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64难行的路<br/><br/>老九并不像其他兄弟般,从小生活优渥,只因为他外公本是走河南撂河北的说唱先生,虽然弹得一手好琴,但终究还是混江湖饭的。<br/><br/>行走江湖的人,衣食不得周全,也经常遭受别人的冷眼,但心里却豁达而通透,对于生活也充满了希望,皆因为他有一个善良而美貌的女儿。<br/><br/>只不过,穷苦人的美貌本身就有罪。<br/><br/>而真正犯罪的人,却认为这是一件平常事。<br/><br/>逼奸不允,杀死人命。<br/><br/>对于有钱人,往往是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事情。<br/><br/>官府对这样的事,也习以为常,并且偏偏也拿做人情世故的礼金。<br/><br/>好在还有江湖的存在,但凡官府管不了、不想管的自然会有人出来管。这些爱管闲事的人,往往也被称为“大侠”。<br/><br/>幸亏大侠出手及时,不但保住了姑娘的清白,也为她报了杀父之仇。<br/><br/>无以为报的人,总算还有一条命在,能为大侠洗衣做饭当牛做马,也成就了不少的江湖情缘。<br/><br/>这位大侠自然就是老九的父亲,化名颜风的“凤尾刀”牟运郎,而那位姑娘也就是老九的母亲。<br/><br/>只因老八从未经历过这样的颠沛流离,也让他充满了兴趣。这种事本是无可厚非,就如同穷苦的人,经常爱打听有钱人一顿饭究竟是吃了几道菜一样。<br/><br/>“难道,你们从来没想过回圣山生活?”<br/><br/>老九侧行着身子,轻叹一声,摇了摇头大声道:“开始阿爸年轻,总想着闯出一番事业。等到后来想回来的时候,却已经不能。”<br/><br/>老八瞪大了眼睛问道:“‘黑魔手’已经找到了你们?”他把一只手像罩子一样,挡在耳朵上,虽然断断续续也能听个大差不差。<br/><br/>老九点了点头,说道:“那时我年龄还小,阿妈又是个不懂武功的女人。”<br/><br/>“所以你们藏了起来?”<br/><br/>老九的脸上变得越来越灰白,即使过去这么多年,脸上也隐隐有惊恐之色,“他们的消息也是灵通,没过多久便也已找到了我们。”<br/><br/>老八似乎也已经猜到了结果,因为那一场战斗,本来在江湖上流传甚广,“凤尾刀血洗盘丝三十六洞。”<br/><br/>“凤尾刀”自然是老九的阿爸,为救妻子,一口刀竟把显赫一时的盘丝帮屠个干净,而凤尾刀最后也落得个吐血而亡的下场。<br/><br/>“如果不是小叔的及时出现,恐怕我们母子……”老九此时脸上因恐惧与愤怒而变得扭曲狰狞。<br/><br/>老八此时也不再想问,毕竟看着同族兄弟如此难受,自己心里也并不会太心安,只能安慰的说道:“放心,等安定下来,我陪你一起走遍江湖也要查出‘黑魔手’。”<br/><br/>老九面带悲苦的摇了摇头道:“当年小叔‘一指清风’,何等的威名,都不能查出结果。”<br/><br/>话虽是如此说,但父仇不同日月,此仇不报,总是身为人子的亏欠。可他这些年一点线索也没有查出,以至于一直郁郁寡欢。<br/><br/>两个人同时紧了紧披在身上的棉服,同时打了个嗨声。<br/><br/>他们都知道,自从“藏经阁内乱”开始,族人就像始终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着,总是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灾祸。<br/><br/>虽然明面上是和朝廷的旧怨,可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而且很多即便当了皇帝的儿子,也未必就那么感谢他曾经的皇帝老子,更不会一直惦记,一群并不再拥有神职的“巫族草寇”。<br/><br/>即便不是朝廷的主谋,那个神秘力量也必然是能够操控朝廷力量的人物,族人一直把那个看不到的力量和不知道是谁的人称为——黑魔手。<br/><br/>老八虽然稍大了几天,但族内秘辛并不比老九多,便开口问道:“小叔的死真的与‘黑魔手’有关?。”<br/><br/>老九看了老八一眼,又用力的摇了摇头道:“很多人都以为是我阿爸先招惹了仇家才被追杀,其实事情正好相反,却是因为‘黑魔手’看穿了阿爸的身份,才开始惹了仇怨。”<br/><br/>说到这里,老九喘了一口气,毕竟风雪中讲话并不是一件很省气力的事,“后来,小叔也是看穿了其中的端倪,才不遗余力的下手追查。谁知这一查就是十几年。”<br/><br/>老八叹口气道:“你们当时若同小叔一起上山,你阿妈也许就不会那么早过世。”<br/><br/>老九没有说话,因为只有他才知道,即便当时他们一起回到了圣山,阿妈也不可能多活几年,甚至会更早的离开自己。一个女人对丈夫的思念,岂是换个环境就可以减少的?何况在老房子里,起码还有丈夫曾经生活过的影子。<br/><br/>思念总是这样,一旦开始起心动念,过往就会想潮水般的涌向自己,躲无可躲。<br/><br/>老九叹了口气道:“只可惜当年的“一指清风”,威震大江南北,最后也没得了善终,甚至连他自己的孩子最后也死的很惨……”<br/><br/>老八不禁愕然道:“十三!他不是好好的?”<br/><br/>老九摇头:“他的确也该是十三,却不是我们现在的十三。”<br/><br/>老八一脸的茫然道:“这我倒听不懂了。”<br/><br/>老九苦笑道:“这件事知道的人本来就少,后来小叔受伤回来以后,因伤心也很少提起,所以慢慢的族人内就很少有人知道了。”<br/><br/>他知道老八并不是爱听闲话的人,可对于族人的秘辛他也有知情的权利,“小叔本来还有过一个孩子,比我们现在的十三大了3岁,比你我小了6岁,可就在他3岁那年……哎。”<br/><br/>老八似乎又已明白,“17年前那一战?”<br/><br/>老九点头,“没错,谁能想到一夜之间“一指清风”竟成了杀人的凶手,而苦主纠集了五岳十八沟的85名英雄……三天三夜呐……”<br/><br/>说到这里老九再也不能抑制心中的悲愤,脸上的已完全死灰色,“小叔开始本来还忙着解释,但到后来却只能用手中的清风剑了。”<br/><br/>老八虽然没有看到,却似乎已经感受到当时是何等的惨烈了,因为“一指清风”是极少用剑的。<br/><br/>他已经将“清风九式”化气于指,否则也便不会有“一指清风”的雅号。<br/><br/>据说江湖上能看见他清风剑的人,都已死在他的剑下。<br/><br/>可是那一战,对手实在厉害。几乎全部都是力量系的2级境界,甚至还有几名术法高手。<br/><br/>乱战当中他的儿子,也被一刀砍死。<br/><br/>老九突然像是想起一件什么事,语气极快的问道:“十三的阿妈呢?”<br/><br/>是啊,那个孩子会没有妈妈?<br/><br/>有十三,自然就有他的阿妈,而且是兄弟二人的阿妈。<br/><br/>老九也是一怔,这些年很少有人问起,自然也很少想起,可是经老八一提,他不得不去想。可是过了好久,他仍然极其痛苦的摇了摇头道:“没人知道,十三的阿妈是谁.”<br/><br/>老八一脸茫然,“难道小叔也不知道?”<br/><br/>他的脸似乎更加的痛苦,也许一个人极力回忆一件,他永远想不通的事的时候,就是这种表情,“这,好像一直没听任何人提起过。”<br/><br/>老八又问道:“小叔当时,是不是受伤很重。”<br/><br/>老九道:“已经不能行走了。”<br/><br/>老八道:“那你们是怎么回的圣山?”<br/><br/>是啊,一个受伤极重,奄奄一息的人,带着一个9岁的孩子和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如何能千里迢迢由开化府返回圣山呢?<br/><br/>老九眼中更加的迷茫和痛苦。<br/><br/>小叔对于老九,并不比自己的父亲疼爱少许多。他们的感情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已经超过了牟十三。<br/><br/>自从他阿妈死后,就一直跟在小叔身边,那时他也已经9岁,按说他不应该忘记的才对,可偏偏对于那一段记忆,竟像被人直接抽取一般。<br/><br/>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忧郁的性格,也一定和那些记忆有关。<br/><br/>被抽取的,似乎并不只是那一点记忆,包括回山以后的好多记忆。<br/><br/>尤其是他自己的“凤尾刀”。<br/><br/>他继承了外公的艺术天分,对于乐器有着特殊的敏感,故此就用诘资琴的琴弓,打造了一把刀。<br/><br/>但是他凤尾刀,却绝不是他阿爸传授给他的,到底是谁,却丝毫没有印象。<br/><br/>“小叔的死,与记不起来十三的妈妈是谁,有关系吗?”<br/><br/>老八之所以这么问,也是因为族人中一直有个传说——一指清风是因为思念十三的妈妈而郁郁而亡的。<br/><br/>一个人一旦失去生得希望,就算仙药灵丹也无济于事。<br/><br/>后来族人也都多有猜测,却也没有人知道真相。<br/><br/>“这世上,恐怕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一指清风”死亡真相了。”<br/><br/>很多真相,都已被时间埋没,也有很多真相,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被找出。<br/><br/>比如老十三为何一日之间变得如此强横?圣山结界的秘密由谁透漏?聂兴善如此不遗余力捣毁圣山的目的?聂兴善是否就是“黑魔手”?<br/><br/>并不是他们不想接触真相,只是无力查出。<br/><br/>他们就好像被驱出洞穴的狼群,在以后的路上,也只能逆风而行。<br/><br/>世上最难行的路,可不就是逆风而行么。<br/><br/>他们低头又走了很久,老八才举起手中的步枪,给族人鸣枪报了平安。<br/><br/>可是接下来的路,却越来越难走起来。<!--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