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26试炼<br/><br/>在这个诡异的异空间。<br/><br/>他开始不停的奔跑,他要寻找空间的边界。<br/><br/>“阿苏”就好像一道道追逐的水波纹。<br/><br/>不远不近,不离不弃的围在他的身边,一起奔跑。<br/><br/>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这里没有时间。<br/><br/>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这里没有空间。<br/><br/>他全身已经没有丝毫力气。<br/><br/>只剩下,无尽的喘息。<br/><br/>“呼……”<br/><br/>“呼……”<br/><br/>“牟十三,牟十三”<br/><br/>他轻轻的呼喊着自己的名字,扯下身上的两块布团,塞住耳朵,慢慢的坐在地上。<br/><br/>“嘘……”<br/><br/>“嘘……”<br/><br/>慢慢的闭上眼睛,尽力让自己保持平静。<br/><br/>他想象自己坐在雪山冰川。<br/><br/>远处一群呆萌的猪鹿,更远处一匹潜藏的雪狼。<br/><br/>猪鹿拥有世上最快的速度和最耐久的体力,他们看似呆萌却异常警敏。<br/><br/>雪狼有獠牙却追不上奔跑的猪鹿,但是雪狼狡猾而坚韧。<br/><br/>它会潜藏在下风头,悄悄的盯着猪鹿。<br/><br/>一动不动,它相信猪鹿一定会自己走过来。<br/><br/>因为他潜藏的地方,有猪鹿最喜欢的草坪。<br/><br/>一天,没来,它等一天。<br/><br/>二天,没来,它等二天。<br/><br/>他相信猪鹿,一定会过来,因为第三天,草坪将会变的不那么好吃。<br/><br/>当猪鹿,警敏的走过来,它会慢慢的退出,远离,再悄悄的盯着猪鹿。<br/><br/>因为危险,所以猪鹿吃的很快。<br/><br/>因为好吃,所以猪鹿吃的很多。<br/><br/>猪鹿吃的太快,消耗了体力;吃的太多,胀饱了肚皮。<br/><br/>当猪鹿心满意足准备离开的时候,雪狼便会亮出他的獠牙。<br/><br/>最可怕的敌人,是比自己还要了解自己的人。<br/><br/>他从来就不是猪鹿,不管以前还是现在。<br/><br/>他的嘴角轻轻一勾,亮出狡黠的獠牙。<br/><br/>“嗷……”<br/><br/>“嗷……”<br/><br/>“嗷……”<br/><br/>十三慢慢的睁开眼睛,一圈一圈的雪狼围坐在自己身边。<br/><br/>他慢慢站起,雪狼也都站起。<br/><br/>“呜呜”<br/><br/>“呜呜”<br/><br/>“呜呜”<br/><br/>他慢慢的盯着一匹雪狼看,再慢慢的盯着另一匹雪狼看,看了很多匹,仔细的就像一台立体的数码扫描仪。<br/><br/>他核对、记录每一匹雪狼之间的区别。<br/><br/>雪狼其实有不同的颜色,它们的眼睛,有青色、红色、黄色、白色、黑色。<br/><br/>这些颜色并不明显,而且极其混乱的交织在一起,没有丝毫的规律。<br/><br/>静静的看了好久,他的眼中便没有了雪狼,只剩下五种颜色。<br/><br/>向左边走,青色眼睛率先让开了道路。<br/><br/>向右边走,白色眼睛率先让开了道路。<br/><br/>他看着自己前方不断变化的颜色,突然挺剑刺向了其中一个红色眼睛。<br/><br/>眼睛,消失了。<br/><br/>没有裂变!<br/><br/>他继续,向前走,只刺红色眼睛。<br/><br/>这时,所有黑色,开始暴怒。嘶吼着向他扑咬过来。<br/><br/>他用剑柄格挡着他们的牙齿,尽量不去刺破他们的眼睛。<br/><br/>可是太多了,剑柄不小心刺破一个黑色眼睛,瞬间又多出五个不同的颜色。<br/><br/>“呼……”<br/><br/>十三慢慢的吐出一口气,用剑护住身体,防止雪狼突然攻击。<br/><br/>然后慢慢收起自己的獠牙。<br/><br/>身边一圈一圈的雪狼也慢慢收起獠牙,爬在地上,嗷嗷的叫着。<br/><br/>“嘘……”<br/><br/>十三再一次,慢慢的坐在地上。<br/><br/>这里,不是真实的世界,却比真实的世界更可怕。<br/><br/>这里不是地狱,却比无间地狱还要更像地狱。<br/><br/>如果深陷其中,永生永世不得轮回解脱。<br/><br/>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生死。<br/><br/>他的洞察之门,他的死亡回归,在这里……无效!<br/><br/>他体内的火苗、蓝色的火焰也没有任何的回应。<br/><br/>这里没有时间和空间,就没有开始和结束。<br/><br/>内心喜悦,这里一切喜悦;内心痛苦,这里一切痛苦。<br/><br/>他现在已经不敢再胡思乱想,他担心会出现,更恐怖异常的东西。<br/><br/>他知道这里是哪了,巫族的典籍中,曾经有过记载。<br/><br/>人族最恐惧的是“阿鼻地狱”,恐怖到完全是404的存在。<br/><br/>而这里,是更加404的——<br/><br/>“噬心迷失域”。<br/><br/>“呼……”<br/><br/>想通了,似乎更无力了。<br/><br/>他不知道因何进来,更不知道如何出去。<br/><br/>“轰轰轰”<br/><br/>来自天外的声音,很熟悉。<br/><br/>炮火!<br/><br/>紧跟着,一阵阵凄厉的哭喊。<br/><br/>声音依旧很熟悉。<br/><br/>他的族人!<br/><br/>难道,官军进入了圣山?<br/><br/>不行,必须出去。<br/><br/>为了自己的族人。<br/><br/>“呼……”<br/><br/>尽力让自己再次保持平静。<br/><br/>用力塞了下,耳中的布团。<br/><br/>他再次睁开眼睛,眼中满是恶人的狡诈。<br/><br/>这方诡异的世界虽然数不尽的眼睛,但终归是有尽头的。<br/><br/>有尽头就会变少,少就能变得更少。<br/><br/>一个老头都能挖掉一座山,何况自己一个少年。<br/><br/>他再次露出了,獠牙,直勾勾的盯着,前方的红色眼睛。<br/><br/>青芒在手,虽然是善良之剑,可是善良守护不了真正的善良。<br/><br/>他用力向前,连刺三剑,全部是红色的眼睛;<br/><br/>然后扭身向后,连刺三剑,全部是黑色的眼睛;<br/><br/>向左连刺三剑,全部是青色的眼睛;<br/><br/>向右连刺三剑,全部是白色的眼睛;<br/><br/>身体周遭再连刺三剑,全部是黄色的眼睛。<br/><br/>每次,不多不少,只刺三剑。<br/><br/>他只需要用剑身,护住身体,不被雪狼咬到自己。<br/><br/>好歹不是全部攻击,而是五五一组。<br/><br/>牟十三已经变成了机械的木偶,前、后、左、右、周遭,循环往复。<br/><br/>被雪狼咬到,同样的撕扯血肉的疼痛,好在他并没有血肉。<br/><br/>只需要忍耐疼痛。<br/><br/>出剑,越来越快,被撕咬的次数越来越少;<br/><br/>心意和青芒的锲合度越来越紧密;<br/><br/>身体的反应速度,也越来越敏捷;<br/><br/>剑道力量的掌握,也越来越精准。<br/><br/>慢慢的不再像是一种屠杀,而变成一场训练。<br/><br/>这方世界不再是404的“噬心迷失域”,而变成了训练的道场。<br/><br/>雪狼也不再是诡异的生物,而变成了眼中的陪练。<br/><br/>现实中,哪来的这么密集的对手,哪来这样,不会失去生命的战场。<br/><br/>累了就收起獠牙,有力气了就挑逗雪狼。<br/><br/>你把它当成不可战胜的困境,他便让你悲痛欲绝;<br/><br/>你把他当成训练场,他便是你磨炼你心性和能力的试炼场。<br/><br/>雪狼的数量在减少,以他肉眼可见的速度。<br/><br/>不知道过了多久,这里没有时间。<br/><br/>直到剩下最后的两匹雪狼。<br/><br/>他感受到的是,强大倒不可抵挡的威压。<br/><br/>十三停下了手,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青芒,神兵自动的融入到他的意念之中。<br/><br/>世界的白色,开始慢慢的消退,花草、树木、河流、山川再一次慢慢的显示了出来。<!--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