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51仇恨与愤怒<br/><br/>清晨。<br/><br/>太阳已升起,林中并没有薄雾,花草上更没有露珠。<br/><br/>因为这是一片枯萎的森林。<br/><br/>周围一片死寂。<br/><br/>本应该温柔明亮的阳光,却显得有些迷茫而阴沉。<br/><br/>两道歪歪扭扭的人影,被长长的映照在枯萎的地面,扭曲而诡异。<br/><br/>启化彪没有动,只是喃喃的说道:“天亮了。”<br/><br/>“你该走了。”有气无力的声音中怒气未消。<br/><br/>“我该走了,你该醒了。”<br/><br/>“为什么站在我的对立面,为什么救了他。”<br/><br/>“族人从来不反对,争夺圣山,也从不反对,帮助朝廷。”<br/><br/>“你为什么要救他。”<br/><br/>“可是绝对不能以出卖自己的方式帮助朝廷,也不想以毁灭圣山的方式争夺圣山。”<br/><br/>“你为什么要救他。”同样的一句话,语气越来越强烈。<br/><br/>“是啊,我为什么要救他?”<br/><br/>启化彪也在问自己这个问题,却不能回答。<br/><br/>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回答。<br/><br/>他可以和启化虎联手,杀死巫巴氏任何一个人,却不允许朝廷的人,伤害任何一个巫族族人。<br/><br/>巴化嗣,也是巫族族人。<br/><br/>他们本就是同本同源。<br/><br/>这个想法代表了绝大多数的巫启氏族人。<br/><br/>可偏偏启化虎不能接受。<br/><br/>“你走吧。”<br/><br/>每次两个人的交谈,都是以启化虎的这三个字结束的。<br/><br/>可每次启化彪都不会真的离开。<br/><br/>可是这次,他想,他应该真的离开了。<br/><br/>“我真的该走了。”<br/><br/>他远远的望着巡防营的绣旗飘扬、铁戈长矛,像是自言自语也像是在做最后的告别。<br/><br/>眼神中充满了无限的凄凉和无奈。<br/><br/>“我可以独自回去,即便死在戒律堂,也是祝融的子孙,可是你将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br/><br/>有些恨本来是因爱而生成,可有些爱却是从仇恨中而来。<br/><br/>启化彪分不清,他对这个人的感情到底有多复杂。<br/><br/>从小长大的兄弟,偷走圣物的叛徒,族人缉拿的罪魁。<br/><br/>可是,他既不能带圣物回去,又不能拿人回去。<br/><br/>恨得要死,却不忍心看他真的死,尤其在外面死。<br/><br/>但他所做的事,正在一步步向死亡走去。<br/><br/>尤其是当他看到官军手中的枪时,他也已经感觉到,神魔时代即将终结。<br/><br/>因为这支长长的木托铁管的东西,已经拉近了人和神魔之间的距离。<br/><br/>即便拿在普通人的手中,同样的威力惊人,可杀神魔。<br/><br/>而启化虎却仍然沉浸在,虚妄的朝廷供奉之中,试图恢复巫族曾经的辉煌。甚至不惜出卖自己,出卖先祖,出卖圣山。<br/><br/>而他,竟然束手无策。<br/><br/>迷雾森林曾经承载着族人几世的记忆,现在已经枯萎。<br/><br/>枯萎的不仅仅是树木,还有守护圣山的精灵。<br/><br/>枯萎树木的阴影,映射在枯萎的草地上,长长的阴影,越来越短也越来越黑白分明。<br/><br/>两个相背的身影,开始慢慢的拉开距离,谁也没有再回头。<br/><br/>启化彪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只是这眼泪,没有形成环绕他的泪链,而是任由着滴在了枯萎的地面上。<br/><br/>可是眼泪,也已经不能让这里的一花一草复活过来。<br/><br/>死去的怎么可能复活。<br/><br/>毁掉的也不可能复原。<br/><br/>巴化嗣忍受着肩头的伤痛,看着被毁掉的圣殿和追思祠,台阶下就是被挑拣出来的部分族人的尸体。<br/><br/>圣山结界已经满目疮痍,尸横遍野,四处弥漫着死亡的气息。<br/><br/>原来了无生机的族人,看着地上可以击杀神魔的现代化武器,顿时燃起仇恨的勇气。<br/><br/>巴化嗣带着十三一夜的辛苦,本就是为了这个。<br/><br/>他看着所有依然活着的族人,大多数人的眼泪已经流干。<br/><br/>一夜,可以流干很多眼泪;一夜,可以看淡很多事情。<br/><br/>唯有仇恨越来越深。<br/><br/>太阳来自黑暗,才愈加珍惜阳光的温柔和明亮。<br/><br/>“我们刚刚经历死亡,才更加珍惜生命的可贵。<br/><br/>我巴化嗣,以神魔之血,祭司之尊,向先祖起誓。从今天起,死亡必将远离我们,眼泪也只留给我们的敌人。”<br/><br/>他咬破自己的食指,把鲜血一滴滴的流到面前所有的酒碗之中。<br/><br/>幺叔用力的迈出左腿,用右手用力拉起了自己的右腿,同样也把鲜血滴到每个酒碗之中。<br/><br/>所有男性族人,依次都把自己的食指咬破,把鲜血流到所有的酒碗之中。<br/><br/>巫族男儿,各个是神魔血脉,他们手中的酒也同样的浓烈而黏稠。<br/><br/>浓烈的是酒,黏稠的是血。<br/><br/>而眼中却满是仇恨和愤怒。<br/><br/>巴化嗣端起酒碗,用中指蘸酒,向上挥弹,祭天。再蘸满中指,向下挥弹,祭地。<br/><br/>再用中指和食指沾满,用力的涂抹到自己的额头,算是祭奠自己心中所有的仇恨和哀痛。<br/><br/>黏稠的酒在所有人的额头,都留下一道宽宽的血痕,让所有活着的族人,都不能忘记,死去族人的仇恨。<br/><br/>“这碗酒是鲜红的,因为那里面融入了所有族人的鲜血。我们今天的仇恨,不会忘记,躺在我们身边的亲人,也将永远激励我们前行。<br/><br/>我们现在也有了枪,是山下官军的枪。我们杀了他们的人,也抢了他们的枪,这就够了吗?不,远远不够!我们还要让他们更多的人,为我们死去的亲人殉葬。<br/><br/>我们搞死了一个王二愣,就报仇了吗?不,远远没有!还有聂兴善、潘正明、许四多,更多更多的人。也还包括巫启氏。<br/><br/>他们不死,我们族人永世难安!”<br/><br/>巴化嗣说完,族人齐声呐喊,“杀!杀!杀!”<br/><br/>饮尽碗中的血酒,所有酒碗摔的粉碎,碎的决绝而义无反顾。<br/><br/>酒是清亮的,可是融入了鲜血的酒,则让人热血沸腾。<br/><br/>因为,没有进行大祭司的传度仪式,巴化嗣也并没有掌握大祭司历代相守的秘密和功法。<br/><br/>可并不能影响,他作为大祭司的信心和族人们对他的肯定认可。<br/><br/>他手执火把,轻轻的挨次序点燃了死去族人身下的干柴。腾腾的烈焰,如同族人的仇恨,可这仇恨中夹带着更多的哀伤。<br/><br/>所有老人,妇女和孩子,开始围在火堆旁痛哭,哭声直达上天。整个圣山,笼罩在一片仇恨与哀痛之中。<br/><br/>此时,圣山巫巴氏族人,男女老幼共剩80余人。<br/><br/>能参加战斗的,也不过仅仅30余人。<br/><br/>巴化嗣本来就善于调配和调动,把枪支分发给所有男性族人,剩余的交给幺叔二次分配。<br/><br/>“在山腰埋伏的兄弟族人,有危险开枪预警。大嫂带领族人收集全部能带走的物资。七叔整理藏经阁所有书籍。老九,老十,想办法下山搞几辆马车。”<br/><br/>巴化嗣吩咐完,果然族人开始紧张有序的行动。<br/><br/>他叫上幺叔和十三,开始商议晚上撤出圣山的详细方案。<!--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