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2鸡毛少女<br/><br/>德贡渡口本来是巡防营的驻地,因其水陆交通便利,商人逐渐汇聚形成了一个繁华的商业小镇。<br/><br/>渡口人群嘈杂,穿着各族群服饰的人群,金发碧眼的西洋传教士,和蔼谦恭的东洋商人,还有嬉笑闲逛的官军,面目丑陋的妖族,熙熙攘攘叫买叫卖好不热闹。<br/><br/>所有热闹繁华少年十三都不放到心上,他只想找到渡船,接上小妹,迅速返回圣山。<br/><br/>远远的他看见江口渡船,人头攒动,货物成排,却没有人上下走动。两侧排满了官军,行人货物一律禁行。<br/><br/>他不知道,官军为何禁行,但是隐隐感觉应该和自己的族人有关。<br/><br/>十三找了一块略高一点的山坡,意念一转打开[洞察之门]。眼前一切迅速减缓了下来,连声音都变成了一片嗡鸣。<br/><br/>万物生灵都因气化而成,五虫之气各有其色,而巫族是神魔血脉,气息为紫色,兽妖是魔种气息为紫黑色。<br/><br/>“现在的兽妖,竟然都能当官了”看着几个官军首领的紫黑色气息,十三也不禁感叹起来。<br/><br/>他听二哥说,妖本是混迹于人群,苟延残活近万年,谁知现在也居然登堂入室了。<br/><br/>渡口找不到,只能寻找附近的旅店。<br/><br/>族人也有约定,接头行事,先去一家显眼的旅店落脚挂单,以防相互寻找而走失。<br/><br/>时至午时,人群中远远看见“恒通旅馆”大大的招牌。<br/><br/>“老板,今天可有从宁洱过来的客人吗?”<br/><br/>柜台后一位头戴瓜皮帽的肥圆掌柜,浑身带笑,满面油光。<br/><br/>“嘿嘿,这位小哥哥呀,咱们恒通大旅馆,天南海北客四方云集商,哈哈哈,只是不知道您说的哪位客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啊。”<br/><br/>瓜皮帽用鱼尾纹在脸上写了‘和气生财’四个字。<br/><br/>“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小……小哥哥。”<br/><br/>“……小店到是真的没有,”<br/><br/>瓜皮帽捋着脑后的大辫子,略带遗憾摇头说道。<br/><br/>“难道,渡船误点了?”十三低头沉思,想着渡口密布的官军,心下更加的紧张,脚步也不自觉的向外走去。<br/><br/>“小哥哥,看你这风风火火的样子,一定很少出门”,瓜皮帽眯了下眼睛,笑着叫住了少年。<br/><br/>精明的生意人,不亚于丛林中的猎手。他们追逐的不是金钱,而是营销成功后的快感。<br/><br/>“噫,我倒要讨教老板了?”十三面对市井商人,所有的聪慧和圣人古训都派不上用场了。<br/><br/>“哈哈哈,小哥没找到弟弟起身就走,那待会弟弟再过来找小哥哥,也要起身就走?那你哥俩岂不是就要玩起了兜兜转?”瓜皮帽在柜台后伏了下身子,轻轻的敲了一下柜台,眨着眼笑道:“在我这天南海北四方云集的恒通大旅店,包下一间客房,早晚你们兄弟在这里聚首不好么?”<br/><br/>说的十三轻轻一笑,给瓜皮帽伸出一大拇哥,“掌柜的真是神机妙算、耳目通达、深谋远虑、料事如神啊。”<br/><br/>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随便的摸出一个金块,“这点银两可够吧”。<br/><br/>“哈哈,客官高抬了。有道是‘年年逐利西复东,姓名不在县籍中’如果不是贵客们……”<br/><br/>瓜皮帽正在贫嘴,门口闪身进来三个人,一瘦二胖。只瞥一眼,慌忙起身压低了声音对少年说道:<br/><br/>“小哥哥……出门在外,‘财不外漏’啊”。<br/><br/>刚进门的那个瘦子,似乎听瓜皮帽这么说,瞪了一眼便没再说话,相互使个眼色就坐到了旅店的一张桌子后面。<br/><br/>这一切十三自然是全没有看到,不过,瓜皮帽这句话倒让他感到心头一热,“老板有心了,够么?”。<br/><br/>“哈哈哈,够够”,这金子别说包一间临时客房,纵使大吃大住的闹上两天也用不完的。<br/><br/>瓜皮帽一边迅速收起了金块,一边咧着荷花似的嘴,亲手倒了一杯茶,“只是不知道小哥哥怎么称呼,你那小弟弟到了,我也好有个支应。”<br/><br/>“我姓牟,看见我小弟就说,他十三哥来了就好”,少年牟十三一杯苦茶下肚,顿时感觉舒爽了很多。<br/><br/>“杀人啦!”<br/><br/>突然,旅店外面一阵骚乱。<br/><br/>十三走到门口瞧去,街面就像滚开的油锅滴进去一滴水,人群呼喊着迅速四散的逃开。<br/><br/>紧跟着一阵哨声和紧急的铜锣声,就像被狗撵的孩子呼喊妈妈一样的急迫。<br/><br/>隐约还听到,几声惨厉的惨叫声。<br/><br/>大批的马步官军,从远处疾驰而来,还夹杂着零散的枪响。<br/><br/>此时人群变成了羊群,好像看到几条饿狼乱入的惊恐,四处寻找着旮旯,却又无处躲藏。<br/><br/>牟十三左右也瞧不清楚,正在心急,突然身子被人一把拽进旅店。<br/><br/>瓜皮帽担心引火上身,命令伙计急忙的封门上板,自己却早就起身跑上二楼。<br/><br/>“慢,等下”就在伙计封最后一块板的时候,突然一个身材瘦小身影,硬生生的‘拱’了进来,“嘿嘿,承让,承让,借光,借光。”<br/><br/>这少年满身尘土,头顶鸡毛,一身的狼藉,倒像一个在哪拱了几夜的叫花子,让人都不忍得多看一眼。<br/><br/>“你属猪的吗?”伙计被他一拱,险些摔倒。<br/><br/>“肥猪拱门才进财,你看我这么瘦,岂不是要把你家吃穷”进来的少年,一边趁着门板的缝隙向外张瞧,一边对急赤白脸的伙计,说道:“还不赶快,说‘呸、呸’”<br/><br/>“我为什么要说‘呸、呸’”莫名其妙的伙计插好门板,厌烦的看着那个一身灰土的少年。<br/><br/>“你不说说‘呸、呸’,你们老板就要喷你。”灰土少年就像斗架的公鸡,蹬着腿,叉着腰,对伙计喊道。<br/><br/>“哼,再厉害也是叫花子,三寸丁!”其实那少年,也不算太矮,只是身材娇小些罢了。<br/><br/>最主要的是浑身的狼狈,狼狈的人最让人轻看。<br/><br/>但结果,往往是轻看人的人,下场才是最狼狈的。<br/><br/>鸡毛少年狞脸一笑,突然跳起来,对着内堂大喊了一声,“掌柜的,不得了了,你们伙计咒你破产啦!”<br/><br/>少年连喊了两声,果然商人最忌讳说破产破财,楼上看热闹的老板很快就骂了下来,“哪个小王八蛋,咒我破产。”<br/><br/>“喏,就是这个小王八蛋,咒你破产”灰土少年本来正对着楼梯,被对面的伙计挡得严严实实。<br/><br/>一句话说完,磨身转到了牟十三的身后,用手指一弹手肘内侧俗称麻劲儿的尺神经。<br/><br/>十三瞬间感觉胳膊酥麻,用力向前一展,正好指向了那个伙计。<br/><br/>“我……次奥”牟十三无辜中枪,瞬间气血上涌,猛一转身,伸手就去抓鸡毛少年的衣服。<br/><br/>他也轻看了少年。<br/><br/>手刚到胸前,突然感觉一团柔软……<br/><br/>“啊!”<br/><br/>一声尖叫,还没等牟十三反应过来,脸上一阵热辣,紧跟着才听见耳边一声清脆的声响。<br/><br/>“你……”<br/><br/>这时牟十三才看清那个少年,身着虽然十分狼狈,可是样貌竟然是如此的精致。<br/><br/>五官都长到了最精致的位置,每个位置又长得最精致的大小,天底下的精致本来没有标准,可是有了她的对照,其他的精致就已经算不上精致。<br/><br/>就连他生气的样子,都让牟十三的眼睛不舍得移动半分,她拧眉簇目的样子,是最精致版的三分怒意七分娇羞。<br/><br/>如葱似笋,藕腕凝脂的打脸动作都精致到了极致。<br/><br/>一个年轻的少女伴做男身,而他抓的分明是女子最精致的部位。<br/><br/>“你,你什么你”少女用手在牟十三眼前划了一下。<br/><br/>也许看着他脸颊上的五指印,实在没地方下手,又不愿破坏精致的美感,就没再打下去。<br/><br/>“还看!”<br/><br/>手腕带动一缕少女特有的甜香,在心头几番荡漾,更是让他的双眼双手无处安放,只能拿手胡乱的搔了一下脸颊,突然疼的要跳了一来,这才晓得自己的左脸早就成了发面。<br/><br/>少女下手好重,此时才感觉出热辣之后的肿痛感。<br/><br/>“哈哈哈,你的脸真小。”<br/><br/>一阵幽谷黄莹般的笑声,牟十三顿时双侧脸颊都热辣起来。<br/><br/>当真是“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有女妖且丽,看呆眼前人。”似这样美貌的佳人世上少见,如花似玉貌似天仙,素口蛮腰……<br/><br/>如痴如醉的少年,心里依然哼起了小调,便再挨上一个巴掌,也不会感到疼痛。<br/><br/>十三又忽然想起那句,“这一生见不得女子”,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不觉一阵羞愧。<!--over-->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