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92玄境沉没<br/><br/>牟十三喝过了药,不知睡了多久,被一阵尿意憋醒了。此时他感觉眼睛的灼痛感也减轻了很多,心中的烦躁也慢慢的平息了下来。<br/><br/>到这时候,他才感觉到自己就想一个大粽子一样,被纱布缠的里三层外三层,浑身动弹不得。<br/><br/>“琉璃,你在吗?”<br/><br/>“我在呢?你哪里感觉不舒服吗?”琉璃正在他的床前趴着打盹,听牟十三呼叫,马上清醒了过来。<br/><br/>“没……没有。你能……扶我起来吗?”<br/><br/>“不行的,你身上的伤口不能动,你哪里不舒服吗,我帮你挠挠,或者帮你按按?”<br/><br/>“可是……我……”牟十三用力的夹了一下腿,瞬时感觉整个身体都撕裂一样的疼痛,<br/><br/>“你腿不舒服吗?”琉璃马上把手放到了他的大腿上,轻轻的按了按。<br/><br/>“不!不是!”<br/><br/>“是肚子吗?”<br/><br/>“别,别动,已经忍不住了。”<br/><br/>“你到底是哪里不舒服了?要不我给你倒点水喝?”<br/><br/>“别,别提水……更忍不住了……”<br/><br/>“饿了吗,我给你做点吃的?”<br/><br/>“不,不饿,我……我想……想小解……”<br/><br/>牟十三感觉再不说自己一定会被一泡尿憋死的,可说完了他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是滚烫的。<br/><br/>“嘻嘻,我说呢,你都快一天没有方便了。”<br/><br/>牟十三就感觉琉璃很熟悉的从床下,拿出一个东西,轻轻的把她盖在身上的被子掀开,轻轻的在自己身上摸了一把,“唔”吓的牟十三一个激灵,此刻身上的所有零件,早已经麻木的不知道飞去哪里了。<br/><br/>“你……把头转过去”<br/><br/>“唔”<br/><br/>“转了吗?”<br/><br/>“唔”<br/><br/>“真的?”<br/><br/>“嗯……哎呀,怎么又出来了啦”<br/><br/>“我还没尿呢……”<br/><br/>“是啊,幸亏没尿啊”<br/><br/>“……”<br/><br/>……<br/><br/>“老爹,还没回来吗?”<br/><br/>“往常都该回了,今天是有点晚了。”<br/><br/>“别急,再等等吧。”<br/><br/>牟十三服了五天药,眼睛的灼疼感已经慢慢消除,可是仍然目不能视。<br/><br/>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到底伤的怎么样了,只是听琉璃说,等伤势稍微好转,就带他去找一位她父王的故友。那人并不是寻常的人间医生,无论什么样的病,都能起死回生。<br/><br/>“琉璃,再陪我说会话呗。”<br/><br/>“行啊,那就说我有次偷偷溜出去,遇见一个狡猾的猎人的事吧……”<br/><br/>也许,只有当眼睛看不见的时候,心才会发挥更多的作用。<br/><br/>牟十三有时候听着琉璃说话,就真的把她当成了小妹。<br/><br/>有时候偶尔作弄一下自己后的那种坏笑,都是一样的。<br/><br/>幸亏有了这个声音,要不这暗无天日浑身伤痛的日子,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该如何走过。<br/><br/>只是,化形后的相貌,不知道像不像。<br/><br/>“那像一点好?还是不像一点好呢?”<br/><br/>……<br/><br/>这几天琉璃断断续续的叙说,他也终于知道了,逃出玄境之后的经过了。<br/><br/>牟十三把虎王爷俩,拖到了河岸,自己也因为伤势严重,昏迷了过去。<br/><br/>虎王只能用真力暂时封住了他的伤口,令他不至于失血过多而死。<br/><br/>虎王看着旋转沸腾的河水和即将沉没的玄境入口,仿佛已经打定了主意。静静的看了一会昏睡中的牟十三,便转头对琉璃说道:“我儿啊,你已长大,只是我溺爱你太甚,以至于修炼荒废,直到如今也不能化成人形。今天,我就把我这修为全部传给你,也好日后独自行走让为父放心。”<br/><br/>说完,他不等琉璃明白什么意思,一颗风丹从口中呼出,强行的运入到她的体内。<br/><br/>琉璃瞬间感觉体内风旋涌荡,一股上万年的力量运化到了自己的丹田,“父王,使不得。你以后怎么办?”<br/><br/>虎王看着风丹逐渐在琉璃体内盘固扎根,点点头也放心了下来,“没想道,我儿潜力如此好,我这万年风丹,就好像专为你而练一样,你的身体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抗拒,果然是儿大替代爷啊。哈哈,好。”<br/><br/>虎王满眼柔情的看着琉璃,心中万般的不舍,却也算是欣慰之至了,“我儿啊,从此你自己身在人世江湖也要多长一个心眼,天下行走虽说早有预言,但也不能事事都依靠他人。做人做事也一定要,前思后想,先保其身再图进取啊。”<br/><br/>琉璃忽然更加的慌张,忍不住大哭了起来,“父王,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br/><br/>“哈哈哈,哎,你长大了,迟早要离开为父。而我也还有自己的生活,自从万年前收伏牛妖,安置玄境来到这里,从来没有离开半步。那暗黑之眼说的很对,我魔力被封印,记忆被封存,一定也和这玄境有关,我不能离开这里啊。或许有一天,真的找到了前世的记忆,也许会再塑身体去找你的。”<br/><br/>琉璃终于明白虎王要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了,他是舍不得玄境,舍不得被世界抹除的记忆,“不,父王,我们去哪里都可以找会记忆的。对了,你不是还有一位故友可以治疗一切病症吗,我们去找她,求她帮你医治,帮你找回记忆不行吗。你不能把我自己留在这里啊,父王。”<br/><br/>虎王摸了摸琉璃的小虎头,笑着说道:“傻孩子,为父灵魂不灭,又怎么会真的死呢?倒是你,在一月多之前,曾经生过一场大病,险些一命不保,后来病好之后,就自己忘了一些事。我想……哎,也许这也正是你的机缘,日后你自己参悟吧。还有……”<br/><br/>虎王一边说着,手中具现出一张令牌,非石非铁纹路古朴暗有隐隐的风潮,“这就是风灵石,为父一直不能悟出他的秘密,这也许和我的出身和记忆有关,你也一并收好,也许有一天你也能帮我找到记忆,或者悟透玄机为你所用。”<br/><br/>风灵石散出道道光芒,牵扯住琉璃的小小的身躯,慢慢长大,变身成一个身长一丈,威风凛凛,神情俊朗的白虎,她甩尾翻爪又缓缓的幻化出人形,白衫白裙,无风自动,嫣然一副倾国倾城的二八女子,雍容高贵气质不凡。<br/><br/>“哈哈哈,我儿的好相貌,天人共喜啊。这风灵石你暂收好,望我儿好自为之。”<br/><br/>说完虎王,化成虎形,缎金色毛发一抖,头也不回的向河内跑去,在玄境石门即将沉没的最后一刻纵身跃入。<br/><br/>琉璃紧跑两步,哭喊着踉跄踉跄急追过去,忽然身后昏睡中的牟十三一声惊呼。<!--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