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97再见暗黑之眼<br/><br/>顾松龄说了什么,阿邦根本一个字都没听见,只是轻飘飘的走出院门,抓上马鞍飞身上马,缰绳都感觉好似通了电一般。<br/><br/>他突然又好像想到什么,又赶紧跳下马来,对门口的琉璃说道:“忘,忘了。你骑这匹吧,脚程快跑得稳……我骑其他的。”<br/><br/>“不用,我步行,你尽管带路就是。”<br/><br/>阿邦张大着嘴巴,急忙翻身策马而去。他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当时为什么对琉璃的话,丝毫没有质疑。<br/><br/>本来半个时辰的路程,他也不知道一路上自己都想了什么,竟感觉霎时就到了啸狼帮的据点周围。<br/><br/>“我竟顾得瞎跑,那美女不会没跟过来吧?”他一边喃喃的说着,扭头一看琉璃竟然依然站在他马后的一侧,如同鬼魅一般,衣袂姗姗毫无风尘之色。<br/><br/>“你……你……你……”他哆哆嗦嗦的连说了三个你,琉璃冷冰冰的一摆手说道:“你可以回去了,等你到家我也就到家了。”<br/><br/>“哪……哪……哪……”他双手一圈缰绳,走了很远才说出,“我先走了。”<br/><br/>他这一路如同失心一样,去得快也回的快,当马到小院门口顾松龄结果缰绳时,才如梦方醒,恨恨的自己扇了一个大嘴巴子,“马拉个巴子的,老子这是撞鬼啦。那女娃说一个人就能灭了整个帮派,而且我到家,她就到家?耍老子呢吧!”<br/><br/>顾松龄痴痴呆呆的说道:“没耍,他……回来了。”<br/><br/>“放你娘的屁,你踏马的也迷魂了吧。”说着照着顾松龄就是一巴掌。<br/><br/>“你……你打我干什么?”<br/><br/>“打醒你?这样的鬼话,我们两个都能信,不打干什么!马拉个巴子…”阿邦骂完自己又狠狠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br/><br/>“她……真的回来了。而且刚进屋,进屋前还给了我……这个。”顾松龄面带惊恐的单手一提,手中嫣然就是啸狼帮帮主啸狼的人头。<br/><br/>这个缠斗了几年的对手,简直太熟悉了,熟悉到化成灰都能认识。<br/><br/>正在下马的阿邦看见人头,一个摘蹬不利索,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br/><br/>顾松龄也老不及搀扶他,两双眼睛无比惊恐的向着那个房间看去。<br/><br/>牟十三听琉璃说完她去啸狼帮的经历,好半天也惊恐的没有说话。<br/><br/>啸狼帮本来是一些当地无赖和流民组建的小型帮派,虽然没做了多少恶事,却也让人咬牙切齿充满愤恨。<br/><br/>琉璃以前偷跑出来的时候,也没少了听附近的山民议论。这次借着阿邦的事,想着一并铲除永绝后患。<br/><br/>对付这些人,只需要一阵飓风,便可瞬间踏平整个帮派据点,可是在施法的过程中竟然发现了暗黑之眼的化身,那几个长出短小八只触手的兽妖。<br/><br/>“你确认?”<br/><br/>“眼睛可以认错,但是暗黑之眼的味道,我永远不会忘记的。”<br/><br/>“那就是说,他的化身已经开始附身小兽妖了?”<br/><br/>“可是丝毫没有玄境的力量,简直弱的不堪一击。”<br/><br/>“你的你父王说过,他的化身越多,力量也就越弱小。难道他因为玄境的化身消亡,消耗了他的大部分力量,只能聚集那么小的化身了吗?”<br/><br/>“我怕的是,恰恰相反。”<br/><br/>“怎么说。”<br/><br/>“在玄境包括在入藏谷口和你族人的两次战斗,他吸取了经验,知道庞然大物势必会引起人的关注,所以才化整为零,用更多的分身,附体到更多的人身上。”<br/><br/>“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可是那么弱小,又有什么作用呢?”<br/><br/>“单体的确很弱小,可是一旦母体,要收拢力量的话,这千千万万个附身,不一定比几个庞然大物力量小啊。”<br/><br/>牟十三被琉璃的分析也吓的一阵胆寒,如果要真的是那样的话,就更难再寻找暗黑之眼的母体了。就算消灭几个个体附身,也不会对母体造成太大的影响。<br/><br/>“无论怎么样,这个祸害是因为我解除封印的,我也绝对不能坐视不管。我的身体勉强可以上路了,明天我们就去找你说的虎王故交吧。”<br/><br/>琉璃握住牟十三的手,也是左右为难。她既担心牟十三路上经不起颠簸,又同样期盼着尽快找到哪位故人。<br/><br/>在晚上熬药的时候,老爹也说过,让他们尽快出发医治,也是担心时间耽误了。两人又经过了一番商议,决定还是后天出发。<br/><br/>一夜无话,天刚蒙蒙亮,喜鹊在枝头叽叽嚓嚓的时候,牟十三就被外面的喧闹声吵醒。紧跟着就听见有人在大门口轻声呼叫:“锡温锡大人可在这里住吗?”<br/><br/>正房门吱呀一声打开,老爹早已净面漱口收拾的干干净净。但并不是往常的短衣打扮,而是一身米白色底袍,足蹬一双白底黑面的云履。<br/><br/>他刚站到门口,顾松龄已经在一旁垂手站立多时了,轻声说道:“老师,军机处的人到了。”<br/><br/>“嗯。”老爹轻轻点了一下头,顾松龄也不怠慢,慌忙小跑着到门口落下闩管,打了一个千,又垂手站立在门口内侧。<br/><br/>“哎呀呀,文成公京城一别,久违了。”随着一声唱喏一位富态翩翩的贵人,身穿九蟒五爪的袍子,罩着五爪正龙补服,头上戴一顶红宝石顶子双眼花翎,一晃一晃的走了进来。<br/><br/>老爹一看此人慌忙碎步急走,深打一躬道:“怎敢劳驾克勤郡王亲自到这荒山野岭,实在是卑职的罪过啊。”他一边说着,赶紧唤顾松龄,“快给克勤郡王,哦,还有列位同行的大人们斟茶。”<br/><br/>哪位克勤郡王也不说别的话,只是看着老爹一个劲的笑,倒惹得他有些局促起来,“郡王,您看我这寒舍简陋,要不……屋内叙话?”<br/><br/>郡王爷轻轻摆了摆手,也不等相让自己找了一个木墩一屁股坐了下来,“锡大人啊,你这地儿,真是清净啊。我早就想出来,找这样的一个小院,溜溜鸟喝喝茶听听曲儿,可是那摄政王死活不同意。”<br/><br/>老爹锡文成微微一笑也没有搭话,郡王爷继续说道:“现如今啊,这一片子的革命党猖獗,朝廷又是每天争论纷纷,一会要共和,一会要立宪,搅的是乌烟瘴气。哎,我听着啊脑瓜子都炸了。你说这天底下,不就一个皇上老子几千年了吗,他怎么到如今就不行了呢?那个猴崽子袁世凯,在天津搞什么新军,弄的呀挺红火,可是一推行到其他省,不是驴不拉就是磨不转,尤其是那个四川,又是新军又是铁路的,搞得摄政王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得。太后他老人家和摄政王就想起了你,让我亲自过来把你请回去,哎,我给你说啊文成,这次你必须给我回去,要不爷我这脸儿回去了不好交差啊。”<!--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