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29造山者<br/><br/>“你这老二,胡说什么。”<br/><br/>幺叔一把拉开了十三,嗔怪的看了一眼牟化忠,说道:<br/><br/>“你二哥,糊涂了,你俩一起去吧,”幺叔又压低了声音说道:<br/><br/>“你可以多观察一下他。”<br/><br/>看着十三和小妹离开的身影,幺叔一脸的不高兴,嗔怪牟化忠道:<br/><br/>“你刚怎么回事,搞得像临终遗言似的,怀疑你幺叔的医术?”<br/><br/>“哎,我也不知道,刚才突然就想说。好像……好像真的有什么不太好的预感。”<br/><br/>“你这老东西,年龄再大也是我的晚辈,以后在我面前,少说那些生啊死的丧气话。”<br/><br/>幺叔说完,左腿迈的更远了一点,右腿拖的更长了点,气哼哼的离开了,谁也没注意到他眼角的那一滴泪花。<br/><br/>十三带着小妹往山口走去,他当然知道,幺叔指的是谁。<br/><br/>可就像幺叔说的那样,十三自己也不会相信,八叔会做出伤害族人的事。<br/><br/>可是除了他,目前并没有任何可怀疑对象。因为他下山这件事,只有二哥、幺叔和八叔知道,就连马上接受大祭司传度的四哥叶化嗣都没有告诉。<br/><br/>并不是因为这件事重大,恰恰是小的不值一提。<br/><br/>其他外姓族人,都是父子同行或者夫妻结伴上山。而小妹则是孤身一人,难免的路上凄凉,是十三求着二哥才答应让他去的。<br/><br/>他知道知道二哥对他的宠溺,所有好多事总是利用他的哪一个缺点。<br/><br/>好多时候他做错了事情,明明知道少不得一顿家法管教的时候,就会受一些擦皮一样的小伤,微不足道的小病,责罚就会变成一顿责骂,“没长嘴,不知道说话,赶紧跟着我找幺叔去。”<br/><br/>然后他就呲牙奸笑着,低头走在二哥的身后,磨磨蹭蹭的去找幺叔。<br/><br/>如果遇到八叔,也肯定会在趁二哥不在的情况下,踢他一个屁股蹲,瞪着眼睛骂一句,“兔崽子,消遣你二哥的好心。”<br/><br/>然后,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再摸摸他的头,笑着抄起手离开了。下次再见他,肯定手里会多一个他爱吃的吃食。<br/><br/>十三的身体无法练习巫法和武功,每当巫祭日外姓兄弟回山的时候,总会拿十三消遣。这是往往也是八叔出来,每人踢他们一个屁股蹲,然后拉着十三回到自己的院子,八婶也一定会做一顿他最吃的水煎乳饼。<br/><br/>长大的十三知道了,一个没爹没妈的孩子,是多么的凄凉。可是这种凄凉在他小时候从未有过的,他喝百家奶吃百家饭,族人就是他最亲的亲人。<br/><br/>就像幺叔说的,他不想怀疑任何一个族人,但是也不敢因为一个人错误,让全体的族人一起跟着受到无辜的伤害。<br/><br/>这件事当中的蹊跷,十三一时也很难想的明白,干脆也就不再去想。<br/><br/>他看天色已经午时,而自己在试炼场的时间,自然也不会和现实的时间相等,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自己昏睡到现在呢。<br/><br/>“小妹。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br/><br/>“啊,不是吧!你居然都忘了?”<br/><br/>试炼场发生的所有事情,是超出所有人时间线之外的。<br/><br/>别人的一瞬间,也许对于他就是N个生死。<br/><br/>但是他的记忆,却在飞身跃向牤牛的那一刻消失了,或者完全的昏死了过去。<br/><br/>“我当时就好像被人施了定身法,随后就不知道了。”<br/><br/>“十三哥。”<br/><br/>“嗯。”<br/><br/>“那些时间线都是真实存在的吗?”<br/><br/>“……不知道。也许只是一种梦境吧,一个人的梦境。毕竟,你们所有人经历都是相同的。”<br/><br/>“即便是梦境我也愿意和你一起经历。”<br/><br/>“谁又能进入别人的梦。”<br/><br/>“你经历了那么多次生死,只能一个人伤心难过。”<br/><br/>“重要的是,我们都好好的,不是吗?”<br/><br/>“我好害怕。”<br/><br/>“嗯?”<br/><br/>“害怕突然有一天,我们走进不同的时间线,再也见不到你。”<br/><br/>“傻丫头。所有时间线都是以现实为基础,我们怎么会见不到呢。”<br/><br/>十三一边说着,用手轻轻的点了一下小妹的鼻子,两人都笑了。<br/><br/>可是小妹的眼中没来由的闪出一滴泪花。<br/><br/>牟十三想用死亡回归重启时间线,纵身跃向了牤牛的那一刻。<br/><br/>不知真相的二哥,竟然用他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十三的前面。<br/><br/>二哥被牤牛重力一击,身受重伤,牤牛的余力竟将十三也撞昏了过去。<br/><br/>虽然他受伤并没二哥那么重,可毕竟当时是赴死的心态,身体并没有做任何的防御,立时也就昏迷不醒了。<br/><br/>四哥和六哥迅速把重伤的二人送回结界,剩下的族人,轻而易举的被聂兴善,用法术引导出巫巴氏的血脉之力。<br/><br/>顷刻间,结界入口崩塌,就像一个闪着五彩光华的彩虹桥,出现在所有人视野当中,慢慢的放大,直到巡防营和绿营兵全部进入。<br/><br/>也许,重启时间线,十三可以阻止族人的冒失。<br/><br/>可是只要有巫巴氏的族人身在结界之外,迟早会被官府炼出血引。<br/><br/>潘正明不是正在做吗,而且这种事“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br/><br/>而结界的法门转移,却需要很漫长的过程。<br/><br/>迷雾森林的防守已经失去,巫族的圣山结界也就如同,失去扁桃体的心肺,任人出入了。<br/><br/>已近未时。<br/><br/>山口。<br/><br/>两山夹一沟地势狭小乱石成堆。<br/><br/>以八叔为首,巫法系族人正围坐在山口高地,念咒施法正在将结界的裂口一点点的补上。<br/><br/>四哥正带着一众力量系的族人,与官军和妖兽对战。<br/><br/>妖兽本来都是魔种,受巫法的天生克制。在如此强大的巫法笼罩下,基本都弱化了原有能力,比身体强壮的官军没什么两样。<br/><br/>在没有火炮的轰击下,族人虽然人数少,凭借有力的地形,和一夫当关的勇决,单靠官府的武力和步枪,是攻不进来的。<br/><br/>正如族人预料的那样,未时三刻便可将结界裂缝补上,到那时就形成关门打狗之势,困也得把官军困死。<br/><br/>即便,官府再集结人马,炼化血引,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br/><br/>“八叔,加油啊!”<br/><br/>小妹远远的向八叔挥手,就好像站在田间地头给低头割麦的家人打招呼一般。<br/><br/>八叔掐诀念咒,明显很疲倦,但是为了族人的安危,一切也是值得的。他慢慢睁开眼睛,对着小妹微微一笑。<br/><br/>却蓦然看见她身边的十三。<br/><br/>笑容在这一刻突然凝滞,惊恐浮现在脸上。<br/><br/>远远的盯着十三,好像从来不认识一般,好像认识了很久一般,直到惊恐渗入到心里。<!--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