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78谎言<br/><br/>老十二知道这小子又要“打头前战”了,满脸不屑的看着他,也不说话。<br/><br/>果然,老疙瘩摇晃着他的小辫,一串金钱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满脸愤恨的说道:“人家说风水轮流转,可没想到转的竟然这么快。潘正明你还有什么好说的。”<br/><br/>潘正明看了他一眼,又看看周围已经站满了的人,每个人的眼中都是愤怒和仇恨的目光,似乎在等着一声令下,就可以把自己生吞活剥。<br/><br/>除了去而复返的罗大力,其他几个他并认识。但是巫族的新任祭司巴化嗣并不在人群中。<br/><br/>他轻哼了一声,想道:巴化嗣去了哪里,难道已经被乱枪打死了?<br/><br/>老疙瘩看潘正明并没有动手,神情似乎更加放松和大胆起来,义正辞严的说道:“你哼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把我们兄弟几人放到眼里吗。你伐我圣山,杀我族人,其罪天亦诛之,死有余辜。今天我们就代天值守,为了我的族人和圣山必须用你的血来祭奠他们。”<br/><br/>老十二再也忍不住开口道:“是啊,潘正明你最好现在马上就跪地投降,否则我们王爷盛怒之下,一唾沫就可以将你淹死。”<br/><br/>老疙瘩笑道:“淹死就不用了,不过我们十二爷的枪法,倒是指哪打哪的。”<br/><br/>老十二道:“我的枪法的确高明,却也比马克沁重机枪的威力。”<br/><br/>老疙瘩用眼角些瞟了一下十二,又晃了下小辫好似面带戏谑的问潘正明,“听说,你们有三挺马克沁重机枪。但是现在只有两挺,你可知道那一挺……去了哪?”<br/><br/>潘正明听到这句话心里一惊,他们的确准备了3挺马克沁,两挺摆在了临近出口的山坡,还有一挺,其实是在山谷的出口位置。<br/><br/>巫族即便能突出重围,也肯定是由山谷向着藏南方向逃离,而且在重压之下,也一定不会防备在出口位置的一挺重机枪。这样一来,即便不能全歼巫族,起码那些伤员和老弱妇孺,也一定不能逃走的。<br/><br/>这件事本来有许四多负责,而且山谷口并没有驻扎太多的官军。但是直到现在,他没有得到一点许四多的消息。<br/><br/>她并不担心许四多的安全,却是担心许四多离开后,那几个驻扎官军是否能守住那挺马克沁。<br/><br/>他一边沉吟着,不禁向着出口的位置看了一眼。<br/><br/>就这一眼,本是极轻的一个动作,却被老疙瘩看的明明白白,便哈哈大笑起来,道:“怎么样,老十二你赌输了。”<br/><br/>黑豹看着老疙瘩笑得这么开心,开口问道:“咱们还去不去抢东西。”<br/><br/>老十二也早就乐开了花,一拍黑豹的屁股说道:“去,叫上四哥一起去!”<br/><br/>潘正明这才知道上当,原来两个人一番话只是为了诈出来第三挺马克沁的位置。<br/><br/>他刚想发作,就看见罗大力凌空飞起,周围沙土迅速凝结成一把“六叶锤”,搂头盖顶向他砸来。<br/><br/>老疙瘩一看动了真格,双手抱头早就一溜烟的跑到大石后头,猫了起来。<br/><br/>罗大力亲眼见到,在机枪和步枪的疯狂射击下,族人毫大多已经死去,还有很多即便不死也已经残疾。虽然不是血流成河,一个个隆起的冰血疙瘩更是触目惊心。<br/><br/>他赶到时,老九的“安魂曲”已经迷惑官军陷入相互厮杀,但是受伤严重竟昏死了过去。<br/><br/>幸亏他从天而降的的“砂石流星”,又伙同众兄弟很快把官军杀透。可是他找遍族人队伍,也没找到秀儿和柱子。<br/><br/>仇恨的力量,永远是不可被低估的。<br/><br/>族人虽然也是亲人,但大多数外姓族人一年很难见上几面,感情自然也都相对单薄,可是自己的妻儿的失踪,才是对他最大的打击。<br/><br/>潘正明力量再强大,当他面临周围这么多敌人时,心也是虚的。何况他此时也已知道,自己的巡防营也一定全军覆灭了。<br/><br/>战斗比试的永远是气势。<br/><br/>嫌老六看罗大力出手,几乎同时十几条九节鞭,带着烈烈火焰,也已经向潘正明打来。<br/><br/>他们刚才打输了,而且输的的确惨烈。再次动手,他也一定不会再让上次的情景出现了。<br/><br/>同样的三个人,同样的二对一,心情却已经改变。<br/><br/>潘正明已经没有了开始的淡定与从容,再也无法聚气形成强大的冰雪压力。<br/><br/>雪已熄,东方即将破晓。<br/><br/>天时之力,毕竟有时终结,阳光也自会从东方升起。<br/><br/>可此时,却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间。<br/><br/>山谷一片死寂。<br/><br/>已经死去的,也在雪窝中逐渐开始融化,未曾死去也大多因为失血太多而昏死了过去,好多即便想要呼喊,也已经没了力气。<br/><br/>幺叔和七叔带着大嫂,在挨个的检查尸体。<br/><br/>“这老家伙,算是幸运的,头上钻了个眼。”<br/><br/>“像他这样的也算得了善终,你看看那一堆,哎。”<br/><br/>“他大嫂,来一块搭个手。”<br/><br/>“能动的,都动一下。”<br/><br/>幺叔喊了一声,除了几声昏睡中的呻吟,依然一片死寂。<br/><br/>自从大哥牟化良去世,大嫂的心肠早已坚如铁石,可此时心中却是说不上的恐惧与凄凉。<br/><br/>没有经历过的人,是绝对不会理解的。<br/><br/>本来还有说有笑的一群人,突然间,都变成了一堆堆的尸体。<br/><br/>在圣山,他们已经历过一次,但这次却更加的让人无法接受。<br/><br/>“幺叔,你看?”大嫂突然看到雪窝中的尸体,动了一下,不禁快走了几步。<br/><br/>可是,当他们走到跟前,那个尸体早已经冻成了冰棍,冻成冰棍的人,一定是无法在复活的。<br/><br/>三人刚想离开,却又见尸体,动了一下。不禁动了,还传出一声大哭,“妈妈……”<br/><br/>“小柱子!”三人急忙的翻开尸体,果然从尸体下面的雪窝中,把小柱子刨了出来。<br/><br/>这小家伙小脸冻红,就像刚睡醒的样子,惊恐的眼神看着周围的一切。<br/><br/>柱子是他们第三代的最后一个孩子了,七叔一把抱了过去,嘴里只喊,“祖宗,小爷爷。”<br/><br/>等小柱子忽然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便“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我找妈妈。”<br/><br/>孩子永远要找的是妈妈。<!--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