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74怒闯五关<br/><br/>世上没有无用的话,因为每句话说出口必定会发生作用。<br/><br/>即便让人厌恶,起码也可以起到让人恶心的作用。<br/><br/>老八和老九都已经受伤,也很难和牟十三一起混战许四多。<br/><br/>但是他们起码有嘴。<br/><br/>有嘴就能说话,说恶心的话,让许四多分散了心神,也是在助战了。<br/><br/>许四多当然知道,他本来不想被恶心,可是偏偏的他也有耳朵,出口的话有耳朵就能听到。最关键的是也会走心,要不也就不叫“恶心”了。<br/><br/>“话多的人,容易死。”<br/><br/>瓮声瓮气,这是许四多说的第一句话。<br/><br/>“老九有人说我们容易死。”<br/><br/>“他说的也对,我们岂不是已经死过一次了。”<br/><br/>“可是,我们现在依然还活着。”<br/><br/>“哦,八哥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br/><br/>“九弟,你说。”<br/><br/>“我们现在依然活着,是因为我们不会转圈。”<br/><br/>“那岂不是,那位依然在转圈的人,会死?”<br/><br/>许四多的确还在转圈,他不想转圈,可是牟十三的身法实在太快,虚无而空灵。<br/><br/>他也真的被“踏破虚空”搞的团团转,他永远想象不到,下一刻透甲锥会从哪个方向出来,但是目标好像从来就没有变过——自己的喉咙。<br/><br/>牟十三绝对不是许四多遇到的最厉害的对手,但绝对是他遇到的最难缠的对手。因为透甲锥并没有招数,只有一个简单动作——刺,直刺喉咙。<br/><br/>即便是两个人棋逢对手大战三百回合,起码也是酣畅淋漓的。而现在许四多只是感觉到了累。<br/><br/>就好像一个手中握着一柄大油锤的壮汉,在玩一个打地鼠的游戏,每次都能看到地鼠露出头来,却永远猜不到下次能从那个地方露出头来。<br/><br/>但这游戏是赌命的。<br/><br/>汗水已经让许四多浑身湿透,却仍然没有摸着这个地鼠一下。<br/><br/>“去死!”<br/><br/>这是许四多说的第二句话。<br/><br/>但这句话并不是说给牟十三的,而是趁其不备的一掌拍向了老八。<br/><br/>他恨不得自己的手就是一只苍蝇拍,地鼠本来已经让自己汗流浃背,偏偏的耳边还有两只嗡嗡叫的苍鹰。<br/><br/>老八不但身中两枪,也中了许四多的两掌。如果不是为了咬牙配合老九说话,说不定早就再次昏倒了过去。<br/><br/>许四多出手老辣而迅速,他的身法已经可算是3级境界的顶峰,要不也不可能与速度见长的牟十三战斗了那么久。<br/><br/>即便没有受伤的老八,也很难躲的开这一招“鹰扑”,当他发现许四多肩头闪动的时候,他的眼中已经闪出一道死亡的恐惧。<br/><br/>好在他身边还有一口凤尾刀,刀锋凌厉而狠辣,在一掌拍来的时候,凤尾刀一招“翻云覆雨”反手上撩。<br/><br/>“好刀!”<br/><br/>许四多话不多,但每句话都是由心底发出的。他说是好刀,便一定是好刀。<br/><br/>老九不等许四多撤身退步,紧跟着又一招“怒杀五关”。这是凤尾刀的看门绝技,一招蕴含五招——盘步后扫、钳步标刀、转身拖刀、犀牛望月、转身抽撩——这本来是一套败中取胜的连环刀法,身体压低直取对手下盘,很少有人能在这五刀之下全身而退。<br/><br/>可是他已身受枪伤,招式自然打了折扣。许四多杀意正盛,一声轻哼,身体急旋,轻松躲开。<br/><br/>“好刀。”<br/><br/>这一声称赞却是,牟十三喊出的。他正苦于没有一套透甲锥的连环招式,也的确刺的乏味。<br/><br/>许四多本来还想再次栖身,拍了这两只苍蝇,可是已经被牟十三拦腰截下。<br/><br/>这次透甲锥没有刺许四多的喉咙,而是改成了他的软肋,正是刚才老九使出的盘步后扫,紧跟着就是钳步标锥、转身刺膝、犀牛望月、转身抽刺。<br/><br/>这招“怒杀五关”,改成了透甲锥,可是威力似乎更加惊人,加上牟十三本来身体瘦小,许四多身材魁梧高大,又有踏破虚空的速度加持,许四多被逼的连连后退。<br/><br/>“九哥还有别的招数没。”<br/><br/>牟十三一声大喊,老九才明白。原来老十三只是有身法和速度,并不会太多的招式。<br/><br/>他也知道,这个十三弟从小并没有学过武功,现在拥有这样的能力,应该遇到什么奇遇。但是再快的身法和速度,在没有招式的变化下,也很难与高手轻松对敌。<br/><br/>牟十三一句话说出来,许四多登时也明白了其中的玄机,这时他也才明白,“这小子只会刺喉咙,岂不是和程咬金的三板斧一样”。只要自己护好喉咙和软肋,也并不是没有战胜他的可能。<br/><br/>许四多骑马蹲裆,压低了身子,使出“通臂地趟拳”,突然如同一只长臂身矮的猿猴,上封咽喉,下封软肋。<br/><br/>牟十三一边喊着老九,依然盘步后扫、钳步标锥、转身刺膝、犀牛望月、转身抽刺。<br/><br/>虽然他能让时间流逝减缓,但是自身的速度和力量来自火焰。他毕竟只有3级下等的境界,能够跨越几乎两个境界和许四多战成平手,绝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到的。<br/><br/>他虽然可以杀死83名千年兽妖,也是得益于循环15剑,而不是单靠他无招的刺。<br/><br/>许四多大笑一声,喝到:“你这小子,临阵磨枪,还打什么仗。”<br/><br/>他一边狂笑着,又再一次躲过了牟十三的“怒闯五关”——盘步后扫、钳步标锥、转身刺膝、犀牛望月、转身抽刺。<br/><br/>“临阵磨枪怎么了,能拔浓得就是好膏药,老十三你看着,这正是我小叔的‘清风九式’。”老九一边说着,一边在旁边以刀代剑,舞了起来。<br/><br/>清风九式是“一指清风”的独门绝技,早已名闻江湖。天下任何一个练武的人,没有一个人不想一览其风采。<br/><br/>可惜,见过的,都已死在了剑下。<br/><br/>许四多果然也不例外,早就被“清风九式”的名字吸引了过去。他也像江湖中的其他人一样,早就想一饱眼福。<br/><br/>这“清风九式”耍出,果然是精美绝伦、灵动无比,缥缈的真就如同一道道清风抚柳。<br/><br/>偏偏这老九耍的极慢,好像专门让人看一样。<br/><br/>他当然是在让人看,但绝不是为了让牟十三看。<!--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