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老汉还没来得及说些感激的话,忽然东侧的一桌人大声的说了起来,“哎,我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又来了一个腰里掖着钱串子的主。”<br/><br/>他旁边一个喝的满脸通红的胖子,笑着大声说道:“钱串子?他钱再多,有您赵掌柜的多?”<br/><br/>那个赵掌柜慌忙摆手,还没等说话,他旁边另一位呲着大板牙,说道:“赵掌柜的钱多,那是有目共睹,最主要的赵掌柜一刀开碑的手段江湖谁人不知啊。”<br/><br/>大板牙说完,引的满桌子人一阵迎合,顿时赵掌柜微微一笑眯起了眼睛,摇头晃脑的说道:“哎呀,那都是江湖朋友抬举,我这一刀……”说着,他从坐下用力一拽,一把大环刀,放到了桌上,“嘿嘿,和那‘快马齐刀’他老人家自然不敢一比,可是要说这开碑还是轻而易举的。”<br/><br/>胖子听完一边跟着大声附和一边斜瞅了琉璃一眼,道:“是呀,是呀,可惜现在好多女人,没眼力见啊,自己不知道找个稳当的下家,哎,玄了呀。”<br/><br/>老汉一听,也就明白了那一桌人,是吃了对面小伙的风流醋,贪图了那女娃儿的美色。他双拳一握就要发作,却被牟十三一把按了下来,笑着对他摇了摇头。<br/><br/>仅这一手,那老汉顿时心中依然明了,这小伙非常之人。通过感知就可以听声辨位如在眼下,他轻轻一摆手,喊了声,“伙计,酒快些的上。”<br/><br/>牟十三轻声一笑,心说,这老汉是怕待会万一打起来,喝不够吧。<br/><br/>老汉心里明了,其他桌子的人,岂不明了?<br/><br/>这时西侧桌突然有人哑着嗓子哂笑道:“还真的以为有些人比‘快马齐刀’还要厉害,不过说到什么碑?你听说过吗?”<br/><br/>另一人笑道,“哈哈哈,没有,就算有又怎么样,谁傻得像石头疙瘩一般,站在那里让你砍的。不过去年司大哥在黄贝庄一人战群寇,单掌震乾坤,江湖中无人不知吧。”<br/><br/>这人说完,其他桌子的人立刻停杯不饮,向这边看了看,低头议论纷纷起来。<br/><br/>那个哑嗓子的人忽又提高了声音说道:“哎,对了司大哥,里面好像还有一个兽妖吧。”<br/><br/>哪位司大哥摆了摆手,眼睛向着琉璃的方向撇了一眼,道:“不说那些了,就是一个千年的兽妖,也不算什么。司某人漂泊半生,置办下了诺大的一个家业,只可惜少了一个当家的人呐。”<br/><br/>刚说完,他南侧一桌突然有人重重的“哼”了一声,惹得司大哥眉头一皱,“怎么有朋友,愿意结交下我司某人么。”<br/><br/>“哼,哼”那人也不说话,又是重重的哼了两声。<br/><br/>那位赵掌柜,忽然大笑了起来,“遇到这样的事都不敢吭一嗓子的主,就算名头再大,也不值得咱们哥们一轮高下,来喝酒。”<br/><br/>霎时酒馆又一阵窃笑。<br/><br/>一句话说的司大哥满脸涨红,身子挺直,对着南侧桌子一抱拳,道:“敢问是哪位高人,可否赐教一二?”<br/><br/>“哼,哼,哼。”<br/><br/>又是三声重哼,仍是无人答话。<br/><br/>突然司大哥身边那个哑嗓子人,忍耐不住站起身来,两步并行走到邻桌一位头戴斗笠的人后面,单手擒拿式就想要拍住那人的肩膀。谁知手刚刚抬起,又听“哼哼”两声,那个哑嗓就像一片树叶被吹起来一般,整个身子轻飘飘的飞了起来,那人又“哼哼”两声,哑嗓的身子又像树叶一样,轻飘飘的掉落到地上。<br/><br/>瞬间,酒馆所有人都放下杯子,齐刷刷看向这里,见那人身子飞起摔下的动作,就像西洋景里的慢镜头一样,惹得众人哄堂大笑。<br/><br/>那个司大哥,脸上实在挂不住正想发怒,却见那斗笠人,站起身来缓缓掀开斗笠,猛一回头,惊吓的所有人都是一个震颤。<br/><br/>身材魁梧满脸的黑毛,生的一双大耳长鼻,原来是一只成了气候的野山猪兽妖,“哼哼,想好好吃个酒,都能惹得一身的麻烦。你们这些人族,实在的麻烦。要不是挨着那人的面子,老子一个一个的吃了你们。”<br/><br/>“啪!”突然有人一摔筷子站了起来,众人目光又一起向最角落的一张桌子看去。<br/><br/>“光天化日,什么时候都让妖兽横行了。”<br/><br/>野猪妖哼哼了两声,道:“妖兽又怎么,天地生养万物,哪里又有不让我族存活的道理。你们这些人族自以为是,驯养圈禁了一些兽类,就自以为万物之主了?”<br/><br/>哪位摔筷子的人,满脸黑麻子,声音却义正辞严,“人有人道,妖有妖道,现如今人世当权,如果你们身处深山老林自然没人管,可光天化日在这酒馆随便出手伤人,万万容不得的。”<br/><br/>“哼哼,别忘了‘快马齐刀’定下的规矩,我族自然也可以参与这样的江湖事务了。”<br/><br/>黑麻脸喝道:“没错‘快马齐刀’的确定下了规矩我们不敢违抗,可他也没说让你们随意出手伤人。”<br/><br/>此话一出,顿时群情激愤,酒馆内一片刀光剑影。<br/><br/>那个司大哥当即就跳到当场,摆开架子。<br/><br/>小伙计想要阻拦,看到这样的情景,连大气也不敢喘,只能用力的躲到柜台后面瑟瑟发抖。<br/><br/>牟十三突然好奇的问道:“这个‘快马齐刀’是个什么东西啊。”<br/><br/>谁知此话一出,瞬间酒馆所有人的目光都想他看来,有人竟直接开口就骂。<br/><br/>“你大胆,竟敢出言不逊。”<br/><br/>“你敢骂他老人家不是东西!”<br/><br/>“你是个什么东西!”<br/><br/>牟十三和那老汉谁也没想到所有人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尤其是牟十三顿时服软了下来,双手抱拳,对所有人笑道:“兄弟我,有眼无珠初来乍到,诸位可别怪我。息怒,息怒。”<br/><br/>赵老板笑道:“你果真是个有眼无珠的啊,哈哈。”<br/><br/>那老汉也跟着一抱拳道:“各位,各位,我们都是初来贵地,不知道这里的规矩,还请不要见怪啊。”<br/><br/>司大哥冷笑道:“规矩不懂,可以多问,最多再装个哑巴也就是了,何必惹了大伙。”<br/><br/>琉璃身子不动,只是轻声的说道:“不管那‘快马齐刀’是人也好,是规矩也罢,总要给人问一问吧。难道他是那北京城的皇上老子,不给人说不给人问吗?”<br/><br/>黑麻脸一抱拳道:“这姑娘说的也有道理,快马齐刀他老人家,也说过,要我们以礼待人,你们怎么都忘了?”<br/><br/>众人一听,慌忙点头。<br/><br/>“对对对,他老人家的确说过。”<br/><br/>“嗯,对对,我们要以礼待人。”<br/><br/>“以礼待人你的刀还不收起来,快快,都把刀收起来。”<br/><br/>牟十三又是一个罗圈揖,陪着笑脸说道:“兄弟我不识礼数,来来来,我赔个不是,先干为敬。”<br/><br/>说着他,端起酒杯,身子一转圈,一杯酒一饮而尽。<br/><br/>“慢!”<br/><br/>猪妖突然大手一拦,道:“你……你到底是谁?”<!--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