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有条不紊的切着盘子里几乎十成熟的牛排,切得整整齐齐,几乎每一块都均匀无比,陈思源将切好的牛排推到我面前。<br/><br/>这里是巴诺市最繁华的冰淇淋大街上最好的西餐厅,这个位置相当难定,因为整个店里只有这一个靠窗的位置。从这扇窗可以看到冰淇淋大街整条街景,这座城市并不发达,留着很多独具特色的老建筑,无数的陌生面孔匆忙经过,有人在讲着电话,有人相拥而行,与之相对的笑容灿烂,每当看到这样的景色,我都像一个观察者一般,无比爱这座城。<br/><br/>几名游客从窗前经过,拿起单反拍照,从外面看进窗里,陈思源穿着好看的西装,淡淡的捏着精致的刀叉,之所以说好看,那笔挺的身材严整的装进衣服里,的确相称,他气质温润矜贵,很像是随时可以登上杂志首页的巨子。<br/><br/>我心情极佳,蜷在他对面的沙发里,翘着嘴角,“哥,你强迫症吧,这个干柴一样的牛排让你切的,好不想吃。”<br/><br/>陈思源冲我笑笑,专心的切下一小块牛排,放进嘴里,偶尔喝一口手边的馥芮白咖啡。<br/><br/>我们随意的闲聊,我从来没开口与家里说过什么事,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几次试图,却还是说不出口,他端起咖啡,一点白色瞬间混染了整杯咖啡,那奶色使整杯咖啡浓郁丝滑,于是含含糊糊的问着,“那个……”<br/><br/>“嗯?”<br/><br/>“我这个便宜名字是馥汀兰起的吗?”<br/><br/>“今天怎么开始关心馥先生了?”陈思源用餐巾纸轻轻擦拭嘴角,将刀叉放成了用餐完毕的样子,服务员红着脸跑过来,很快收走了他的餐具。<br/><br/>“先生,现在阳光有的刺眼,需要遮挡吗?”服务员面红着,用眼角偷偷看向陈思源。<br/><br/>陈思源用宠溺的目光看向我,“一层纱幔吧。”<br/><br/>服务员将纱幔调整好,在他的面前放了本杂志和一杯柠檬水。他随手翻着杂志,也不看我。<br/><br/>“没什么,你们天天喝我,我就不能问问,服务员,我也要那杯柠檬水。”<br/><br/>我绕了很久的弯子,陈思源自然清楚,他又故意喝了一口那咖啡,向我显示着他很欣赏这杯咖啡,并笑眯眯的看着我可爱的样子。<br/><br/>“我们奶糖长大了,学会与我矜持了。”陈思源淡淡一笑,也并不追问。<br/><br/>我不紧不慢的继续吃着丝绒蛋糕,故意拉长了声音撒娇,“哥……”<br/><br/>“电视台的工作可还顺心吗?”<br/><br/>午后的阳光刚好透过那副巨大的纱幔照射在陈思源脸上,那轮廓锋利,完美而有一种无形的距离感,整个人像一幅油画般,浮动着油彩般的质地,难怪小姑娘们只敢远观,不敢与他靠近。<br/><br/>“顺心,不顺心,就是缺你。”我说完自己笑了好一会儿,这样的话风太不像我,的确求人时就会让整个人变得奇怪,这样肉麻的话竟然我也能说出口。<br/><br/>“哦?”<br/><br/>“我们奶糖这么干练,凡事总是喜欢自己独立完成的性格,应该不会需要我这个做哥哥的帮忙,是吧?”<br/><br/>“哥!你还要不要听我说了!”<br/><br/>“我想请哥以私人博物馆馆主的身份,为我们节目新板块开个张。”<br/><br/>“如果是最近没钱花,你妈又不愿意给你钱这种事,你随时可以来找我。”陈思源满意的笑笑,用特有对我的调皮眼神看向我,用手背遮挡着嘴,几乎用气声说道,“你知道的,这家博物馆的馆主并不是我。”<br/><br/>“哥,你就是故意的,你又不是她私人物品,我要你本人参加,又不是她的博物馆!”我摔下那杯柠檬水,瞪向旁边那笑脸如花瞪服务员。<br/><br/>他依然坐在对面喝咖啡,喝光后轻轻递到保持完美站姿的服务员面前,很快他的手停在了空气里,一杯新的咖啡放在了陈思源的手边。<br/><br/>“先生,这是我们店铺新进了一批出的一款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这杯极醇美式,想让您帮忙品尝一下。”<br/><br/>陈思源并没有看那服务员一眼,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敲击了一下桌台,以示感谢,盛着淡淡的笑意看着我,“很好奇你会为谁开口找我,庄晗晗吗?”<br/><br/>“你就说你去不去吧。”<br/><br/>陈思源轻轻勾起嘴角,风姿绝绰一笑,引得身边的顾客和服务员不停的看过来。<br/><br/>我故意噘起嘴,同时我注意到他并没有碰哪杯奶茶盛情难却的咖啡,而是已经准备结束这顿午餐。<br/><br/>“哥,你又查我!”<br/><br/>陈思源拿出一切都支持的样子,“你喝多了时,自己揪着我的脖领,信誓旦旦的样子,我可是没办法装傻。”<br/><br/>我额上很快溢出几小颗汗珠,准备是时候给他致命一击,虽然不会两眼含泪,但是我拿出所有的本事撒娇道,“那你去不去嘛!”<br/><br/>“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有一个条件。”陈思源起身以撸猫的状态揉着我的头发,“馥先生同意才行。”<br/><br/>“是我又草率了,我就知道,哼!”我见他转身已要离开,自己小声嘟囔着,不耐烦地拿眼斜他。<br/><br/>我穿好外套,娇嗔着,“太欺负人了,在家里没地位,哥哥也不疼我,工作也要丢了,我知道我就是个多余的。”我碎碎念,翻着白眼几乎表演的快要缺氧。<br/><br/>我不自觉伸手摸向那杯品荐款咖啡,“也不知道这咖啡有什么乐趣,呵呵,我就是个笑话……”<br/><br/>我平时从不喝咖啡,没想到这杯咖啡这么苦,我闷了一大口,差点被苦出眼泪,勉强咽了下去。<br/><br/>“太……太不可思议的味道了。”我看服务员正在身边用迷惑的眼神看向我,我把恶评的话咽了回去。<br/><br/>“馥芮白是咖啡届的文艺少女,而她的出生一直是个谜。”<br/><br/>陈思源扯回已走出十几秒的腰身,说到这儿他低头想了一下,继续道,“有很多事情‘平白’,但不‘无故’,馥先生一直在寻找人生之谜,而馥芮白则会是一个完美的答案,你的名字叫馥芮白,说明她想将全部的人生都交在你的手里。馥芮白中间的那个白点,像极了升起的一点希望,也可以说,你是她唯一的希望。”<!--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