种安全感。

仿佛只要有苏铭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想必未来的成就也不会太小。

“那行啊。”

正好苏铭也饿了,吃完饭今晚找个地方住下明天就去找李友采了。

陈曼香也是接地气,并没有到什么高档餐厅。

苏铭觉得这样挺不错的,他也受不了高档餐厅那些限制。

就这样简单吃一顿挺好的,反正最后还是得苏铭抢着买单。

“你不打算在京城多玩几天?”陈曼香问道。

“其实我来录节目只是顺带的,我这次来是去看一个老前辈,可能还得在京城玩呢。”

陈曼香闻言点头,一脸有所悟的模样。

误以为苏铭说的老前辈就是当初问苏铭死活不肯说的老师。

京城教音乐的老师?

看来苏铭这个老师也不简单啊。

https:///juxingnvyoujingshiwodetouhaoheifen/15775341.html?t=20220623190536

:。: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