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43无妄之灾<br/><br/>人的兜子里都放着很多张面具。<br/><br/>面对不同的人,就要换成不同的面具。<br/><br/>在潘正明面前,用的不服不忿;在聂兴善面前,用的谨小慎微;在林嘉良面前用的,慷慨陈词,在花楞棒面前,用的跋扈嚣张……<br/><br/>当然他还有很多张,只是没有面对适当的人,也绝不会拿出来。<br/><br/>现在,他知道应该要用那张,才是最合适的。他不卑不亢的陈述,语气当中自然的流露出七分孤傲三分随和。<br/><br/>人总会在不经意间,模仿自己尊敬的人。<br/><br/>这点林嘉良看了出来,聂提督当然也能看出来。<br/><br/>但是他并没有说话,因为林嘉良还有话没有说完,<br/><br/>“林某当然相信王统领说的,可我们都是带兵的人,总得让手下的一众弟兄,心服口服才是。”<br/><br/>“哦,那林标统的意思?”<br/><br/>王二愣此时本应该,继续保持随和的语气,可毕竟那只是面具,竟流露出几分本性的杀意。<br/><br/>他当然知道他要怎么样才能心服口服,可是自己的警察保安队,真的不要脸面了吗。<br/><br/>林嘉良感受到了杀意,但并没有理会,只是进前了一步,对着聂兴善插手施礼道:<br/><br/>“请提督大人示下!”<br/><br/>一向镇定稳重的聂兴善此时并不那么安稳。<br/><br/>所有稳若泰山都是因为成竹在胸。<br/><br/>以往他总能提前推演出事情的结果,可今天的确是个例外。不但沙盘上一层黑云笼罩,就连他推算的卦象也是一片模糊不清。<br/><br/>他相信林嘉良所说的一切,就如同相信王二愣一样。<br/><br/>可是他却不能相信那个少年。<br/><br/>因为他不在自己“天算”范围之内。<br/><br/>刚才许四多和潘正明分头巡视了一圈大营,也丝毫感知不出他现在是否就在大营周围。<br/><br/>如果牛先生在自己身边,也可以帮自己,可惜他已经连魂魄都召集不回来。<br/><br/>月白色纱裙也可以帮到自己,只是他已经不敢轻易的用到她。<br/><br/>他对她的怕,甚至已经超出了那个少年。<br/><br/>“你想搜营?”<br/><br/>“属下不敢,只是想能给所有人一个交代。”<br/><br/>没错,他只是要给所有人交代。<br/><br/>聂兴善也无需多想,不管是谁,肯定都想要个交代。<br/><br/>不给林嘉良,也要给滇南巡抚林克定。<br/><br/>他宁愿给了林嘉良<br/><br/>毕竟是138条人命,朝廷也不会视而不见。<br/><br/>他绝对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也绝对是一个可以漠视一切规矩的人。<br/><br/>可是对于朝廷,他就不得不循规蹈矩起来。<br/><br/>因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虚弱不堪的朝廷。他希望天下所有人,都能像自己一样对这个朝廷循规蹈矩。<br/><br/>他也有自己的使命。<br/><br/>“提督……”<br/><br/>王二愣表情极其的痛苦,刚开口说话,又被聂兴善拦了下来,他看着林嘉良轻声的说道:<br/><br/>“你打算带几人前去啊。”<br/><br/>林嘉良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厉害,赶忙插手说道:“标下只带孙管带一人。”<br/><br/>“嗯,既如此,四多子你去一趟吧。切记,一定要查看仔细,不可虎马行事。”<br/><br/>许四多点头,他当然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br/><br/>他们需要新军的协助,才能把巫族最后残余势力一举剿灭,但也不能让自己的兄弟蒙羞。<br/><br/>兄弟。<br/><br/>连王二愣都想不到,其实潘正明和许四多一直在拿他当成自己的兄弟。<br/><br/>军人之间的袍泽之情,本不需要言语表达,而出生入死之后的醉卧沙场,才是最酣畅淋漓的豪情。<br/><br/>这是人的感情,而王二愣是兽妖。<br/><br/>他总以为自己和他们不同,总以为自己无法融入到他们当中,是因为自己的身份。<br/><br/>其实,谁会在乎。<br/><br/>朋友就是朋友。<br/><br/>可惜,此时的王二愣并不知道。如若知道,此刻他的眼中不会有恨,<br/><br/>恶毒的恨。<br/><br/>因为此刻,许四多带着林嘉良和孙管带已从他的营帐回来了。<br/><br/>而身后,竟是几个人抬着一几捆子东西,就像几个刚刚砍柴满载归来的樵夫。<br/><br/>只是那不是柴,而是枪。<br/><br/>曼利夏M88快步,新军配置的武器。<br/><br/>正好,138条。<br/><br/>许四多铁黑着脸,眼光甚至都不敢和王二愣对上一下。<br/><br/>他当然不是惭愧,也不是心虚,更不是胆怯。<br/><br/>他知道他们中了某人的计,可是他却无法说出来。<br/><br/>即便说出来,林嘉良也不会相信。<br/><br/>因为此刻林嘉良的眼神中,已经很显然的流露了出来仇恨,<br/><br/>“提督大人!”<br/><br/>他已经不需要说话,只是恨恨的瞪着王二愣。<br/><br/>眼中似乎,都能冒出火来。<br/><br/>“这……从我的营寨搜出来的?”<br/><br/>王二愣的眼睛此时已经瞪得大大的,尚留一丝酒气,似乎一下子又都冲到了他的眼睛,变成了条条的血丝。<br/><br/>“哼!”<br/><br/>林嘉良的眼睛虽然在冒火,但表情却冷的异常。<br/><br/>他不需要回答。<br/><br/>不回答也是一种回答。<br/><br/>“提督大人……这……这怎么可能,我根本就没出营房半步。”<br/><br/>聂兴善正在的眼光更冷,心也变得更冷。<br/><br/>他知道对手不好对付,可没想到会如此可怕。<br/><br/>但身子并有丝毫的动摇,只是尽量保持平和的问道:<br/><br/>“四多子,从哪找到的?”<br/><br/>“……在王二愣的……”<br/><br/>他当然不想说,可是又不得不说。“<br/><br/>“在我的营帐?”<br/><br/>“不,在你营帐后面的车里。”<br/><br/>这话的表情,俨然一副许四多自己做了错事的样子。<br/><br/>“车里?”<br/><br/>王二愣喃喃自语,他怎么不知道自己营寨还有一辆什么车,停到自己的营帐后面。<br/><br/>“对,而且明显是刚刚被拉回来的车里。”<br/><br/>许四多是相信王二愣的,就像聂兴善也相信王二愣一样。<br/><br/>只要他此时能够保持安静,聂提督也必然能替他想到解脱的办法。<br/><br/>可是怒火已经顶到了他的脑门。<br/><br/>“卑鄙!你们到底用了什么手段!”<br/><br/>王二愣飞一样的速度,窜到了林嘉良的身边,同时他的右手已经伸了出来。<br/><br/>“放肆!”<br/><br/>聂兴善的话还是晚了一步,许四多的手也未能挡住王二愣的怒火。<br/><br/>一只黑大的手,已经薅住了林嘉良的前胸。<br/><br/>暴怒的速度太快了,快到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出手阻拦的机会。<br/><br/>当他听到,那一声低沉的怒喝以后,突然大脑清醒了过来。他知道自己本不需要这样生气的。<br/><br/>而且他也知道,聂提督真的生气的时候,有多么的恐怖。<br/><br/>他迅速的放开了林嘉良的前胸,很快。<br/><br/>就像闪电一样的快。<br/><br/>可是,仍然红光一片,一道如注的红色液体,已自林嘉良的心脏喷出。<br/><br/>林嘉良不可置信的看着王二愣,直到眼睛失去了所有光彩。<!--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