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10魔王临世<br/><br/>“……呃,你不就是那个……那个官军在找的人吗?……咋了,你一点不记得?”<br/><br/>对方杀意越来越重,牟十三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br/><br/>“等等,我知道,你忘了我,或者说在你还没遇到我之前,我先找到了你,但是我们本来是认识的……呃,应该说我们待会,本来应该会认识的……你明白吗?”<br/><br/>世上最难的表述,就是他想让对方相信,却担心对方不能相信。<br/><br/>鸡毛少女,脸色一凝,杀意骤增,突然杏眼一抬,一支弩箭,射了出去。<br/><br/>吓得牟十三,一声惊叫。<br/><br/>紧跟着身后一声轻哼,一个身穿巡防营服装的人掉在了地上,喉咙已经被弩箭射穿。<br/><br/>已经出鞘的匕首,正紧紧的握在手中。<br/><br/>这不是巡防营的官军,因为官军从来不会单独行动,而且是在房上潜藏着。<br/><br/>“他要暗杀你?”<br/><br/>“闭嘴,再说话,让你永远不能说话”,鸡毛少女用弩箭,示意牟十三走到一处很僻静的地方。<br/><br/>地上躺着一具尸体和一身皱巴巴的衣服。<br/><br/>显然,刚才裸奔的人和身穿女装的人,是从这跑出去的。<br/><br/>她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说道:“你到底是谁?是不是他派你来的?”<br/><br/>“我……小心!”<br/><br/>一把飞刀,从少女背后射了过来,意念一转开动[洞察之门],时间流逝减缓,他迅速伸手绕过少女的肩头,用力一把接住了飞刀。<br/><br/>虽已经被他拿到了手里,可力度并没有有因为洞察之门而减弱,无非是从一个起点,到了另一个起点。<br/><br/>打出飞刀的人,绝对是个厉害无比的高手,意念之力一过,那柄飞刀竟从他自己的手中,迅速脱飞了出来,直直的插在自己的肩头。<br/><br/>紧跟着,砰的一声,又一支弩箭,几乎同时射进了他的胸膛。<br/><br/>牟十三手接飞刀,只在刹那,任谁也不会看到这个过程。鸡毛少女早就注意到树后的那个人,但是他更担心眼前的陌生人。<br/><br/>她看到牟十三肩头的那柄飞刀时,才意识到他们不是一伙的。<br/><br/>一个想杀自己的人,绝不会为了自己而受伤。<br/><br/>不等她有任何的后悔,背后金风一阵,一把匕首已朝她的后心刺来。<br/><br/>高手之间对决,生死往往就在一个念头,一个牵挂,一丝情绪。<br/><br/>她本可以躲开。<br/><br/>但此时竟不忍躲开。<br/><br/>他的前面就是被他误解的少年。<br/><br/>他已经替自己挡下了飞刀,虽然不知道他究竟用的什么手段。<br/><br/>但他,的确挡下了,并且救了自己。<br/><br/>她既然已经射了那少年一箭,那这一刀就不能再由他承担。<br/><br/>身体微微一侧,用左肩硬生生的接了下来。<br/><br/>少女眉头微皱,不待来人身形停老,拼力右转,一个摆腿向来人扫去,与此同时右手硬弩已经射出。<br/><br/>喉咙被射穿。<br/><br/>“你的弩……真准。”牟十三强忍着伤痛,很难看的笑着说道。<br/><br/>“射你,却偏了。”少女的眼中,好像多了一点东西,是那么的不经意,却也那么的不由自己。<br/><br/>“那还要……还要谢谢你。”牟十三道。<br/><br/>“再说话,你就要死了。”少女道。<br/><br/>“放心……我……”<br/><br/>她看着眼前昏死过去的少年,的确眼生的很,可是从他眼神中,却明明的看到真诚和热烈。<br/><br/>她轻轻的扶着少年躺下,从地上捏起一撮土,轻轻洒在少年的两处伤口。<br/><br/>……<br/><br/>幽暗的地堡。<br/><br/>一盏昏暗的油灯。<br/><br/>少女一边细品着少年不合逻辑的话,一边端详着手中的两件凶器。<br/><br/>一柄是飞刀,一支是弩箭。<br/><br/>床上少年身体突然一震,剧烈的咳嗽起来。<br/><br/>“你醒了?”<br/><br/>“我……这是在哪里?”<br/><br/>十三第一眼就看见了煤油灯下,那个娇小的身影,脸上还露出喜悦且歉意的神情。<br/><br/>少女端来一碗早已准备好的水,轻轻的喂十三喝下,一股土腥味不过很甜。<br/><br/>“我的伤口!”<br/><br/>明明有两个伤口,肩头的飞刀,前胸的弩箭。可现在竟然愈合了,身体虽然十分的虚弱,可伤口的伤痛却已经消失。<br/><br/>“疗伤药,特效的”<br/><br/>“祖传秘方?”<br/><br/>“十八辈儿的”<br/><br/>十三看少女狡黠的一笑,就知道应该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就像幺叔可以用祝由术移伤换位一样。<br/><br/>毕竟受了那么重的伤,流了那么多的血,他稍微一动还是会剧烈的咳嗽起来。<br/><br/>但是他必须要知道一件事,这件事对他很重要,<br/><br/>“请问……芳名?”<br/><br/>“我可不姓芳,我姓晏,叫紫苏。你可以叫我,阿苏。”<br/><br/>少女阿苏笑靥如花,不屑矜持。<br/><br/>真诚是最美的笑容,真诚的笑容是世上最稀少的资源。<br/><br/>阿苏的笑从来不做作,她要把自己内心的所有欢喜,都不落的放到脸上。<br/><br/>“……我叫十三,牟十三。”<br/><br/>“牟,巫族?山上下来的?”<br/><br/>牟一直作为,巫族独有的姓氏,多数是以传说的形式存在。<br/><br/>在世人眼中,一直是很神秘的族群,他们似乎无处不在,又好似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存在。<br/><br/>听到对方说姓牟,惊奇又不可思议,有些不能自适的自言自语道:<br/><br/>“难道,真的如童谣所言?”<br/><br/>“童谣?”<br/><br/>十三也不禁一愣。<br/><br/>“真的不知道?”<br/><br/>看他皱眉摇头,阿苏慢慢踱着脚步,若有所思的说道:<br/><br/>“广林鬼下三界通,乾坤颠倒万妖行。”<br/><br/>这句话十三的确听上山的外姓族人提起过,不过并没有详加的研究,所以依然慢慢的摇了摇头。<br/><br/>“其实这首童谣一共四句”<br/><br/>“哦?”<br/><br/>“‘二人同工牛聚首,广林鬼下三界通;人臣伏地三十年,乾坤颠倒万行妖行’”<br/><br/>“‘二人同工牛聚首,广林鬼下三界通,人臣伏地三十年,乾坤颠倒万行妖行’”<br/><br/>牟十三一字一字的重复着,慢慢的坐了起来。<br/><br/>阿苏慌忙起身去扶,二人四目相对,不觉都脸上一红。<br/><br/>十三虚弱的身体经受不住剧烈的心跳,又咳嗽了起来。<br/><br/>“你刚才的样子……真可爱。”<br/><br/>认真起来的男人最可爱;为爱受伤的男人最动人。<br/><br/>感情实在是很奇妙的事情,会突然动心,理由连他自己都说不出。<br/><br/>就是感觉,很好。<br/><br/>“阿苏……”<br/><br/>“嗯?”<br/><br/>“……”<br/><br/>有些话说出来,反而不真实。口边的话,十三又咽了回去。<br/><br/>“那四句童谣,我再解释给你听?”<br/><br/>“嗯”<br/><br/>“二人同工,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字。”<br/><br/>“巫”<br/><br/>“对,牛聚首。是金文的‘牟’字,你知道么?”<br/><br/>十三点了点头,他这些年文不成武不就,就是看了一下杂书,简单的破字游戏,他也是一点就通,于是接着说道:<br/><br/>“‘广林鬼’,我知道,是‘魔’字;‘三界’天地人以一而贯之,是‘王’字。但是后面的我就不知道了”<br/><br/>阿苏好不掩藏的呆呆看着眼前的少年,谈吐气质,不虚伪浮华,比自己以前认识的人,强了万倍。<br/><br/>“人臣伏地,其实是指事的‘临’字,而三十年为‘一世’。中间两句话连起来,就是……”<br/><br/>“魔王临世?”<!--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