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45赶尽杀绝<br/><br/>这是一个美艳的女人。<br/><br/>美艳到,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对男人都充满了无限诱惑。<br/><br/>世上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为了她的美,而舍生忘死。<br/><br/>这也是个清冷的女人。<br/><br/>清冷到,任何一个男人,都不敢直视她的美艳。<br/><br/>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真正俘获她的真心。<br/><br/>她体态如水,心如明月。<br/><br/>她的名字就叫,水月仙子。<br/><br/>明月亘古长存。<br/><br/>她曾经照亮沟渠,可沟渠无言。<br/><br/>她曾经照亮江河,可江河无语。<br/><br/>她曾经为多少人点亮了脚下的路,可今人抬头再望时,她仍如新生,你即便开口问她,她也默默无语。<br/><br/>你向她感叹岁月山河,可是她只是默默的看着你,静静听你叙说。<br/><br/>即便如诗仙般洒脱,也不禁临江望月对饮感叹。<br/><br/>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br/><br/>现在,她半披着月白色纱裙,身体的曲线越发动人。<br/><br/>半挽的青丝,如同黑缎色的瀑布,自前胸垂下,长发也变成了曲线。<br/><br/>他本没想着去诱惑任何一个人,可是没有一个人不会不被她所诱惑。<br/><br/>只一眼便会让人想入非非,不能自持。<br/><br/>再美妙的图画,再俊秀的山峰,看久了,熟悉了,总会感觉略显乏味。<br/><br/>她例外,无论是谁,无论看了多久,都不会觉得乏味,而且会越来越有味。<br/><br/>成熟的味,魅惑的味,让人如痴如醉的味,却已经忽视了她的清冷。<br/><br/>就这样的一个女人,在聂兴善面前,竟有了几分哀怨。<br/><br/>酒在杯中轻轻的流动着,如同她曼妙的曲线。他既来了,只能狠狠的一口将她喝下。<br/><br/>“你怕了?”<br/><br/>“的确,我怕了。”<br/><br/>“你确定,是他的儿子?”<br/><br/>二人突然都不再说话,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谁。<br/><br/>过了许久,聂兴善愣愣的盯着酒杯,好似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确定。”<br/><br/>一口酒轻轻的在舌尖滑动了几下,才将口中的辛辣,一丝丝的咽了下去,好似只有这样才会让心情不那么激烈。<br/><br/>“只是,没想到短短两天之内,竟强悍到如此级别,甚至……已经远超了他当年。”<br/><br/>又是,许久的沉默。<br/><br/>沉默,就是没有说话。<br/><br/>但沉默,却又仿佛已经说了很多话。<br/><br/>那些话,肯定是他们一起经历过的往事。<br/><br/>“你知道巫族人最可怕的是什么?”<br/><br/>“是什么。”<br/><br/>“不死不休。”<br/><br/>“哦。”<br/><br/>“对他们的仇敌,也常常赶尽杀绝。”<br/><br/>“赶尽杀绝。”<br/><br/>聂兴善不得不承认,因为他自己也正是如此。<br/><br/>可也正因如此,他才感到难缠。<br/><br/>帐外虚影一闪,又迅速的离开了这里。<br/><br/>这不就是不死不休?这不就是赶尽杀绝?这不就是以牙还牙?<br/><br/>但他没有理会,也无需理会。<br/><br/>他也许没有找到对付少年的方法,可那少年也绝对,动不了自己半分半毫。<br/><br/>水月仙子也没有理会,只淡淡的说道:<br/><br/>“你本来可以有其他方式得到密匙,这么做的确操之过切。”<br/><br/>“国运如此,我又怎能等下去。”<br/><br/>“国运?”<br/><br/>“国运。”<br/><br/>“哎,你总是太执着。”<br/><br/>“你知道的。”<br/><br/>“我知道,可那都是过去很久的事情。”<br/><br/>“的确,已经很久……”<br/><br/>聂兴善的手也在微微发抖,天并不冷,也并不怕,只是突然感觉到一阵苍凉。<br/><br/>一种岁月带了的苍凉。<br/><br/>“我知道,我并不能劝动你,真若如此,也便不会有现在的聂提督。”<br/><br/>聂兴善没有说话,但他在听着。<br/><br/>“密匙本就是传说,你即便得到,也未必真的会改天换命。”<br/><br/>“可这毕竟是机会,唯一的机会。”<br/><br/>“可这次你的机会并不大。”<br/><br/>“不大?”<br/><br/>“不大,起码现在看来不大。”<br/><br/>“若那位少年没有出现,也许……”<br/><br/>“没有也许,只有现实。”<br/><br/>“现实!”<br/><br/>很多人即便面对现实,也很难相信,总认为自己可以改变现实。<br/><br/>就如同茅庐中的诸葛孔明,直到五丈原上西风骤起,都不愿相信自己本已知道的现实。<br/><br/>帐外忽有风吹起,风不大。<br/><br/>可圣山脚下的夜,微凉。<br/><br/>夜凉如水。<br/><br/>潘正明遥看璀璨的星河,他知道新军不可能带着愤恨和哀伤,再继续他们的任务。<br/><br/>可是他又不可能任由他们一走了之,因为圣山之战需要更强力的热武器。<br/><br/>“新军协助圣山之战,是摄政王的谕旨,你们走便是抗旨。”<br/><br/>孙管带冷哼一声道:“聂都统此言让末将汗颜。”<br/><br/>“嘉良与我共事多年,袍泽之情不输于你。”<br/><br/>潘正明虽然言语冰冷,可不急不徐一字字说出,任谁也不会认为他是在装腔作势。<br/><br/>情感是做不了假的。<br/><br/>他脸上的悲伤也绝对做不了假的。<br/><br/>“袍泽之情,哼哼,也真是兄弟情深啊。”<br/><br/>潘正明当然能听出,孙管带的一语双关,可是又怎么能怪他。<br/><br/>“此事,凶手确系另有其人。”<br/><br/>“好一个另有其人,这中军大帐,这么多名弟兄难道都是眼瞎耳聋。”<br/><br/>潘正明身为巡防营都统,朝廷从一品武官,远不是一个新军管带可以夹枪带棒质问的。可此时他却代表着苦主的一方,也不得不苦口婆心。<br/><br/>“不管众位弟兄如何看待,提督大人既然已有均令,明确说明上表朝廷说明此事,起码也应该等摄政王或军机处的明报。况且,嫌犯也已经被押解大理府,希望你们也能稍安勿躁。”<br/><br/>潘正明继而口气一变,冷冷的说道:“剿灭圣山兹事体大,况且大战在即,你们也应该体恤朝廷,不可意气用事。”<br/><br/>孙管带从军多年也不是那种生瓜,自然也能分得出轻重。何况他也知道,眼下因为新军操练的督抚之争,自己又何必非要强出头。<br/><br/>他看着林嘉良的尸体,叹息道:<br/><br/>“只可惜了,林标统。”<br/><br/>“嘉良自然有他的死后殊荣,我们也必然会为他报仇。如果新军弟兄,的确愿意亲自扶林标统的灵柩回去,我也不加阻拦,可是你们的装备却必须留下。”<br/><br/>孙管带知道,潘正明的意思,就是聂提督的意思。<br/><br/>聂提督的意思,在滇南一省无人能够违背。<br/><br/>最终用新军一半的装备,换来一纸借条和一百多具尸体。<br/><br/>看着悻悻然离去的新军,潘正明和许四多对视一眼,内心五味杂陈。<br/><br/>酸甜苦辣咸,并不是一种味道,而是一种心境。<br/><br/>僻静的营房。<br/><br/>两人已不知道碰了几杯,心情却越来越低沉。<br/><br/>酒这东西很神奇。<br/><br/>它能让人短暂的忘掉一切,也可以让人想起来以为已经忘记的事情。<br/><br/>“你本可以提前找我,也就不会有现在的烦心事。可惜,你却到最后才来找我。”<br/><br/>话语中没有嗔怪,只有落寞,就像一个被丈夫遗弃了很久的妻子。<br/><br/>聂兴善无言。<br/><br/>因为他口中有酒。<br/><br/>可此时,酒略微有些苦。<br/><br/>她轻轻的又饮下一杯酒,幽幽的回味了会,开口说道:<br/><br/>“你可知道,那少年为何突然如此的强悍?”<br/><br/>她了解他,这是他找自己来的真正原因。<br/><br/>他也在听,这的确是他找她的真正原因。<br/><br/>而且,他也知道只要他过来问她,她什么都会说的。<br/><br/>“你可知道那少年的母亲是谁?”<br/><br/>聂兴善摇了摇头道:“世上无人知道,据说连他都已经忘记。”<br/><br/>他说“他”时,心头仍是不禁一震,好似一根针一样,刺了一下。<br/><br/>“世上不可能有人会没有妈妈。”<br/><br/>“是。”<br/><br/>“世上有谁会真的忘了,为他生下两个孩子的女人。”<br/><br/>“不能。”<br/><br/>“那他为什么会忘记?”<br/><br/>“……”聂兴善哑口无言。<br/><br/>月白色纱裙,脸上微微的酒晕,使她更加的迷人。<br/><br/>只是眼前的人,竟也有些令他畏惧。<br/><br/>爱的尽头,有时就是畏惧。<br/><br/>可愧疚,也会让人畏惧。<br/><br/>“那是因为,这世界已经抹除所有人对那个女人的记忆。”<br/><br/>“……”<br/><br/>聂兴善的酒杯,已经拿捏不住,总算没有掉在地上,可也绝不是轻轻的放到桌上的。<!--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