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98赴任四川<br/><br/>锡文成叹了口气,从顾松龄手中接过茶碗亲自送到克勤郡王面前,“王爷,您又不是不知道,文成我对滇贵有感情啊。”<br/><br/>克勤郡王呷了一口茶,斜眯着眼瞅了一眼锡文成笑道:“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滇贵两省朝廷不是一直没派总督嘛。啊,你先去把四川的那个铁路干了去,我听摄政王的意思……我只是猜啊,这滇贵新军训练不利,一镇的人马到如今训练的还不到2协,急什么呀,你呀也就别为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呕气啦,啊。”<br/><br/>说着他轻轻把茶碗放下,站起身来从袖中取出一个明黄的折子,口称:“上谕。”<br/><br/>锡文成慌忙整容肃穆,三叩九拜。<br/><br/>“皇帝敕谕,兹因川汉铁路涉及重大关系天朝民生,特命原滇贵总督锡温专事总督事宜,川省一概文武皆可节制,另滇贵两省各级文武予以协同办理,凡铁路事宜锡温一概可节制,并授锡温军机大臣上行走录兵部尚书事,加赏三眼花翎。望尔殚精智虑勿负委任,特谕。”<br/><br/>锡文成听罢慌忙再次拜叩,口尊:“吾皇万岁,万万岁。”<br/><br/>“哈哈,行了文成,起来吧。”克勤郡王把上谕折子放到锡文成的手中,亲自搀扶了起来,“文成啊,这次不憋屈了吧,哈哈哈。你现在可是川滇贵三省大拿啊。”<br/><br/>锡文成低头笑道:“卑职多谢克勤郡王的提携褒奖之恩。”<br/><br/>“嘿嘿,拉倒吧,我哪有那本事,这都是太后和摄政王的意思,爷我呀,也就是跑跑腿儿,给你老家伙个定心丸,要不还像上次似的,把人家传旨的凉到门外面去啊。”<br/><br/>锡文成低头微微一笑,也不辩解。<br/><br/>“哎,对了,这还有一封摄政王的亲笔私信,他说了等你没人的时候,慢慢看。”克勤郡王说着从身上有拿出一封信交到锡文成手上。“哎呀,行了,喝了你老家伙一杯茶,我也该颠颠的回京城了。”<br/><br/>锡文成慌忙说道:“哎,王爷怎么也得吃口饭,在这小住几日再走啊,您不是说,挺喜欢这个地的吗。”<br/><br/>“喜欢到是喜欢,可是这里的小咬儿太多了,爷可受不了,再者……实话给你说了吧,那个聂兴善还有点话要问,今天得一起办齐整喽。得,咱们啊京城回见吧。哎对了,冯阁臣啊,你就别跟我回去了,协同锡大人一起办差吧。”<br/><br/>这时从众多顶子中走出一位年轻人,眉清目秀齿白唇红英姿飒爽,慌忙打千口称,“着”。<br/><br/>这群人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小院恢复了平静。<br/><br/>琉璃跑到牟十三的床边,小声说道:“阵仗真大啊,兵马一队一队的,还有端着火枪的呢。”<br/><br/>牟十三点点头道:“嗯,这里革命党比较多,估计那位王爷也是担心啊。”<br/><br/>琉璃不解的问道:“革命党都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为什么要闹呢?”<br/><br/>“都是……”牟十三说道这里突然想到了阿苏,也不知道她在那个黄岩陶手下,究竟怎么样了,自己的那次舍命赔死,是否改变了她的命运,“都是一些像你我一样的人……”<br/><br/>这时锡文成在院里喊了声“女娃儿”,便抬腿进了房间,琉璃兴奋说道:“原来老爹,您是一位大官啊。”<br/><br/>“嗨,什么官不官的,也是为了天下苍生,某些福祉罢了。十三感觉怎么样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窗前坐了下来,轻轻的替牟十三把了一下脉,“嗯,不错,果然超与常人啊,你的眼睛基本已经稳定,外伤只要每天换药差不多三天就可以全部愈合。”<br/><br/>牟十三问道:“老爹……哦,锡大人。”<br/><br/>锡文成打断道:“别生分,你还是那个小十三,我还是你的老爹。我们不论那些。”<br/><br/>牟十三轻轻点头道:“行,那老爹我这眼睛还能恢复吗?”<br/><br/>“十三,老爹我也不想骗你,按照红尘俗世的医道,断无复明的可能,不过……”锡文成顿了一下道:“你们巫族本来也不是尘世中人,况且如今各种术法昌盛,也许像琉璃口中所说,复明也不是没有可能。”<br/><br/>“老爹,原来您早就知道。”牟十三虽然猜出了锡文成,了解了自己的身份,可是他心口说出来也是让他意想不到的。<br/><br/>“呵呵,傻孩子,我是医生。见你之初也就知道你不是寻常人了。再加上你身上的这么多枪伤,老夫怎么能不知道呢。哎,其实,世间万物生灵本来就应该各行其道,各类其方,各安天命,生息自然,只是贪心者甚多。总要逆天道而行之,也必将受戮于天道啊。”<br/><br/>牟十三经历了这些,心里也是颇多感悟,频频点头道:“老爹所说甚是至明之理,我巫族本来与天下,与朝廷休戚与共水乳/交融,谁也想不到,中间究竟经历了什么,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不过今天老爹的恩情和教诲,十三一定是记在心里的。”<br/><br/>“哈哈,好好好。”锡文成拍着牟十三的手,连连称好,“你们的事情,我虽有耳闻,但经历甚少,等我有了机会也一定从头审视,劝谏朝廷。”<br/><br/>“我刚才听圣旨说,你也会主政滇贵,那不正好就成了我们父母官了吗,到时候我也一定会劝诫我们族人,归化与您的治下的。”牟十三这句话也是出自肺腑,虽然在圣山之战时他曾经恨透了朝廷,可是看到族人漂泊,四方流亡无定所,心里也是异常的悲凉。“什么富贵名声,都不如安定祥和。”<br/><br/>“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倍感欣慰啊。等你伤养好了,也可以找我,我们一起为这个天下谋福祉。”<br/><br/>锡文成也是经常感慨时局艰难,他深知“兴则/民之福,乱则/民之哀”。又看到牟十三小小年纪如此的通达,禁不住一番感慨。<br/><br/>“圣命不敢违,我今天就启程前往四川,预计用不了多久就能处理完铁路的事,最晚年底就可返程回滇贵,到时我们爷俩再秉烛长谈。”<br/><br/>“好啊,到时候我的眼睛应该也就好了。到时候陪老爹痛饮三杯。”<br/><br/>两人话别,琉璃在一旁也不禁潸然泪下,想起来这些天爷俩每天对坐谈心相处融洽,真到临别之际,心中也不禁升起难舍难离的情愫。<br/><br/>“琉璃,傻女娃儿,乖女娃儿。我一生无女,打第一眼就喜欢你了,临别之际老爹没有什么可送的,”锡文成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个古朴的玉佩,转身笑着对说道:“这个玉佩是小时候我的奶奶给我的,我带着他也已经六十余年了,今天就送给你,也好解思念之情啊。”<br/><br/>琉璃接过玉佩哭的更是厉害了,把老爹送到大门口又依依不舍的目送很久,直到看不到他们一行的身影方才回房。<br/><br/>锡文成走了不远对阿邦道:“你小子这几天把这里安顿好了,然后去四川找我,记住,一定约束好你的手下,不可给我添乱。”<br/><br/>阿邦应了一声,和顾松龄冯阁臣打个招呼,带上他的手下策马而去了。<br/><br/>顾松龄此时也倍感得意,情知自己这些年的宝没有押错,如今老师终于被朝廷再次启用,也正是自己的仕途开始之时,他在马上笑着对冯阁臣说道:“昨天老师还在问你的行程,没想道今天一大早你就来了,真是登枝的喜鹊啊。”<br/><br/>冯阁臣脸一笑说道:“本来王爷一行明天才能到,可是担心路上乱党的骚扰就轻装简从提前了行程,就连滇南巡抚林克定都没有知会。情况紧急,阁臣又害怕老师落一个‘拜官公朝,谢恩私门’的名声就没有提前送信。”<br/><br/>锡文成在前面听着冯阁臣的话,脸上满意的一笑,也是心里想着川汉铁路的建设,便催马加鞭向着四川的官道而去。<br/><br/>三天后,牟十三外伤基本愈合,可以下地走动,两人也就简单收拾了行囊启程向威远方向求医去了。<!--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