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14逃离石室<br/><br/>“黄公,你错了。”<br/><br/>“我错了?”<br/><br/>“晏紫苏并没死,你的假情报救了她一命。”<br/><br/>“……是那孩子命大,我……对不住她。”<br/><br/>男人的哭泣,往往会感天动地,而此刻,是如此的令人恶心。<br/><br/>“那把镇物,准确说,是密匙。并不能让你们的革命胜利。”<br/><br/>“请……直言相告”<br/><br/>“因为他是一对。”<br/><br/>“另一个……在哪里?”<br/><br/>“这一个是哪里的?”<br/><br/>“听说,是巫族的上古神物……”<br/><br/>“没错。”<br/><br/>“那另一个,还在巫族?”<br/><br/>他们说的圣物,正是巫族的密匙。是刚才说话有气无力的那个人,亲自送来的。<br/><br/>牟十三听到这里,晴天霹雳。<br/><br/>他猜到那个人必定是巫启氏,和自己同宗的另支族人。<br/><br/>在100多年前,巫族内部因朝廷的纠葛,大打出手,一支族人一气之下远走圣山,并自称巫启氏,留在圣山的称巫巴氏。<br/><br/>对于密匙,牟十三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了解。<br/><br/>听说本来是两把,巫启氏带走一把,而留在圣山的,也紧跟着神秘失踪。<br/><br/>既然是匙,那对应的必然是锁。<br/><br/>可是这锁在哪里?<br/><br/>锁的又是什么?<br/><br/>至于,改天换命,他就更是一头雾水。<br/><br/>“我就喜欢和聪明的人打交道。不过……因为你散布假消息,让我们把晏紫苏错当成巫族的人,让那个真正的巫族余孽逃跑了。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br/><br/>“逃出去在下却有干系,不过……在下不信,他们能逃……回去。”<br/><br/>“你们组织有一名巫巴氏外姓,正在执行你的任务,并没回圣山……可否迅速约他来见!”<br/><br/>“大人……真是手眼通天。”<br/><br/>“狗贼!狼狈为奸!”<br/><br/>刚开始,小妹还像故事一般,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br/><br/>只当是看西洋景,可是听到最后,竟然牵涉出了自己的族人。<br/><br/>遂跳起来大骂。<br/><br/>可是身子,竟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浑身软绵绵的,真气不能凝聚。血气上涌,竟然摔倒在地上。<br/><br/>此时,那个黄岩陶,已经被巡防营带走,小妹的骂声也越来越没有力气。<br/><br/>“虽然不杀你,并不代表,我不会对你做其他的事情,你最好乖乖的听话。”<br/><br/>说完潘正明带人走了出去。刚到门口,突然一声沉吼,一只体格硕大的金钱豹,走了进来,绕着小妹走了一圈,遂即跟着潘正明走出石室。<br/><br/>又过了很久,石室静了下来。<br/><br/>除了门口巡逻警卫的脚步声,一切归于了死寂。<br/><br/>此时阿苏的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当她蜷缩在自己那个并不算宽大厚实的怀抱时,他自己的心也慢慢平静了下来。<br/><br/>心里极其踏实,整个世界都不再那么纷乱,这是一种丢失了很久的感觉。<br/><br/>看她眼波流转,好像要把自己脸上每一寸肌肤都做了强行标注,画上了大大的苏字。<br/><br/>他相信自己今生今世,这脸上的风光,再也不会属于他人。而她也一定不会再忘记,这一张属于她的脸。<br/><br/>阿苏轻轻舒出一口气,这张脸即便略显稚嫩、即便略显文弱、即便没有那么帅气,可她喜欢。<br/><br/>感觉。<br/><br/>多么奇妙。<br/><br/>两人的眼神,慢慢的交融。空气中每一口气,似乎都在燃烧。<br/><br/>双唇吻到一起的一刻,整个身体都飘了起来。呼吸开始急促,打在脸上的气息,都好似能着火。<br/><br/>……不!<br/><br/>突然二人精神一震,都狠狠的开始自责。<br/><br/>这样危险的境地,竟还能想着这种事情,又想到下面的小妹正在忍受着心里痛楚的煎熬,愧疚和自责从心底浮了上来。<br/><br/>二人略一调息,收住心猿意马。<br/><br/>石室的环境二人都已经十分熟悉,阿苏示意十三放下绳索,随即一俯身子,就像一只抄水的燕子,一个打旋儿跳到了石室的地面。<br/><br/>倏,倏,倏。<br/><br/>几支弩箭,已经先人落地而发出。<br/><br/>每支都射穿喉咙。<br/><br/>这时,十三的绳索,已经放下,不待小妹看明白,阿苏一手拉住绳索,一手环抱纤腰,双方用力,两人已经跃到了平台。<br/><br/>“十三哥”<br/><br/>小妹一声惊呼,眼泪瞬间流了出来,不顾一切的抱了上去。冰锥、雪狼、小河、猪鹿,一切的快乐和美好,都在心里慢慢的荡漾。<br/><br/>自小的心心相印,二人根本就无需多说,只一眼便是全部。<br/><br/>阿苏看兄妹二人,相拥而泣也自然不胜欣喜,她也没想到,此行竟如此出奇的顺利,可身置虎口岂容多想,更不能久留。<br/><br/>用绳索缚在小妹腰间,十三在前,阿苏在后,很快就攀上了山体,二人用力不一会小妹脱险而出,三人相拥皆感自由之珍贵。<br/><br/>戌时。<br/><br/>夜色如墨,<br/><br/>眉月已没入乌云,可乌云又岂能盖过整个夜空。<br/><br/>在那一片乌云所不及的地方,定然是星辰熠熠。<br/><br/>林间虽然满目枯萎之色,可也胜过幽暗浑浊的洞穴万倍。<br/><br/>“真好,真好。你们三人,感动华夏。”<br/><br/>周围巡防营慢慢聚拢,潘正明和身后的金钱豹也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br/><br/>步伐都是那样的不疾不徐,<br/><br/>“买一赠二,这样的买卖真是极赚的。老金,这都是你的功劳。”<br/><br/>金钱豹,一声沉吼。<br/><br/>在石室金钱豹闻到了,生人的气味,稍加排查就锁定了这个气口。<br/><br/>他们三个现在就像打洞的耗子,不用灌水便主动冒出头,让人家逮个正着。<br/><br/>“你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真是匪夷所思,匪夷所思。”<br/><br/>潘正明围捕过晏紫苏,亲手带人抓捕了小妹,却第一次看到牟十三。心思缜密的他,此时此刻好像已经捋清了三人的关系。<br/><br/>只是他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的凑巧。<br/><br/>十三看着阿苏满心愧疚,自己和小妹如何,都是族人和朝廷的恩怨,这件事和阿苏毕竟没有多大牵扯。<br/><br/>“真不该把你也拉进来。”<br/><br/>“我若不想来,你能绑我?”<br/><br/>阿苏依然微微含笑,眼中没有丝毫的恐惧。如果结局已经注定,恐惧也改变不了。<br/><br/>她说着,弯腰轻轻的抓了一把土扣在手中。<br/><br/>小妹从在渡口被抓,就已经抱定了死心。<br/><br/>这两年他在宁洱,没少听到外姓族人和官府之间的冲突。<br/><br/>虽然外姓尽量藏匿行踪,可是族人火爆直率的性格,也往往很扎眼。加上和巫启氏之间的纷争一直不断,更能引起官府的注意。<br/><br/>巫族族人有血脉之力加持,族内各类的功法巫术又不下几百套,很多人的独立实战,几乎接近道家的地仙实力。<br/><br/>地方官府纵然有心缉拿也是有心无力,一旦动用当地驻军便是一场血腥的屠杀。<br/><br/>在“神仙难躲一溜烟”的枪炮时代,巫法的力量受到禁锢,但是族人血性刚强,往往宁死不屈。<br/><br/>仇怨,在一点点积累。<br/><br/>当她自己在渡口遇到潘正明时,刹那间便失去了所有的反抗力量,只能恨恨的被擒。<br/><br/>在石室内正当她思念十三哥时,他便出现在自己眼前。这一定是祖巫显灵,满足了自己的许愿。<br/><br/>可她宁死都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十三哥面临危险。<br/><br/>十三哥负责宠溺,而自己负责打架,从小便定下的规矩。<br/><br/>“十三哥别管我,你们先走”<br/><br/>小妹稍一用力,气血上涌摔倒在地上。<!--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