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娘,哥哥,嫂子,事到如今,夕颜也不瞒你们了。”<br/><br/>林夕颜双眼直视着面前三人,“我夫君确实不是普通人,他是云家军少帅云子渊。<br/><br/>尹家兄弟都是云家军遗孤,而静逸是原靖王爷遗孤,真正的先皇皇孙。靖王当年与云家一直秘密联络,叛军即将攻入京城时,他通过云家军布于京城的暗线将一双儿女送出。<br/><br/>我夫君和云家军幸存的将士,誓要为云家军蒙冤而死的将士复仇,将当今皇上拉下来,扶静逸上位。<br/><br/>当年干娘认我为女,子渊不让公开咱们之间的关系,就是怕他的身份万一暴露,会连累到你们。<br/><br/>今天,我也是来跟娘说清楚的。娘,从此往后,夕颜只在心里把您当作娘,嘴上就不叫了。”<br/><br/>“夕颜……”刘老夫人一把将夕颜搂在怀里,“娘这把年纪了,我什么都不怕。无论何时,娘都认你是我的女儿。”<br/><br/>“夕颜,不必跟我们撇清关系,哥哥也不怕。当今皇上靠弑兄而得皇位,手段狠辣阴毒,为天下人所不齿。<br/><br/>且其昏庸无道,更不该坐此高位。大梁连年灾害,他置百姓于不顾,赈灾不力,治下无能,致贪官当道,百姓无有活路。<br/><br/>‘良禽择木而栖’,哥哥不是那等迂腐之人,云家既要反,哥哥便跟着反。只有推翻当今朝廷,才能为天下百姓建起一个太平盛世。”<br/><br/>“爹爹说,读书人自当‘为天下立心,为生民立命’,他不愿出山为仕,不是因为厌恶当官,而是因为当今圣上不是明君。<br/><br/>若是他知道,他最得意的小弟子是未来的天子,定会抚掌而笑,大呼快哉!”程素莲欣慰地道。<br/><br/>林夕颜抱了抱干娘,又抱了抱程素莲,轻声道:<br/><br/>“既如此,夕颜就不多说了,娘和哥哥嫂嫂注意安全。若有危险,速速去往柳树屯求援。”<br/><br/>林夕颜确实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好像说什么都没用。<br/><br/>云家在刘浩然的管辖地起事,他若不想带着家眷逃走,带着朝廷的军队来围剿,便只有跟着云家一条路了。<br/><br/>而让他背叛夕颜,又是他绝对做不出来的。<br/><br/>从元成县县衙出来,林夕颜又押着大量布匹去往安居县尹家庄,这里是云家军的一个秘密制衣坊。<br/><br/>青壮年灾民大都投军了,老弱妇孺大部分被送去田庄种田,还有一部分被送到了这里。<br/><br/>胡大壮等老兵,在云子渊的安排下入了临江府卫所,在那里或做百夫长,或作总旗,负责训练新兵。<br/><br/>梁铁柱一家的男丁大部分去了深山里,在那里给云家军打造兵器。<br/><br/>尹家庄剩下的人,就跟送来的女性灾民一起,给新征的云家军赶制军衣。<br/><br/>自家的儿子或是夫君去参军了,或许自己做的这件衣服就是他们穿的。<br/><br/>所以,尹家庄的老母亲和妇人们干得很起劲。<br/><br/>林夕颜到的时候,她们正聚在胡大壮家的大院子里忙活着。<br/><br/>“夕颜来了?”炳义的老娘一边穿针引线,一边跟夕颜打招呼。<br/><br/>“大娘,您身体不好,怎么不歇着?”夕颜拉起她的手。<br/><br/>“大娘身体好着呢,有吃有喝还有儿子的信,还有什么不好的?大娘别的做不了,做几件衣服还是可以的。”<br/><br/>“那您若累了,就歇歇,可别硬撑着。”<br/><br/>将布匹卸下,林夕颜去往军营接上云子渊,他俩要一起去往林家。<br/><br/>有些事,云子渊必须亲自去跟林望舒和夜梦陵谈。<br/><br/>云子渊与林望舒谈了一番,林望舒又去与三位老祖商量。<br/><br/>之后,林家派出所有跟林朝颜学过医术的子弟,前往云家军军营。<br/><br/>林家子弟隐去本来姓名,做了随行军医。<br/><br/>“父亲,您是如何说服老祖们,同意放林家子弟去从军的?”林夕颜好奇地问。<br/><br/>“说服他们,根本没费多少口舌。老祖们都一大把年纪了,比我们更懂得审时度势。<br/><br/>生逢乱世,林家百年世家也不能独善其身,总得寻一方可靠的势力依附。<br/><br/>依附皇家,能给林家带来什么好处?莫如依附云家,云家军威名远扬,所有人都对他们抱有莫大的信心。<br/><br/>不管将来是云子渊上位,还是那个静逸娃娃上位?林家自起兵时便全力辅助,都有从龙之功。<br/><br/>林家不求高官厚禄,只求盛世太平。林家也能安稳度日,治病救人,做为大夫的本分。”<br/><br/>云子渊与夕颜去往夜梦陵和林朝颜的院子。<br/><br/>两个男人关在屋里说话,两姐妹也在屋里说话。<br/><br/>“姐,父亲已答应派出林家子弟做云家军的随行军医,你也要去吗?”<br/><br/>“我自然是要去的,我的医术若要有大进步,必须要经过实战。只在兔子、老鼠身上动刀,永远也练不出技术来。<br/><br/>所以,我要去军营,只有军营才能有更多动刀的机会。”<br/><br/>“姐夫……他肯让你去吗?”<br/><br/>“他啊,他可管不住我。”林朝颜娇蛮地笑了笑,“他只会说,你去我也去。你去给伤兵做手术,我去保护你。”<br/><br/>好吧,好一个妇唱夫随。<br/><br/>云子渊与夜梦陵说话的时间还不到半个时辰,两人便出来了。<br/><br/>夜梦陵抬手抚了抚林朝颜的脸颊,柔声道:<br/><br/>“我回凉国一趟,给子渊送一份大礼。这次我不带你回去,你就在这里安心等着我。<br/><br/>我知道你也想跟子渊去云家军营地,但是不要现在就去。等我回来,我和你一起去。你去给伤兵做手术,我去保护你。”<br/><br/>呵呵,林夕颜笑笑地看着林朝颜,这两位还真是夫妇同心,心有灵犀呢!<br/><br/>“好啦,好啦,你好歹一个凉国皇子,说话好啰嗦。”林朝颜扒拉扒拉他的手,娇嗔道。<br/><br/>“哈哈……”夜梦陵开心地大笑,转身去做回国的准备。<br/><br/>林夕颜和云子渊进了空间,马不停蹄地往回赶。<br/><br/>云子渊瞥着夕颜,欲言又止。<br/><br/>“有什么话你就说嘛,这要说不说的,一点不像云家军少帅杀伐决断、干脆利落的样子。”<br/><br/>“嗯,我是想说,两个月后,云家军正式发兵京城之时,就是你离开云家之日。现在该做做准备了。”<br/><br/>哦,这是要赶我离开了?可是事情就一定如你所愿吗?<br/><br/>林夕颜笑笑,未说话。<!--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