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34翕兹的闪电<br/><br/>越没有什么,便会越想拥有什么。<br/><br/>可既然是未曾拥有的,想,也不会让事实改变。<br/><br/>“活着,有什么不好。”<br/><br/>“活着当然很好,可死去活来,就真的没有那么好。”<br/><br/>他不会认为拥有死亡回归,有什么不好。<br/><br/>他只是不想,因为死亡回归而给自己带来无限的痛苦。<br/><br/>“男人不想活,只有两种情况。”<br/><br/>“哦?”<br/><br/>“一种是女人,一种是痛苦。”<br/><br/>翕兹说道女人,似乎更兴奋了不少。只是那种不舒服的吭哧声,明显的更大了起来。<br/><br/>“我也许是第三种。”<br/><br/>“女人的痛苦?”<br/><br/>“你好歹也是神魔,难道就没有别的追求了么。”<br/><br/>十三心中对翕兹也竟有了一丝不屑。<br/><br/>一般怀揣着理想和追求的男人,大抵是不太喜欢和满口只有女人和钱的人,多交流的。<br/><br/>可若是为了谈,那些曾经为了追求女人和钱而奋斗的理想,到是显得很乐意。<br/><br/>细算起来,他仅仅才是昨天下的山。可是对他而言,却好似已经经历了百年百世。<br/><br/>下山后,遇见的唯一一个动心的人族女孩,几经生死,却成了他今生今世心底的疤痛。<br/><br/>那已经不是痛,而是折磨。<br/><br/>折磨比痛,还要更痛苦万倍。<br/><br/>可是为了二哥和小妹,他情愿忍受。<br/><br/>并不是说,他不爱惜阿苏。<br/><br/>只是,毕竟相逢一日的爱恋,再刻骨铭心,也比不过十几年的耳鬓厮磨和父亲般的亲情。<br/><br/>这就是为什么,一个女孩可以为了她的妈妈,情愿和热恋男友分手。<br/><br/>不是不够爱,只是还未到那么深。<br/><br/>“人最怕的不是挑战,而是失去了接受挑战的意义。”<br/><br/>十三说着,一屁股坐在火堆旁,拿起一块鹅卵石,无聊的敲击着。<br/><br/>他活下去的意义,从来没有想过自己。<br/><br/>哪怕小妹和二哥,是曾经留下了回忆的死亡,也可以和其他人一起的怀念,一起讲述。<br/><br/>可是,现在,连记忆都已被这世界抹除。<br/><br/>“嘿嘿,莫道神魔无情。否则,你们这些子子孙孙又是从何而来。”<br/><br/>翕兹才是真的不屑。无论神魔人妖仙道,哪个不是情种深种。<br/><br/>却被后世,传说的好似戒色戒淫的苦行。<br/><br/>嘿嘿,饮食男女,哪个离得开“食色”二字。<br/><br/>“哎,我只是说个死,谁让你说开了生。”牟十三敲了敲手中的石块,不耐烦的说道。<br/><br/>“天选者,当然只有天道才能杀死。”<br/><br/>“那,怎么样,才能让天道杀死?”一根求死稻草一般的,被牟十三紧紧的抓住。<br/><br/>“掌握天道,就可让天道杀死自己。”<br/><br/>“我都掌握了天道,为何还要杀死自己?直接让想活的人活,不行?”<br/><br/>“失去天道,也能让天道杀死。”<br/><br/>“如何失去!”他神情略显几分激动,感觉这个方法也许更靠谱一些。<br/><br/>“让活着的所有人都忘记你。”<br/><br/>不是骂?不是恨?不是仇杀?而是,忘记。<br/><br/>人世间最无情,残酷的做法,大概就是,忘记。<br/><br/>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br/><br/>自己的二哥和小妹岂不是天道对自己最大的侮辱?<br/><br/>想到这里,他竟然哇哇的大哭了起来。<br/><br/>他越哭感觉越孤独,越哭感觉越凄凉,越哭感觉越想哭。<br/><br/>突然,一阵极快的蓝色电弧,向他射了过来,这是他见过世上最快的速度。<br/><br/>出于本能牟十三迅速后退了一步,大骂道:“你有病!”<br/><br/>“烦死人。”<br/><br/>“你一个天生地养的,当然没有这样的情感。你知道被人天天牵挂的喜悦么,知道被人遗忘的痛苦么。”<br/><br/>哭,不光可以让人伤心,也可以让人更勇敢,要不面对这样的神魔,他也不敢如此的放肆。<br/><br/>“天选者,无死无生以命换命而已,你的命用完了,当然用最牵挂你的人的命。”<br/><br/>听到这里,牟十三才恍然大悟,接着开始顿足捶胸起来。<br/><br/>原来他重复的死亡回归,一心想击杀忙牛妖,却忽视了灵魂之力。<br/><br/>没有了新鲜魂魄的补充,居然用掉了小妹的魂魄,自己因为思念小妹一心寻死,又再一次用掉了二哥的魂魄。<br/><br/>想到这里,他用力的敲打着自己的胸膛,恨不得拿起一块鹅卵石,砸烂自己的空脑壳。<br/><br/>都是自己乱用死亡回归的能力。<br/><br/>而失去了自己最亲近的人。<br/><br/>可是后悔,一切太晚了。<br/><br/>历史线已成定局,任凭他再如何,也做不到时间倒流。<br/><br/>他突然想到,幺叔刚才看他的眼神,又开始后悔不跌起来。<br/><br/>他知道,若自己再次死去,换命的必然是幺叔了。<br/><br/>“我要怎么出去!”他突然大喊了起来,人无欲则刚,一旦有了欲望,便开始学会了妥协。<br/><br/>他虽然已经做到可以内视这片空间,可这次分明是整个身体或者整个意识进来的。<br/><br/>他四周看了一圈,连个大门也是没有,不禁差点又哭了出来。<br/><br/>“你的空间之力,难道是假的?”<br/><br/>“……空间之力,哪有?”<br/><br/>“帝江的‘得寸进尺’不在你身上?”<br/><br/>十三突然想起来,试炼出来的时候,帝江曾经甩给他一双烛九阴编的尖叶草鞋,的确说了声“得寸进尺”。<br/><br/>难道,不是在骂自己?<br/><br/>“天选者。既然那两个给了你各自能力,嗯……我的本体之力,给你使用又当如何。”<br/><br/>牟十三还没等说话,突然一团闪着蓝色电弧的光球,从头上飘了下来。与此同时他胸中的青芒神兵,竟像受到了某种感召,愉悦闪了出来。<br/><br/>青芒与蓝色电弧光球相互团绕,突然一阵轻微的震动,牟十三感觉自己身体所有毛发,全部站起来一般,眼前一阵晕眩。<br/><br/>这条电弧竟稳稳的镶嵌在,青芒神兵的第一个孔内,所有蓝色弧光,蔓延在整个剑身之上,犹如一条长龙发出阵阵的嘶鸣。<br/><br/>虽然是镶嵌在青芒,青芒却与自己心意相通,自己和这蓝色长龙也建立了关联。<br/><br/>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br/><br/>奇妙到,只有他自己才能形容的出。<br/><br/>“果然一切无不是修短随化,这道‘激耀之电’由你使用吧。”<br/><br/>“什么?‘叫之电’?”<br/><br/>“我要继续睡觉了,呼……也许不会再睡很久了吧。”<br/><br/>紧跟着,牟十三似乎听到了,阵阵的打鼾声。<br/><br/>似乎很安心,又好像已经开始进入了美梦。<br/><br/>“叫之电、得寸进尺,这都什么名字。”<br/><br/>牟十三一边嘟囔着,收了青芒。<br/><br/>他试着用洞察之门一样的方法,凝聚自己的意念,想象着自己的身体。<br/><br/>果然身体一顿,又回到了圣殿门口。<br/><br/>“幺叔!幺叔!”<br/><br/>牟十三喊了两声,无人应声。<br/><br/>吓得他赶紧跑进圣殿,四处寻找,除了受伤族人们的病床,哪里有幺叔的影子。<br/><br/>此时,他感觉脑袋咯嘣一声,瘫坐到地上,大哭了起来。<br/><br/>“你鬼嚎个头,幺叔不是出去追你了。”<br/><br/>十三听到这里,不禁破涕为笑,一个箭步早就窜到圣殿广场。<br/><br/>远远的他看见,幺叔一边脱着身上的孝服一边擦着脸上的汗,向这边走来。<br/><br/>他已经永远的失去了自己心中的阳光,也永远的失去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份约束。<br/><br/>可是他还有幺叔,还有族人。<br/><br/>为了他们,自己也要活下去,也要让他们活下去。<br/><br/>他抬头看了下天,时间即将接近未时。<br/><br/>看来他在哪片洪荒世界的时间和现实世界是对等的。<br/><br/>而且此时,巫法系族人应该会很快被结界反噬。<br/><br/>他必须要做点什么,要不然圣山仍然会玉石俱焚。<br/><br/>“你小子……”<br/><br/>幺叔气喘吁吁的,跑到十三面前正想狠狠的训斥。<br/><br/>被十三一把抱住他的肩膀,坚定的说道:<br/><br/>“幺叔,现在马上让族人做好准备,哪怕舍弃圣山,只要有人在,我们就还有希望。快,一定要快。”<br/><br/>说完,十三意念中想象山口,只感觉如潮鸣电掣,倏忽间已经停到四哥的身旁。<br/><br/>只留下幺叔呆呆的看着原地,突然慢慢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右肩似乎慢慢的平直了起来。<br/><br/>“四哥。”<br/><br/>叶化嗣扭头的时候,别人总是会先看到他的唇须,稀疏有致,向上卷翘而有型。<br/><br/>“十三弟,你看我们胜算在握。”<br/><br/>“不,四哥。马上就会有意外发生,我去结界入口,你带领族人,迅速往圣山腹地集结。”<br/><br/>“意外?”<br/><br/>叶化嗣从不是个固执的人,略带惊恐的目光,看向了巫法系的族人。<br/><br/>他似乎看到了什么,飞快的把手中杏黄旗用力晃了三下,口中大喊,“撤回圣山!”<br/><br/>话音未落,一声惊天的巨响,施法的族人,全部湮灭。<br/><br/>牟十三青芒在手,身形像燕子一样飞掠而起,“叫之电!”一道蓝色长龙,嘶鸣着向山口外侧飞去。<br/><br/>蓝色电弧,迅速在官兵身体之间传导,同时几道虚影,已经挡在族人身后,山口之中。<!--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