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91做人一次<br/><br/>圣山上。<br/><br/>小妹问牟十三。<br/><br/>“十三哥。”<br/><br/>“嗯。”<br/><br/>“那些时间线都是真实存在的吗?”<br/><br/>“……不知道。也许只是我自己的一个梦吧,……毕竟,你们所有人都没有经历也没有任何记忆。”<br/><br/>“自己一个人的梦,哪你孤单吗?”<br/><br/>“无论在哪个梦境中,都会有你的,有你在我就不孤单。”<br/><br/>“可是,真实的我并有参与啊……你说……我们能不能一起经历你所有的梦呢?”<br/><br/>“傻丫头,谁又能进入别人的梦呢。”<br/><br/>“在梦里,你一个人经历了那么多次生生死死,该多难过啊。”<br/><br/>“重要的是,现在我们都好好的,不是吗?”<br/><br/>“其实,我好害怕的。”<br/><br/>“嗯?”<br/><br/>“害怕突然有一天,我俩走入一条彼此永不重合的时间线,那我们就再也见不到彼此了……”<br/><br/>“傻丫头。所有时间线都是以现实为基础,我们怎么会见不到呢。”<br/><br/>十三一边说着,用手轻轻的点了一下小妹的鼻子,两人都笑了。<br/><br/>可是小妹在低头的一刹那,眼中没来由的闪出一滴泪花。<br/><br/>……<br/><br/>每次到这里,牟十三就会从梦中惊醒过来。<br/><br/>“彼此永不重合的时间线”那不就是生死吗?不,比生死还要可怕的,是记忆都不再重合,对面都不能重逢。<br/><br/>小妹的那一滴眼泪,他当时看到了,只说是少女嫌春闺梦短,现在才发觉,是痴情恨路太长。<br/><br/>“小妹,早知道那样我不会让你留下那滴眼泪的。”<br/><br/>正在懊悔,突然感觉一滴眼泪,滚烫的,真真实实的,掉到了自己的手上。<br/><br/>“谁?”<br/><br/>牟十三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在梦中了,可这滴眼泪又是谁的呢?<br/><br/>“你醒啦!”<br/><br/>他能听出对方的喜悦和兴奋,可就在他活动的一刹那,眼睛一阵灼烧一样疼痛。<br/><br/>钻心的,痛不欲生。<br/><br/>四周一片漆黑。<br/><br/>“我的眼睛!”<br/><br/>牟十三忽然意识到,射向自己眼睛的那一根火线不是做梦。<br/><br/>“难道……我瞎了!”<br/><br/>他的手触摸到眼睛上缠着的纱布时,顿时整个人都崩塌了。<br/><br/>“我真的瞎了吗?我的眼睛怎么什么都看不见?我在哪?”<br/><br/>不只是害怕,眼睛的灼烧感和黑暗带来的逼仄压迫感,也令他非常的烦躁,<br/><br/>“别动,你的伤口会再次迸裂的。”<br/><br/>果然浑身像被撕裂开一样的疼,是眼睛的灼烧感掩盖了身上伤口的疼。<br/><br/>“你是谁?你的声音……”牟十三听这声音极其的熟悉,有温度,暖暖的,亲切的可以融化伤痛,却又那么的不敢相信,“小妹!真的是你吗!”<br/><br/>“天下行走,是我,琉璃。”<br/><br/>“琉璃?”<br/><br/>牟十三“唔”了一声,软绵绵的叹了一口气。<br/><br/>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那只小虎充满好感甚至怜悯了。<br/><br/>无论是她最初的无助感,还是她后来说话的声音,都令自己想到了小妹。<br/><br/>虽然一人一虎,但是感情就是那么的奇妙。<br/><br/>“我到底是怎么了。”<br/><br/>“呜呜呜,对不起,真的没想到事情会搞成这样……”<br/><br/>“你哭什么!快说啊,这到底是怎么了?”心底的烦躁不安,令他的火气摁都摁捺不住。<br/><br/>“别动,大夫说,你的眼睛不能受风。”<br/><br/>牟十三胡乱摸索的手,突然被另外一双轻柔的手紧握了起来。<br/><br/>他的心中一动,反手轻轻的握住,问道:“你真的是琉璃?”<br/><br/>“天下行走……是我。”<br/><br/>“你可以化形了?”<br/><br/>“是……是的。”<br/><br/>牟十三长长出了一口气,看来他昏迷的这一段时间,真的发生了很多的事情。<br/><br/>他感受着琉璃为自己整理了一下枕头和抓乱的被子,又把手轻轻的刚回到自己的手中。<br/><br/>他反而不好意思,再去握住了。<br/><br/>“是启化虎打伤了你,也抢走了父王的风灵石……”<br/><br/>“启化虎,又是启化虎!”<br/><br/>“虎王呢?”<br/><br/>“父王……父王说,守护玄境是他的使命……”<br/><br/>琉璃突然停止了抽噎,“嘘!”了一声,警惕的的站了起来。<br/><br/>这时,牟十三听到远处一阵开门落锁声。<br/><br/>“谁?”<br/><br/>“小姑娘,是老夫回来了啊。”一声老迈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br/><br/>“老爹。”琉璃喜出望外的打开房门,迎了出去。<br/><br/>大门口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一身短衣,头戴斗笠,肩上背着药框,走入小院。<br/><br/>琉璃慌忙收拾一张木墩,让老人坐下,又倒了一杯凉茶,焦急的问道:“老爹,找到了吗?”<br/><br/>“没有人回来吧?”<br/><br/>老人先把药框轻轻放稳,一边小口慢咽的把茶喝下,一边问道。<br/><br/>“没有人,我听您的,外面有人叫我也不吱声。”<br/><br/>“唔,真乖巧的女娃子”老人从药框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一条袋子,笑呵呵的说道:“你家小相公,吉人天相,也不枉老夫苦守他一天一夜啊。”<br/><br/>琉璃一看蠕动的袋子不禁一阵的喜出望外“啊,这么小?”,伸手就要去拿。<br/><br/>“别动!”老人慌忙制止了琉璃,面带嗔怪的说道:“还不快去生火煎药,你小相公的伤,越早越用药越好啊。”<br/><br/>“哦哦。”说的琉璃一阵脸红心跳,慌忙笨手笨脚的去炉子边生起火来。<br/><br/>老人看着琉璃被烟熏的连咳带喘,不禁又是一阵爽朗的大笑:“你这女娃子,一看就是大家出来的小姐。”<br/><br/>老人一边说着,一边支开了琉璃,三两下药炉子的炭火燃烧了起来,“哎,那小后生都伤成那样,你还尽心的侍奉追随,就冲这,老头子我就得拼尽全力,把他养起来。嘿嘿,现如今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患难还在一起的真少见喽。哈哈”<br/><br/>琉璃在一旁,忙着递柴打扇,小脸也被烤的通红,“他对我有恩,我也得尽心报答,这不是人之常情吗?”<br/><br/>“可惜,现在这世道人心浅薄,像你这样的越来越少喽。嗯,好姑娘,世间少见好姑娘。而且那么的好看,还知书达理的,哈哈哈,这也是那后生几世修来的福喽。”<br/><br/>老人一边打着趣,药炉子也开了起来。他回身从青囊又取出一个蛇钩,小心翼翼的拿起那条袋子,手段极其快速的把一条青绿色的小蛇身子弯曲了过来,蛇腹正对药炉,手上略微用力,刺啦一声,一颗豆粒大的蛇胆,滚进了药炉。<br/><br/>“快,使劲加火。”<br/><br/>老人取出蛇胆后,一边吩咐琉璃扇火,一边拿出铲子在院子里挖了一个一尺深的坑,把小蛇的身体恭恭敬敬的安放了进去,又填平拍实,最后又拜了拜,口中念念有词。<br/><br/>琉璃在一旁看得奇怪,不解的问道:“老爹,怎么还把那死蛇埋了起来?”<br/><br/>老人一脸严肃的说道:“万物皆有灵,为了救你的小相公,我得舍上几条蛇命,虽算不上以命换命,却也是天理循环,怎么能不把他好生的安葬呢。祈求上天让它早日飞升或者投胎做人呢?”<br/><br/>“哦,原来是这样,那我也拜拜它。”<br/><br/>琉璃果然虔诚的拜了三拜,若有所思的问道:“老爹,您说投胎做人真的有那么好吗?”<br/><br/>“小女娃子,年纪轻轻,问这样的话,应该也是经历了颠沛流离的呀。”老人收拾好,对琉璃说道:“这做人啊,真没什么好的,可是啊万物生灵,又都愿意做人一次。”<br/><br/>“那,这是为什么呢?”<br/><br/>“因为人是世间最无能的,你看论力气比不过山猪大象,论速度比不过山猫猎豹。也是这世间最艰苦的,冷了要置衣,饿了还要热饭。衣不足则难御寒,食不足则生病患。你看这山林中哪有狼虫虎豹,置衣热饭的?可是,人有世间动物都没有的一种东西。”<br/><br/>“那是什么?”<br/><br/>“哈哈,你这不是就在做吗?”<br/><br/>“我?”<br/><br/>“哈哈,是啊,你一个瘦弱的女娃子为了那后生,不辞辛苦不怕艰险的把他背到我这荒山野舍,为他求医舍药,这不就是情吗。”<br/><br/>“这就是情吗?”<br/><br/>“呜”一边做手势让琉璃再用力的扇火,一边笑呵呵的说道:“那青埂峰下的一块顽石都知道人间情事赛过在天做神仙,何况是其他的生灵呢?”<br/><br/>琉璃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陷入了深思。<!--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