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大屏幕上的视频播放完毕了一遍,开始第二遍播放,直到此时,张市长和李书记才直到今天新闻发布会的主题,知道了天龙集团新研究出的产品的强悍,也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看到了做完实验,被请到后台休息的那些山里大学的老教授,看到这些老教授,张市长和李书记心头都是闪过一丝阴霾,这件事,似乎不是自己原先想的那么简单啊,而且,若是天龙集团真的搞出所说的产品,那么,说不定会有人看上他们,到时候,说不定会生出许多的波折。新闻发布会解说的产品性能,虽然能够在世界上引起轰动,具有巨大的价值,但却只是科技方面的进步,有可能一些势力会出手,但却也不一定,但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两者结合,将会生产出另外一种东西,而这东西,却是军方无比看重的,也就是说,仅仅是新闻发布会上说的那些性质,会引起一些势力的注意,甚至有一些人还会动心,但考虑到李家的权势,或许也就放弃了,但是,马元的那些东西,却是对军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所以,张市长和李书记不知道的是,军方,注定会出手,而且,实际上,已经出手了。但不管怎么样,两人心中都是产生一种不安的感觉,在这种感觉的驱动下,他们打算早点离开了。<br/><br/>“••••••八谦卑离慢。九梵行无缺。十远离损害。如是十种获报端严。复云何业获种族卑贱。有十种业。云何十种。一贪爱名利不修施行。二嫉妒他荣。三轻毁父母。四不遵师法。••••••七求于深智。八传法利生令不断灭。九远离非法。十称扬正见离诸邪见。如是十法获大智慧。复云何业获地狱报。••••••三中品恶意业。四起种种贪。五起种种嗔。六起种种痴。七布施非法。八禁咒厌术九毁菩萨梵行。十起常边见人死为人。如是十业获报畜生。复云何业获报饿鬼。有十种业。云何十业。一耎恶身业。二耎恶口业。三耎恶意业。四贪吝财物不行惠施。五起大邪见谤佛因果。六我慢自恃轻毁贤良。七障碍他施。八不恤饥渴。九悭惜饮食不施佛僧。十他获名利方便离隔。如是十业获报饿鬼。复云何业获报人间。有十种业。何等十业。一离杀生。二离不与取。三离非梵行。四离虚诳语。五离杂秽语。六无离间语。七离粗恶语。••••••修十善业得生彼天。复修何业得生*。修十定善得生彼天。复修何业得生于彼四无*。修习三摩钵底为因。得生彼天。何等为四。远离一切色。作无边空想。复修彼定伏除彼障。••••••”<br/><br/>就在两人打算先离开的时候,陈副局长的电话突然响了,陈副局长接听电话只用了不到三十秒,很快,便会一脸喜色的跑了过来。<br/><br/>“两位领导,刚刚接到属下的回报,说是刚刚在天龙大厦的地下室,发现了大批的刀斧棍棒,天龙集团组织黑社会的证据找到了••••••”陈副局长满脸笑容的跑过来,献功似的说道。<br/><br/>“那就好,那就好,既然找到证据,立刻把人给我抓回去,好好审一审,若是查出我们政府内部有人与之勾结,立刻告诉我,严惩不贷••••••”李书记松了一口气,一身正气的说道,他却是想趁机在政府内部来上一次清洗了,这一次有李家的支持,借着大黑的名头,纵然是打不掉那几个与自己不对付的市委常委,也要把下面的几个刺头拿下,夺取几个关键部门的职务。华夏的书记管人事,李书记却是在这一刻就为今后一段时间内的工作做好了打算。<br/><br/>“是是是••••••”陈副局长听到这句话,更是点头哈腰,显然,听懂了话里的意思,而有人落马倒霉,当然就要有人上马进步,而自己想上马进步,第一个却是就是要过的是李书记这一关。<br/><br/>“••••••八谦卑离慢。九梵行无缺。十远离损害。如是十种获报端严。复云何业获种族卑贱。有十种业。云何十种。一贪爱名利不修施行。二嫉妒他荣。三轻毁父母。四不遵师法。••••••七求于深智。八传法利生令不断灭。九远离非法。十称扬正见离诸邪见。如是十法获大智慧。复云何业获地狱报。••••••三中品恶意业。四起种种贪。五起种种嗔。六起种种痴。七布施非法。八禁咒厌术九毁菩萨梵行。十起常边见人死为人。如是十业获报畜生。复云何业获报饿鬼。有十种业。云何十业。一耎恶身业。二耎恶口业。三耎恶意业。四贪吝财物不行惠施。五起大邪见谤佛因果。六我慢自恃轻毁贤良。七障碍他施。八不恤饥渴。九悭惜饮食不施佛僧。十他获名利方便离隔。如是十业获报饿鬼。复云何业获报人间。有十种业。何等十业。一离杀生。二离不与取。三离非梵行。四离虚诳语。五离杂秽语。六无离间语。七离粗恶语。••••••修十善业得生彼天。复修何业得生*。修十定善得生彼天。复修何业得生于彼四无*。修习三摩钵底为因。得生彼天。何等为四。远离一切色。作无边空想。复修彼定伏除彼障。••••••”<br/><br/>只是就在陈副局长聆听上级教诲的时候,电话却是非常不和谐的响了。<br/><br/>“局长,有大批的武警正在赶来••••••”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急促的声音,却是让陈副局长大惊失色,不过他却是以为,是李家对他不满意了,调用了武警方面的人,自己这么卖力的讨好,搞不好到最后还会给李家留下一个无用的印象。同时,他还在心中暗暗惊叹李家势力之强大,想不到武警居然都可以随意调动,要知道,在华夏,军方对军队的控制是很严格的,除了军方的人,很难调动军队,武警虽然不属于正规军,但也是军队,李家的势力大部分都是集中在政府部门,虽然也有涉及到军方,在军方也有一定的发言权,但能够达到随意调动一个市的武警部队的地步,那得需要多大的能量!<br/><br/>“快点,把这些人都押回去,娘的,这么慢,是不是不想干了••••••”以为有人来抢功劳,陈副局长也是急了,不顾两位领导在场,直接爆粗口了,大声的朝着警察怒吼道。<br/><br/>“••••••八谦卑离慢。九梵行无缺。十远离损害。如是十种获报端严。复云何业获种族卑贱。有十种业。云何十种。一贪爱名利不修施行。二嫉妒他荣。三轻毁父母。四不遵师法。••••••七求于深智。八传法利生令不断灭。九远离非法。十称扬正见离诸邪见。如是十法获大智慧。复云何业获地狱报。••••••三中品恶意业。四起种种贪。五起种种嗔。六起种种痴。七布施非法。八禁咒厌术九毁菩萨梵行。十起常边见人死为人。如是十业获报畜生。复云何业获报饿鬼。有十种业。云何十业。一耎恶身业。二耎恶口业。三耎恶意业。四贪吝财物不行惠施。五起大邪见谤佛因果。六我慢自恃轻毁贤良。七障碍他施。八不恤饥渴。九悭惜饮食不施佛僧。十他获名利方便离隔。如是十业获报饿鬼。复云何业获报人间。有十种业。何等十业。一离杀生。二离不与取。三离非梵行。四离虚诳语。五离杂秽语。六无离间语。七离粗恶语。••••••修十善业得生彼天。复修何业得生*。修十定善得生彼天。复修何业得生于彼四无*。修习三摩钵底为因。得生彼天。何等为四。远离一切色。作无边空想。复修彼定伏除彼障。••••••”<br/><br/>陈副局长大声的斥骂这手下,让他们快点抓人,只是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却是再次不合时宜的响了。<br/><br/>“局长,有两辆军方卡车正驶向你所在的地方,卡车上坐满了士兵••••••”电话里传来的消息让陈副局长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也将李家的位置想到了天上,虽然本来就很高,但还是觉得是可以仰视就行的,现在,却是只剩下了敬畏,连仰视也不敢了。<br/><br/>“动作再快点,所有人都押到车上••••••他妈的,那边怎么回事?”原来,此时他却是看到了远处的秦风等人,秦风嘱咐王天龙等人,先顺着陈副局长的命令,今天的事情自己会解决,王天龙也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除了一开始出头申诉了几句外,就再也没说什么,警察要抓他,他也就顺从的上了警车,就是要发作的豹哥也是被他骂了两句,一起上车了,但是,秦风却是没有上车,也不肯上车。<br/><br/>王天龙他们作为老大,肯定会吸引陈副局长的注意力,若是他反抗,极有可能会爆发大冲突,甚至有可能让陈副局长找到借口,当场将之击毙,但秦风却是留在了最后,天龙集团要崛起,就要有崛起的威风,今天,秦风本来就没打算顺顺利利的就将事情解决,更何况,秦风已经收到了马元的电话,甚至,已经察觉到了已经到了数里之外的军方人员,所以,当警察要把他押送上车的时候,秦风没动,秦风身后的二十五人也是没动。<br/><br/>“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让你们动作快点,怎么还愣在这里••••••”陈副局长骂骂咧咧的走进,张书记与李市长看看现场大部分人员已经被押上了警车,只剩下三四十人似乎正在和警察对峙,心中感觉奇怪,不自觉的就跟了上去。<br/><br/>“陈副局长是吗?”陈副局长靠近,秦风冷冷的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br/><br/>“是我,怎么了,混账,你敢这么和我说话!”陈副局长先是被秦风说话的语气搞得一愣,下意识的就答应了,只是随后想到对方只是黑社会的一个小头目,居然这么不客气的和自己说话,就是天龙帮全盛的时候也是没有小头目敢这样,却是一下子怒了,只是刚要发作,却是一下子被秦风后面的话给惊住了。<br/><br/>“你强行探测国家机密,我怀疑你有叛国问题!”秦风脸上忽然露出淡淡的笑容,却是无比冷酷的说道。<br/><br/>“什么意思?什么叛国?”陈副局长又愣住了,只是这一次还不等他恢复过来,却是便感觉两侧肩膀一疼,再也站不住,一下子跪了下去••••••<br/><br/>······························································································································································“一亿美金,同时,曾家将会成为天龙集团的后盾!”军区一座精致的小楼里,一个神态倨傲年轻人坐在沙发上,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过,你要先证明你们的东西有用,否则,哼哼,那些无用的警察只能给你安个组织黑社会,但是,我们却是可以以叛国罪,将你,和你的那些属下,统统干掉!”<br/><br/>坐在年轻人对面的王天龙脸色无比的难看,额头隐隐的还有汗水流出,对面的年轻人年纪不大,级别也是不高,但在此时此地,他却是代表了曾家,曾家,王天龙可是听着曾家老爷子的故事长大的,那位当年可是横戈铁马的老将军,无数电影中都有过他的角色,甚至,现在的历史课本上,都有当年曾家老爷子的故事,身为黑社会的王天龙,对于老爷子那是发自内心的敬重,而想起不久前的那一幕,王天龙心中的敬重就会变成畏惧,在那一刻,王天龙才真正的体会到军队的力量,什么是颠倒黑白,什么事强权,在那一刻,王天龙有了更加深刻的印象。<br/><br/>秦风带人突然制住了陈副局长,周围的警察一见发生如此变故,都是冲了过来,而秦风身后的二十多名亲信也是冲上前,眼看就要爆发大战,军方的人到了。<br/><br/>近百名警察,被呼啸而至的军队包围,一个危害国家罪,全部被卸下了枪械,甚至都不需要交代,记者们都是知道该怎么做了,而至于带队的陈副局长等人,则是直接被带上了军车,至于拉向何方,没有人知道,只是在来之前,自己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市委正在开会,李副市长和张副书记涉及出卖国家机密,被带走秘密审查,现在已经基本确定,而这个消息在市委的常委会上宣布,纵然是王天龙不知道官场中人,也是知道,三人的政治前途完蛋了,军方带走了三人,而王天龙还是知道,只带走三人,是因为在军方眼中,也就这三人还有点地位,其他人,根本用不着他们出手,也确实如此,就在进入军营前,王天龙已经接到消息,公安局内部要展开整顿,至于整顿的最终结果如何,王天龙却是已经可以预见到了,肯定是李家一派的人遭到清洗。<br/><br/>“这个••••••这个••••••”年轻人的话与当初秦风与王天龙的商议并不相符,但是,在见识了曾家巨大的力量之后,王天龙拒绝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口,他知道,年轻人虽然说得似乎不可能,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可以实现,连两个副厅级干部都是说抓就抓,说他们叛国就是叛国,他们这个本来就不干净的天龙集团,根本难以逃避。<br/><br/>“难道大人物都有听墙角的习惯?”就在王天龙张嘴结舌说不出的时候,王天龙旁边的秦风却是淡淡的说道,这一次进入军区,是秦风和王天龙两个人,原本秦风充当的是王天龙助手的角色,这个时候,秦风却是决定自己出手了,毕竟,王天龙虽然和李继相熟,但李继怎么说也只是一个落难的世家子弟,更何况,是政府哪一边的,面对神秘莫测的军方人士,王天龙心中根本就没有多少反抗之心,那些军方士兵之所以在新闻发布会现场表现的那么猖狂,那么肆无忌惮,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恐怕也就是要向王天龙展现他们的力量,为接下来的谈判造势,现在看来,却是取得了不错的成果,不过他们很显然不清楚,这件事真正的主导不是王天龙,而是秦风。<br/><br/>“你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听到秦风的话,年轻人脸色一变,冷冷的说道:“王先生,难道你的属下就这么没有尊卑概念?”<br/><br/>“阿风••••••”王天龙有些为难的看着秦风,生怕秦风惹怒了眼前的年轻人,同时,心中隐隐有些后悔,天龙集团在这些大家族面前实在是太弱小了,秦风,这是在火中取粟啊!<br/><br/>“••••••恣纵慢心。三不孝父母。四恒恣贪痴。五毁谤圣贤。六侵夺陵逼。七盗佛光明。••••••一修慈忍。二惠施佛塔。三涂扫塔寺。四修严精舍。五*佛像。六孝养父母。七信重圣贤。八谦卑离慢。九梵行无缺。十远离损害。如是十种获报端严。复云何业获种族卑贱。有十种业。云何十种。一贪爱名利不修施行。二嫉妒他荣。三轻毁父母。四不遵师法。••••••七求于深智。八传法利生令不断灭。九远离非法。十称扬正见离诸邪见。如是十法获大智慧。复云何业获地狱报。••••••三中品恶意业。四起种种贪。五起种种嗔。六起种种痴。七布施非法。八禁咒厌术九毁菩萨梵行。十起常边见人死为人。如是十业获报畜生。复云何业获报饿鬼。有十种业。云何十业。一耎恶身业。二耎恶口业。三耎恶意业。四贪吝财物不行惠施。五起大邪见谤佛因果。六我慢自恃轻毁贤良。七障碍他施。八不恤饥渴。九悭惜饮食不施佛僧。十他获名利方便离隔。如是十业获报饿鬼。复云何业获报人间。有十种业。何等十业。一离杀生。二离不与取。三离非梵行。四离虚诳语。五离杂秽语。六无离间语。七离粗恶语。••••••修十善业得生彼天。复修何业得生*。修十定善得生彼天。复修何业得生于彼四无*。修习三摩钵底为因。得生彼天。何等为四。远离一切色。作无边空想。复修彼定伏除彼障。••••••复次修习何业不生无间。修诸善业回向所求。决定得生诸善趣中不入无间。复次修习何业感得何果。若修善业感可爱果。若造恶业感非爱果。若远离此善不善业。爱非爱果终不可得。譬如慈女商主远行久不归家子无由得。复云何业而不得果。所修恶业回心发露。省悟前非思惟嫌厌。心念口言作意专注重重忏悔。此业虽作而不受果。善业亦然。复云何业得身心圆满。修习忍辱得身相圆满。修习闻思得心圆满••••••”<br/><br/>长长的铃音从秦风的手机中传出,只是最终,还是没有人接听,秦风冲满脸不解的两人尴尬一笑,但是,随后却是仍然拨弄手机的按键。<br/><br/>······························································································································································<!--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