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86你莫不是假的吧<br/><br/>“哦,精彩,精彩。”启化虎的一番话听得暗黑之眼不禁两只触手相击,鼓掌喝道:“好一个代天值守!你知道我最欣赏你的是什么吗?就是你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天下第一无耻!”<br/><br/>启化虎冷哼了一声道:“你也不用如此的得意,我本无心介入你们的争斗,谁让我偏偏遇上了呢。可我族代天值守,就算取了风灵石,也绝不会放过你的。”<br/><br/>一句话说得暗黑之眼笑的触手乱颤,“哎呀呀,你刚才但凡有一句人话,都配不上第一无耻这个名号。我虽然杀不死这老猫,可这老猫也休想杀死我,但是他的子子孙孙却是任由我拿捏,就算耗,我也能把老家伙耗死。可是你,耗得起吗?哼哼,别说你是神魔血脉,这老猫如果不是被封印了魔力,就算你的老祖先祝融,又能把他怎么样?何况,他真要想动手杀你,你走的了吗?”<br/><br/>一番话说的启化虎哑口无言,可仍是煮熟的死鸭子,肉烂嘴不烂,有气无力的干哼了两声,“诚如你所说,倒要好好看看了。”<br/><br/>说完他双手一抄,退到了石壁一侧,准备坐山观虎斗起来。<br/><br/>暗黑之眼却故作亲近的口吻,用触手一指自己说道:“可是,我却杀不死你,而你也杀不死我,但是,你我两个联手,兴许……哈哈,我说兴许……可以杀死他。这笔帐启先生不会不知道怎么算吧?那块石头我不感兴趣,我要的身体,你又根本不需要,你我各取所需,有什么不好呢。啊,哈哈哈。你那么的聪明,不会轻易错失任何的机会吧。”<br/><br/>暗黑之眼句句诛心,字字说到启化虎的心中。<br/><br/>牟十三在巨树上,心里不禁一阵气血翻滚。<br/><br/>那厮肯定因为风灵石,而潜入玄境,不想遇到暗黑之眼袭击。想要逃走却又被虎王,封了大门堵了一个正着。无奈只能答应虎王,共同面对强敌。可此时,见虎族大势将去,转头又想要逼迫虎王就范。<br/><br/>再想想启化虎以前所作所为,暗黑之眼的一句无耻之徒,简直是精辟绝伦——天下无耻之极者,莫过于启化虎。<br/><br/>牟十三此时也终于明白,小虎引自己来这的真实目的了。<br/><br/>可是,自己重伤初愈根本不能使用化身,单凭本体的力量,对付一个启化虎还可以,至于暗黑之眼,是万万做不到的呀。<br/><br/>这暗黑之眼,冰雪烈火都不能杀死。眼看着此时,脑子更比之前灵光万倍,心机之深也非常人,真不知他经历了什么,才会获得如此的进化?<br/><br/>他现在开始懊悔起来自己出现在祭坛,要不是他和许四多一战,兴许这可恶的家伙就会一直被封印,更不会出来祸害人间了。<br/><br/>看来还得找到帝江和烛九阴,查一下他的出身来历,再想办法将他收伏。<br/><br/>“只是,我怎么才能带着小虎,离开这里呢?”<br/><br/>牟十三皱眉深思,不想这句心里话,竟然脱口而出了。<br/><br/>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怀中的小虎早已经苏醒多时,听他想要离开,不禁毛发一炸,拼尽全力,四足并用,如出弦之箭般,把自己射向了暗黑之眼。<br/><br/>小虎自上而下拼力一击,又是以命相搏,力道自然非同小可。<br/><br/>可他们在树上的一举一动,早在暗黑之眼的预料之中,只是触手轻挥,像个套子一样,圈住了小虎的前路。<br/><br/>大喝一声“去死!”触手圆轮,小虎像沙包般直直的丢向石壁。<br/><br/>这一切实在太快,场中其他人谁也没有料到,会突然有此变故。<br/><br/>虎王甚至都没有看清,射出的人是谁,就从头顶被甩飞了出去。<br/><br/>“救我!”小虎一声疾呼,虎王身躯一震,再想施救,却已经来不及了。<br/><br/>吓得他的单手一遮面目,顿时老泪纵横。<br/><br/>那小虎,正是他的孩儿,名叫琉璃。<br/><br/>今早让她潜出玄境,本来想为她找个活路,自己也好心无牵挂。<br/><br/>谁知,方才一声惊呼,虎王瞬间万念俱灰。<br/><br/>那石壁坚硬如铁,去势又猛烈异常,纵然小虎钢筋铁骨也难免粉身碎骨。<br/><br/>却又不忍去看孩儿的尸身,顿觉天地失色,人生也没了活下去的意义。<br/><br/>“罢罢罢”虎王仰面一声长啸,哭诉声“还我儿命来”,双手托天,口中念念有词。<br/><br/>在场的人不知其意,虎群却吓得纷纷后退。<br/><br/>骤然,山洞中飓风顿起,数道龙卷拖着尖尾虎啸而来。<br/><br/>霎时间,地上百花消散,巨树枝断叶散,光镜的石壁裂石纷飞,沉静圣洁的玄境乌云压顶。<br/><br/>启化虎顿时吓得,紧靠石壁,手足并用四处乱摸,也没找到一处可以借力的地方,瞬间身体如同浮萍被飓风撕扯到了半空之中。<br/><br/>暗黑之眼瞬间吓得触手乱舞,身无血色,连声音都岔了,大喊道:“老猫,住手……”。话没说完,身体早已步了启化虎的后尘,扶摇直上了。<br/><br/>“我儿既逝,留下这万古的玄境还有何意义,不如全部一齐陪葬了这方世界吧。风来!”<br/><br/>霎时间,更多的龙卷拖着尖尾裹挟着碎石乱屑,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相互挤撞鼓荡,风中雷声滚滚,石壁苍穹都被震的“咯吱吱”开裂了来。<br/><br/>虎群中后退不及或身体弱小的,也惊呼着被卷向了天空。<br/><br/>顿时石洞内,鬼哭狼嚎,呼叫声响彻天地。<br/><br/>“父王……”<br/><br/>一声轻唤,虎王立时清醒,如同失心附体,停身而立。<br/><br/>他急忙转头向身后看去,只见一个黑袍少年,手抱幼虎,不是他的孩儿还能是谁。<br/><br/>“我儿琉璃……”<br/><br/>虎王一声疾呼,洞内瞬间风熄,天空中的杂物乱石纷纷跌落到地面,又是一阵鬼哭狼嚎。<br/><br/>虎王哪里顾得了这些,两步并行向着牟十三跨步而来,琉璃也挣脱开牟十三的怀抱,飞身跃向了虎王。<br/><br/>“儿啊,你哪受伤了……疼不疼……”<br/><br/>小虎琉璃爬伏在父亲怀里,早已经泣不成声。<br/><br/>虎王摩挲着琉璃,语带哽咽的问道:“我儿,你怎么又去而复返了……”<br/><br/>琉璃止住了哭泣,柔声说道:“我找到他了。”<br/><br/>“什么?”虎王突然看向牟十三,眼中略带疑虑的问道:“你……你真的是天下行走?”<br/><br/>这一问到让牟十三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他向两侧看了看,有些心虚的点了点头,说道:“也许……应该,是吧。”<br/><br/>“哦……哈哈”虎王突然大笑起来,道:“是你,一定是你。能通过我的风幕,而毫发无损的……预言成真啦……可是……”<br/><br/>虎王又满脸疑惑的上下打量牟十三说道:“可你为什么如此年轻,按照人族年月,你至少也该七八十岁了啊……”<br/><br/>身份被虎王质疑,牟十三却感觉眼前一亮。<br/><br/>他虽然确定了自己天下行走的身份,可对此一直存在诸多不解和疑惑,今天竟然遇到一个知道天下行走事迹的人,也许可以帮自己解开不少的谜团。<br/><br/>不觉一阵欣喜,慌忙抢先问道:“你以前认识天下行走吗?”<br/><br/>“嗯?”虎王看下琉璃,显得有些不置可否“我儿,你找的莫不是个假的吧”<!--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