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73陀螺<br/><br/>一个是神魔的力量,逆变天时。<br/><br/>一种是科技的力量,可摧毁世间一切。<br/><br/>在巫族逃亡的路上,四月飞雪,足够诡异和艰难。山洞岩壁上,布满的炸药,更是让人亡魂丧胆。<br/><br/>这些炸药用引信相互联结,无论引燃哪一个端口,都可以将路过的人炸得粉身碎骨。<br/><br/>但这是他们必经之路,而且不得不走的一条路,因为在他们身后的是更厉害的马克沁机枪。<br/><br/>老九在发现炸药的一刹那,就想到了这些,所以才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来。<br/><br/>直到看到许四多,才知道这里应该比想象中更加重要。<br/><br/>凤尾刀的霸道和凌厉,本来可以与许四多平分秋色。老八虽然身受枪伤,但是他的飞剑依然可以对许四多造成一击。<br/><br/>这本来是一个优势战局,却被一支冷枪打破了平衡。<br/><br/>这是他们的疏忽,他们习惯的疏忽了一个普通人的力量,却忘记了他们手中的枪——科技的力量可杀神魔。。”<br/><br/>也许经过这次战斗,不止是他们两个,巫族所有人都会认识到,热武器真正带给这个世界格局的变化。<br/><br/>牟十三感觉这是他最为焦灼的一次战斗,许四多这个对手也是最难缠的一个对手。<br/><br/>他所用的力量本来是来自体内的火焰,他的核心技能也是时空的法则之力。他并没有学过任何一套剑法,战斗也仅是凭借他的速度和变化。<br/><br/>他现在使用的正是青芒神兵,因为在“白色试炼场”他曾经自创了一套循环15剑,这种剑法本来就是一种以少胜多,以弱打强,以不变求万变的打法。<br/><br/>挥舞开的青芒,如同一道密不透风的圆球,在这个青色的力场之中,除了他的剑可以刺出,其他任何的武器和力量都不可能进入,更不可能伤害到他,对手越多,他反而更强,对手的攻击越凶猛,反而威力越大。<br/><br/>但这种剑法却偏偏与核心技能相互违背。<br/><br/>循环15剑以静制动,踏破虚空却是速度与变化见长。<br/><br/>“八哥,你看十三的剑法,好像不太对路。”<br/><br/>老九的凤尾刀本来就是霸道与凌厉见长,他刚才与许四多交手,也已经熟悉了他的招式路数。他们虽然都并不清楚牟十三的力量来源,却能看出他的招式,和许四多此战并不取巧。<br/><br/>老八也点头大声喊道:“十三你个呆子,为什么不用踏破虚空?”<br/><br/>所有族人都见过牟十三的踏破虚空,这哥俩当然也不例外。<br/><br/>许四多也见过,而且他最忌讳的也正是速度与变化。<br/><br/>他有着腐朽一切生命的力量,身法和速度并没有任何突出的地方,战力持久而均衡。<br/><br/>均衡的力量往往是无懈可击的,也像极了一个旋转中的圆球。<br/><br/>牟十三和许四多就像两个飞速旋转的圆球,却也谁都无法伤害到另外一个。<br/><br/>牟十三本来是聪明的,所缺的只是战斗经验,毕竟他的力量得来的也极其的简单而容易。<br/><br/>一切容易得来的东西,大多数人往往并不会用心的去研究。<br/><br/>他当然并不是大多数人,但是这些天的变化实在太快,他的成长也实在太快。<br/><br/>就好像一个突然暴富的穷人,即便可以使自己不至于膨胀,却也很难改变自己作为穷人的思维。<br/><br/>一切都需要一个过程。<br/><br/>而牟十三也需要。<br/><br/>“踏破虚空。”<br/><br/>这句话真的提醒到了牟十三,他也终于想明白,许四多为何如此的难对付了。<br/><br/>任何人和任何问题都是需要策略的。<br/><br/>他不光是想到了自己的踏破虚空,同时也想到了,正是因为许四多腐朽生命的力量,才逼迫古树,化身为这把善良之剑。<br/><br/>属性的克制让青芒也很难发挥出来应有的力量。<br/><br/>牟十三有两把兵器,一把是青芒神兵,一把是透甲锥。<br/><br/>持有不同武器的牟十三,拥有了两种不同的状态,就像截然相反的两个人。<br/><br/>透甲锥狠辣而凌厉,速度与变化见长。<br/><br/>青芒神兵稳健而保守,拥有无尽的耐力。<br/><br/>他也不知道这两种武器,为什么会让自己有这么大变化,也不知道这两把武器,将会带给自己完全不同的两种人生路。<br/><br/>踏破虚空而去,踏破虚空而来。<br/><br/>人还是那个人,手中的兵器却已不是原来的兵器。<br/><br/>狠辣、凌厉。<br/><br/>他从来没有任何一招是在谱的,也没有任何一招是无效的。即便没有刺透对方的喉咙,却也让对方始终好似徘徊在死亡的临界线上。<br/><br/>牟十三并没有真正的和3级上等境界的高手一对一过招。虽然他杀人无数,大多数都是巡防营官军和兽妖。<br/><br/>虽然也力战过2等境界的牤牛,但那是在开启了化身之后的。<br/><br/>直到今天他才算是,真正的领略到3级上等境界的真正实力。速度并不比开启洞察之门的自己,慢了多少。<br/><br/>他嘴角轻勾,眼中闪出一丝的狡黠,好像手持透甲锥的他忽然变成了一匹雪狼。<br/><br/>“这才我想象中的十三。”老八此时脸上也露出了笑容。<br/><br/>“哈哈,真是招招不离老许的后脑勺。”老九也好似更加的兴奋。<br/><br/>“老九你见过一种最厉害的打法吗?”<br/><br/>“八哥说的是那种?”<br/><br/>“陀螺式的打法。”<br/><br/>“那你看这两人谁才是陀螺。”<br/><br/>“还用手,十三手中明明在捏着一根鞭子。”<br/><br/>“哈哈,也是,我看他应该改个名字,不要叫许四多的好。”<br/><br/>“哦,那应该叫什么。”<br/><br/>“徐四圈怎么样。”<br/><br/>许四多一直没有开口说过任何一句话,他一直认为打架用的是手,而不是口。<br/><br/>要不不出手,出手就闭口。<br/><br/>可此时他却再也忍不住,在动手的时候要开口了。<br/><br/>因为此时的他,的确像一只陀螺。他感觉的出来,牟十三突然的变化。<br/><br/>忽左忽右,忽东忽西,每一招好似都在恶狠狠的扎向自己的喉咙。可是当他,真的移位还手时,牟十三却又改变了方向。<br/><br/>而他只能不停的转变身体的位置。不停的旋转自己的步伐,真的如同一只陀螺一样。<!--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