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46半杯残酒入双喉(特为书友59286303,加更。)<br/><br/>“巫族延续万年,靠的本是三界的契约。可这契约,任何人都不曾看到过。”<br/><br/>“是。”<br/><br/>“但有一宗事,我却知道。”<br/><br/>“什么事?”<br/><br/>“你却需要再喝下这杯酒。”<br/><br/>没有一点的妖艳和魅惑,只有满脸的落寞和哀伤。<br/><br/>这样的劝酒方式,这样劝酒的人,任谁都不能拒绝。<br/><br/>聂兴善当然也不能拒绝。<br/><br/>女人也知道,眼前这个人,若不遇到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绝不会找到自己。<br/><br/>可这样的机会,也并不是常有。<br/><br/>而自己,始终也只是个女人。<br/><br/>再强悍的女人也只是女人。<br/><br/>她叹了一口气,便又幽幽的说道:“天选者。”<br/><br/>“天选者?”<br/><br/>“不错,天选者每隔1300年左右会出现一位。”<br/><br/>“1300年?”<br/><br/>“他们才是真正的巫族气脉,是巫族之所以能够延续下来的根基,也是三界众生的,天下行走。”<br/><br/>“天下行走?”<br/><br/>“代天之意,行走天下。”<br/><br/>天意,既不是你的意,也不是我的意,不是恶人的,也不是好人的,而是天的。<br/><br/>“那岂非……”<br/><br/>最终那句话还是没说出口,他本来想说“那岂非自己是在逆天而为”的,可是他不能相信,也不敢相信,更不敢说出来。<br/><br/>就这样呆呆的坐着,许久。<br/><br/>大脑一片空白。<br/><br/>“可……我却什么都……不知道。”<br/><br/>“巫族的任何人都不会知道,即便再强大的巫法师,也只能预言他出现的时间。”<br/><br/>“难道……不会有人知道他的使命?“<br/><br/>“绝不会”<br/><br/>聂行善沉默,水月仙子接着说道:<br/><br/>“他的使命完成,便又像未曾出现过一般,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br/><br/>“记忆消失?”<br/><br/>“没错,所以世上不会留下关于他们任何只言片语。你难道不再喝一杯?你知道我的酒,能让你不那么紧张的。”<br/><br/>她端起酒壶,酒晕更红。<br/><br/>月白色纱裙下透出一段光滑洁白的手腕,光是这一寸肌肤就足可以让天下男人为之倾倒,别说一杯,就算一条命,恐怕也不会不舍得。<br/><br/>当然,聂兴善也不会拒绝这一杯。<br/><br/>只因为故事,已经到了他最关心的时候。<br/><br/>“那天选者和这少年有什么关系?”<br/><br/>“不但有关系,还是很重要的关系。”<br/><br/>“哦?”<br/><br/>聂兴善此时不再多说一句话,他只想尽快的得到那个答案。<br/><br/>水月仙子继续慢慢的说道:<br/><br/>“一指清风……并不是不知道孩子的母亲是谁,而是被消除了记忆。……他当时受了那么重的伤……该是多么的痛苦。”<br/><br/>聂兴善不禁身体一震,他已经17年没有听人再提起这个名字。他当然也知道,当年一指清风的伤有多严重。<br/><br/>现在想来,仍然还是心跳的厉害。手中的酒杯,都好像有些拿捏不稳。<br/><br/>记忆似乎又回到了17年前的那个夜晚,口中喃喃道:<br/><br/>“没错……眼看着孩子惨死在眼前,怀抱中的孩子也在哇哇大哭……却对两个孩子的母亲没有丝毫的记忆,该是多么令人难以接受的折磨。”<br/><br/>他自己也似乎在感受,甚至他已经感受到,当年一指清风重伤之后的迷茫和痛苦。<br/><br/>眼泪已经顺着脸颊,流了出来。<br/><br/>“哎,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那么快的死去。”<br/><br/>“你总是很了解他的。”<br/><br/>“我是很了解他的。”<br/><br/>聂兴善喃喃的说着,此时才感觉脸颊上变凉的泪水,他迅速的擦了下去,端起那杯酒一饮而尽,又叹了口气说道:<br/><br/>“想必我一定也是见过哪位天选者的,只可惜,我的记忆竟也被抹除了。”<br/><br/>“包括我的。”<br/><br/>“可你毕竟还是猜了出来。”<br/><br/>“仅仅是猜。”<br/><br/>“说道他的死,也许你的心里,才是最难过的。”<br/><br/>没有一丝醋意,只是那么平和的说出了口。<br/><br/>“我的确很难过。”她顿了顿又说道:“只是可惜了那位天选者。”<br/><br/>“哦?”<br/><br/>“因为她并没有变成真正的天选者。”<br/><br/>“我不懂。”<br/><br/>“如果她已经变成真的天选者,17年前,你们就不会得手。”<br/><br/>虽然她尽量的在压抑着自己的情感,可说道“17年前”她的声音仍然不免微微的发抖。<br/><br/>“我更不明白了。”<br/><br/>“天选者不会死!”<br/><br/>“不会死!”<br/><br/>“起码不会被人杀死。”<br/><br/>“我不懂。”<br/><br/>“天选者一旦死去,也还会再次醒来。”<br/><br/>“这……”<br/><br/>“因为他们可以死亡重置。”<br/><br/>“死亡重置!”<br/><br/>聂兴善再也不能安稳的坐着,手中端着半杯残酒,来回踱了几步,此时,谁也不知道他究竟都想到了什么,过了很久他才喃喃的说道:“这岂非就是‘改天换命’”<br/><br/>“也许。”<br/><br/>“也许?”<br/><br/>“没人知道。”<br/><br/>“包括你在内?”<br/><br/>“包括我在内。世上并没有任何人知道,到底如何改天换命。”<br/><br/>“可死亡重置,岂非就可以改天换命。”<br/><br/>聂兴善问了一个和牟十三相同的问题,只是没有人能正确的回答他,而他,也不可能真的能体会到。<br/><br/>“天选者就像一粒种子,需要激活才能变成真正的天选者,才能拥有死亡重置的能力。”<br/><br/>“她并没有被激活?”<br/><br/>“若已激活,你们又怎么能杀死她的丈夫。“<br/><br/>“唏!”<br/><br/>聂兴善额头也渗出了一滴冷汗。<br/><br/>“但她毕竟是天选者。”<br/><br/>“所以,她死后,抹除了世界上所有人对她的记忆?”<br/><br/>“而且,这种未被激活的天选者种子,传给了她的这个儿子。”<br/><br/>“哦。”<br/><br/>聂兴善这时好像已经想明白了,他仔细回想着自己的沙盘“天算”。<br/><br/>他虽然不能算出那个少年,却可以算出自己,可以算出别人,可以算出与少年无关的任何事情。<br/><br/>“果然是这样。”<br/><br/>他飞速的旋转着“掌上决”,按照他的天算,从少年下山到现在,这个世界中的很多人,已经或多或少的改变了他们的命局。<br/><br/>尤其是天算中的他自己。<br/><br/>圣山之战的天算结果,本来并不是现在这样的,否则他也不会如此的孤注一掷。<br/><br/>可是中间竟然经历了多次转折,确切是15次。<br/><br/>那这少年难道经历了15次死亡重置?<br/><br/>那这15次究竟发生了,多么不可想象的经历,才能让他变得如此强悍。<br/><br/>他用手掐着额角,思索着“天下行走”和“天选者”,慢慢的向大帐外走去。<br/><br/>“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br/><br/>“哪样?”<br/><br/>“用着人朝前,用不着人朝后。”<br/><br/>他看着聂兴善慢慢向着帐外踱去的脚步,幽怨的说道。<br/><br/>“我……没说要走。”<br/><br/>“可,你也没说要留。”<br/><br/>“我……”<br/><br/>“难道人家对你真的已经没有吸引力了吗?”<br/><br/>一股幽幽的哀怨,落寞的好似未入喉的残酒。<br/><br/>人已微醉。<br/><br/>聂兴善轻轻的踱到她的面前,轻轻的挑起她的下巴。<br/><br/>依然是无双的容颜,无双的曲线,无双的味道。<br/><br/>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看着这样的一个女人而不动心,除非他是死人。<br/><br/>他当然不是死人。<br/><br/>痴痴的看着她,眼神不禁慢慢变得迷离。<br/><br/>她抿下一口酒,轻轻抓住聂兴善的手,慢慢的走到了他的身边,半杯残酒入双喉。<br/><br/>酒入喉是烫的,像一团火。<br/><br/>可像火的也并非只有残酒。<br/><br/>午夜已过,大帐依然温暖如春。<br/><br/>PS:<br/><br/>第一次收到的2张月票,感谢书友59286303.<br/><br/>有人看,只是看,就让新手作者感到激情澎湃了。<br/><br/>任何一个新手作者,都会很爱惜自己的每一个读者的。<br/><br/>比爱惜自己还要爱惜。<br/><br/>因为这是,对自己努力之后的肯定。<br/><br/>就如同年底发的“三好学生”奖状。<br/><br/>总是会小心翼翼的捧回家,一路上既想让人看到,又怕被人弄脏。<br/><br/>然后会怀着最虔诚的心,满心激动的张贴到最显眼的地方,让自己可以随时仰视的高度。<br/><br/>这是这部小说的第一次打赏也月票。<br/><br/>比“三好学生”还要宝贝,比那张奖状还要珍贵。<br/><br/>特此加更!<br/><br/>继续求收藏!推荐票!月票!打赏!各种求!!!<!--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