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54小王爷<br/><br/>正常就是不正常,安静就是不安静。<br/><br/>有时候安静往往是暴风雨的前兆。<br/><br/>巴化嗣并没有走出几步,面前老六突然迎了上来。<br/><br/>老六也是外姓族人,也是前几天老祭司的送葬时才上的山。<br/><br/>他母亲姓江,所以他也姓了江,取名江化贤,他平时的话并不多,所以不讨人嫌,因为排行老六,所以大家都叫他嫌老六。<br/><br/>可是这时他却有话要说,一般越不爱说话的人,一旦说话,别人都会听的很仔细,很认真。<br/><br/>“不太对。”<br/><br/>“是,我也想到了。这个时候官军没有攻山,一定有大动作。”<br/><br/>巴化嗣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了一下天。本来早起还是阳光和煦,而现在却开始阴沉起来,整个圣山似乎笼罩着秋天的雾气一般,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br/><br/>“我到山下看看?”<br/><br/>“别自己去,注意安全。”<br/><br/>嫌老六点了下头,没有说话,他的话本来就不多,只是拢了下头上扎起的27根披肩麻花辫。<br/><br/>这麻花辫是他最爱惜的,当成生命一样。<br/><br/>因为每一根都代表着他一成的功力。<br/><br/>他从5岁开始练习力量系巫法,每练一年便多一层功力,每多一层功力,便多长一根辫子。<br/><br/>他没有叫其他的兄弟,只拉上老疙瘩一起。<br/><br/>这是他们这一辈族亲兄弟中,年龄最小的一个。<br/><br/>他喜欢他,是因为他特别爱说。<br/><br/>嘴从来不喜欢停下,就连睡觉的时候,也会不停的说梦话。<br/><br/>但是他的话,却很少有人听,因为所有兄弟都知道,他嘴贱瞎话多。<br/><br/>“我就想不明白,为啥偏偏让四哥,当大祭司。”<br/><br/>老六不语。<br/><br/>“幺叔也行,八叔也行,三哥也行,对,你也行。可偏偏你们都不是。”<br/><br/>“八叔到底是怎么死的?啊,六哥。”<br/><br/>“巫法反噬。”<br/><br/>“所以,我就不喜欢练巫法。不过我喜欢巫法,就像幺叔,说变成谁的样子,就变成谁的样子,多爽。”<br/><br/>突然老疙瘩自己嘿嘿的笑了起来,神神秘秘的说道:“你说,幺叔变成别人的样子,他老婆能知道不。要是不知道,那该多爽,嘿嘿……哎,问你呢?”<br/><br/>“什么?”<br/><br/>“别人老婆能知道不?”<br/><br/>“自己问幺叔去。”<br/><br/>“你当我不敢。哎,我十三哥,是怎么回事?本来唯一一个我能打的赢的人,变成我们兄弟中最厉害的一个人。你说恐怖不恐怖。”<br/><br/>老六不语。<br/><br/>“吃了什么药么?还是速成大法?你说他能教我两招不。”<br/><br/>老六不语。<br/><br/>老疙瘩又低声的说道:“听十哥说,十三哥是预言中的魔王,是真的么?”<br/><br/>“不是!”<br/><br/>“不是?”<br/><br/>“绝对不是。”<br/><br/>“我感觉也不是,十三哥那么好……”<br/><br/>“嘘!住嘴!”老六突然打断了老疙瘩的话,因为他们已经接近了巡防营的据点。<br/><br/>老六突然压低了身子,慢慢的向前走进。<br/><br/>森林虽然已经枯萎,可枯萎的森林,毕竟还是森林。<br/><br/>他们潜行在繁茂的枯枝当中,心中却有说不出的苦涩。<br/><br/>老六是亲眼见证这片迷雾森林是如何枯萎的,他也听见了古树精灵与十三的对话。<br/><br/>他也相信,十三弟就是光明。<br/><br/>他心中的善良,也一定能守护住,这世间的一切善良。<br/><br/>可是,现在他们却要用罪恶的手段,打败罪恶。<br/><br/>打败了罪恶,就是在守护善良。<br/><br/>他们慢慢的靠近,就是想听清巡防营究竟再说什么。<br/><br/>因为,他们已经看见了很奇怪的事情。<br/><br/>这件事情,他们是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所以也需要听他们在说什么。<br/><br/>“这不是在开玩笑?”<br/><br/>“就是,大夏天穿什么冬装。”<br/><br/>这个据点人并不多,大概七八个人的样子,只有两个人在絮絮叨叨,而其他的人,则默默的看着他们两个嘿嘿的笑着。<br/><br/>因为这两个是新人,新人不熟悉情况,本来是要少说话,多干活,多服从,多付出的,可是他们两个却不是。<br/><br/>任何组织,都不喜欢话多的人,巡防营当然也不喜欢。因为他们的“武侯”提督聂兴善不喜欢。<br/><br/>五个老人只是在笑,却不说话,也不提醒。因为他们一旦提醒了,新人也就变得油滑,所有人都油滑,有了错误该找谁承担?<br/><br/>可是,他们笑着笑着,却笑不出来了。<br/><br/>因为,他们都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衣着十分的光鲜,梳着光洁明亮的辫子。是最正宗,最正统的那种“鼠尾金钱辫”,而且辫子上却真的串着一串金钱。是真的金子做的钱。<br/><br/>每当他走的高兴时,只要一甩辫子,会发出叮当声,但是并不悦耳,因为金子本身,并不清脆。<br/><br/>因为金子不清脆,所以他尽量的让自己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清脆。<br/><br/>他走一步,一打钎,走一步,一作揖。笑容灿烂的就像,五月的石榴花。<br/><br/>“呵呵,辛苦,几位爷。”<br/><br/>其中一个老兵,突然拔出了腰刀,其他人也都随手抽出了腰刀,厉声问道:“你是谁?”<br/><br/>“哈哈,我是谁,你们还不知道?不过知道不知道也没关系,我知道你们是谁就可以。你是谁?”<br/><br/>老兵看了看其他人,有些发蒙,一时也拿不定注意,说话有些吱吱唔唔,手中的刀,自然也握的没有了那么用力,“我?我是犟驴子”<br/><br/>“犟驴子,很好,不过我看你一点也不犟驴。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吗?”<br/><br/>犟驴子又看看了其他的兄弟,再次摇了摇头。<br/><br/>“真笨,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告诉你们,你们脚下踩的每一片土地都是我家的。你还说不知道我是谁?”<br/><br/>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br/><br/>犟驴子有点懵,“你……你是哪位小王爷?”<br/><br/>“哇,好啊,你居然也知道我小王爷。”<br/><br/>他的确是小王爷,不过不是王爷,而是姓王的爷。他也是从小生活在外姓,虽然嘴贱瞎话多,但是家里很有钱,也的确很多人都称他为“小王爷”。<br/><br/>其他的官兵更加的有点懵,因为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行礼,据说见到皇家的礼仪规矩特别的多。<br/><br/>这是哪位新人突然开口问道:“你们听说过,大营来过王爷?”<br/><br/>PS:下周,编辑六爷又给了我一周的新书推荐。<br/><br/>诚惶诚恐,不胜感激,临表涕零……(此处省略8521字)<br/><br/>可是,这本书的成绩,的确有碍观瞻。<br/><br/>我也很着急,起码得对得起看书的读者,对得起默默挺我的六爷。<br/><br/>所以……emm,喜欢的读者,能不能给十张八张的推荐票,给1块钱的打赏,给不少于1个字的点评。<br/><br/>逆水潮流,在这里磕头拜谢了!<br/><br/>谢谢大家,我会再接再厉。<br/><br/>跟随潮流,逆水而上!<br/><br/>再有:<br/><br/>前面的章节,做了一部分调整,今天修改到了审核上限。从明天开始,每天会陆续有十章的上传。<br/><br/>过不了几天,就会跟上正常日更的速度。<br/><br/>希望已经看过前面的,也可以再返回去看一眼。<br/><br/>保证同的感觉,不同的味道。<!--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