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96心照不宣<br/><br/>琉璃千恩万谢的话,早已说的不知有多少,现在只是欢喜的点了点头,对老爹说道:“老爹,我给你们爷们做两个小菜下酒吧。”<br/><br/>老爹捋着胡须,不住的点头,哈哈的笑道:“你这女娃儿做菜的手艺,可真是天生啊,刚来的时候连油盐都不认识,这才几天,就能做出几个可口的小菜。哎呀,真是活活的让你那小相公沾了天大的便宜啊。”<br/><br/>琉璃害羞的扭身嗔怪一声“竟拿我打趣”,便美滋滋的忙活了起来。<br/><br/>阿邦时不时的偷偷向琉璃这边瞄一眼,也不敢问个究竟,只是和顾松龄不断的对视一眼,然后又接着收拾雪鱼,准备酒菜。<br/><br/>琉璃也不管他们爷们酒过三巡,都聊了些什么,只是和牟十三在房间里腻腻歪歪,不时的两人传出一阵阵笑声。<br/><br/>阿邦借着酒力,用手指着房间,问道:“老……爷子,那……是两个什么人?看样子和朝廷没脱开关系啊。”<br/><br/>老爹瞪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朝廷每年通缉在外的人多了去了,像他们两个绝非尘世中人。”<br/><br/>“什么?你说他们不是人?”阿邦眼睛一下子瞪起老大,紧张的问道。<br/><br/>“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在想什么,趁早收了那份心。”老爹瞅了阿邦一眼说道:“这小伙子身上的枪伤是老伤迸裂,起码也几个月了,而且眼睛也被扎瞎了,换成普通人,能活得下来吗?”<br/><br/>“几个月前?现在有火器的也就是聂兴善的警察保安队和林克定的新军,可是在那么久之前好像他们都没有什么动作啊?”<br/><br/>“所以说啊,他们不是尘世中的人。”老爹意味深长的看着顾松龄,说道:“一个多月前,聂兴善的几千巡防营和警察保安队几乎全军覆没。现在也已经上了请罪折子,在家候旨呢。”<br/><br/>“啊,老师意思是说,他们是……巫族?”顾松龄一说巫族,阿邦顿时一拍大腿,气的老爹上去就是一筷子,骂道:“没成色的家伙。”<br/><br/>阿邦摸摸脑袋,又瞧了一下牟十三的房间,两人在灯下有说有笑丝毫没有注意他们,便又低声称赞道:“那小子告诉我杀了几千人,以为他在和我开玩笑,这下看来是真的了。”<br/><br/>“好了,你小子别给我招惹麻烦,不久自然见分晓。”老爹看了阿邦一眼,站起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回头嘱咐道:“你们就睡柴房吧。”<br/><br/>两人答应了一声,各自低头闷头喝了一杯。<br/><br/>阿邦神秘兮兮的抬头问道:“你看见了吗?”<br/><br/>“看见了”<br/><br/>“怎么样?”<br/><br/>“极品。”<br/><br/>“比翠花楼……”<br/><br/>“呸!脏了你的嘴。我这一生也没见过,这样美的人。哎,你干嘛……”<br/><br/>顾松龄看阿邦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吓得沉声吼道。他知道这位兄弟的品性,世间除了他老爷子,恐怕还没有能管得了他的人。而且贪财好色,胆壮如牛。<br/><br/>阿邦摇摇晃晃的,把食指放在了嘴边,小声的说道:“怕什么?老子就是……看看,瞎……紧张个屁。”<br/><br/>果然他轻身来到窗边,侧身向里面观瞧。<br/><br/>眼睛刚看到白衣白裙,还没看见琉璃的脸张什么样,就听里面说道:“有话进来说吧。”<br/><br/>声音宛如黄莺出谷,阿邦顿时浑身酥软。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开的房门,如何进的房间。<br/><br/>琉璃斜坐在床边,只是静静的看着牟十三也不扭脸瞅他一眼。<br/><br/>只听牟十三说道:“你家老爷子,救了我半条命,他老人家是不图我回报的,你呢?我猜想不会无欲无求吧,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br/><br/>阿邦摇摇晃晃的说道:“什么都可以?”<br/><br/>牟十三呵呵一笑道:“当然,只要是我舍得做的。”<br/><br/>“哈哈哈,好,痛快。”阿邦咽了口唾沫,死死地盯着琉璃,扶着桌子坐下说道:“这事……嘿嘿,的确难以启齿……我有个丢人的事,说出来就感觉恶心,只要兄弟能帮我,我立马和你拜把子歃血为盟。”<br/><br/>他顿了顿,听了下隔壁老爹房间的动静,才说道:“距离这三十多里,有个啸狼帮。他娘的和我抢夺地盘好多年了,原本总是被我打得像孙子一样,不敢出头。可是前几天,他们帮里突然出现了一宗怪事,马拉巴子的让老子一下子就损失了十几名兄弟。”<br/><br/>“哦,什么怪事?”牟十三和琉璃都是一愣。<br/><br/>他们刚才听到老爹和顾松龄的谈话,也知道了这老爹一定是赋闲的朝廷重臣。而巫族和朝廷几代的恩恩怨怨,他肯定是知晓的。自己的枪伤和迅速愈合的伤口,老爹居然没有半分怀疑,这也就证明,老爹也许早已洞悉了自己的巫族身份。刚才他和琉璃故意说说笑笑,其实他们爷们的喝酒谈话,一句都没有落下。<br/><br/>既然心照不宣,两人商议,只好还了阿邦一个人情。<br/><br/>只是琉璃担心那人色欲熏心,提出一些无理要求,牟十三知道,琉璃担心的不是没有道理。女人的漂亮有时候就是一种原罪,也很难不让人想入非非。但是凭借琉璃的此时的身手,也不需要担心他们这些普通人的骚扰,可是疖子迟早要出浓的,早些降服他们,总比晚一些好。<br/><br/>不过当阿邦亲口说出啸狼帮的时候,到让牟十三不得不另眼相看了。<br/><br/>“你知道山林里的妖兽,最多也就是看门打杂,干个体力活,谁知道今天他们竟然带着几个出来和我打仗,又耐打又抗揍,都像不怕死不要命的一样。”<br/><br/>“还有这样的事?”牟十三知道像他们这样的小帮派,最多在十里八村看个集市店铺收个小钱,那些成气候的几百年兽妖根本不屑一顾。他们偶尔养一些兽妖,也只是灵智未开打杂出力牲口一样的使用,根本和人没有一比的可能。现在听阿邦说的应该也是得了气候的一些小妖兽吧。<br/><br/>“对啊,我他娘的气的受不过,这口气必须要出的。”<br/><br/>“这简单。”琉璃听完,对牟十三说道:“我去一趟吧,帮他出口气,也算没有白住白吃,”<br/><br/>牟十三知道琉璃已经受了虎王的力量,也需要历练才能运用自如,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便说道:“注意一点,早去早回。”<br/><br/>琉璃点了下头,替十三把床铺收拾平展,对阿邦说道:“你自己给我带路就行,不要惊动太多的人。”<br/><br/>“啊?他们可是上百号人呢,而且还有那几个妖兽,你……他能行吗?”阿邦疑惑的问道。<br/><br/>牟十三呵呵一笑,说道:“你把那个‘吗’字去掉。她要是不高兴起来,我可没办法劝她。再说,你看我这样,能干什么?”<br/><br/>“额,到是……不过,我也没说必须今天啊。”<br/><br/>琉璃虽然娇小柔情像小鸟一样惹人怜惜,哪看对谁。<br/><br/>她看了阿邦一眼,冷冷的说道:“杀百八十个人还要看黄历吗?你不带路,等我后悔了,可就没有机会了。”<br/><br/>阿邦这才看清琉璃的相貌,身体一软浑身骨头都酥麻了,他感觉自己白白活了三十几年,像这样的女子,此生再也见不到第二个了。可是她冷若冰霜威严而高贵的神态,顿时也让他心生怯意。<br/><br/>“好……我,我自己带你去。”<br/><br/>别说带她出去帮自己杀敌了,就算带她出去把自己杀了,此刻阿邦也不会有任何的怨言。<!--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