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来到第二天,天地树中的年轻天骄们都有些坐不住了。

再加上被击败的道衍圣子一行人,他们也重返到了第一层,竞争更加激烈。

不过,还有一部分人在吸收寻到的天地之灵,并没有急着去突破。

“不愧是我人族最古老的先天灵宝,天地树果真太奇妙了。”

有人思忖道,“这里的天地法则似乎与外界不同,每百年就能诞生出上千年之久的天地之灵,价值无可估量。”

另一名女子也附和道,“只可惜,当年的域主恐怕是在天地树上布置了手脚,自从他死后,天地树就一直是无主之物,谁也不能掌握。要不然,此物定是我沧溟星域的最大宝藏!”

话音落下。

有人又看了眼正在打坐的道衍圣子,“听说道衍圣子他们这次似乎也碰见了一个疑似持有先天灵宝的神秘女子?”

闻言,众人全都若有所思,脸上露出了慎重之色。

先天灵宝绝对是可以改变一个人一生的逆天之物!就像这棵天地树一样,谁要是能拥有,乞丐都能成为一域的雄主!

要知道,有几位年轻至尊都没有先天灵宝。

而就算是拥有先天灵宝的那几位至尊,同样也只是向背后势力借用的,并不是真的他们自身之物。

“那个神秘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历?”

顿时,众人不禁好奇了起来,内心充满了遐想,“难道我沧溟星域也要出一个堪比年轻至尊的人物了吗?”

......

另一边。

宁明正在第四千多层树叶世界中抓捕一头火灵。

他对于外界所发生的一切暂时还不知情,并不知道自己头上竟有一位疑似拥有先天灵宝的神秘女子,居然横扫了一众沧溟星域的顶尖人物。

“算了,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此刻,宁明在熊熊大火中极速穿行。

他突然停下动作,神情无奈。

那头火灵足有三千年以上的年份,拥有的能量很强,不亚于神道三品境的修士,并且还很难被抓住。

除非自己真的下大决心,花大半天的时间来慢慢消耗,那样才有成功的机会。

但如此一来,自己也会在这个小世界中浪费太多的时间。而星域大比只有三天,如今还只剩下了不到两天时间。

取舍之道,宁明还是懂得的。与其花那么多时间抓火灵,不如在更高层的世界去抓雷灵。

“突破。”

宁明当机立断,选择进入下一层世界。

下一层世界是一个阴沉的世界,天空被厚重的乌云所占据,偶有雷光闪烁,十分的恐怖。

“这不就来了吗?”

宁明大喜,破入云层,寻着气息,果真是发现了一条雷电所形成的雷龙。

这是自己有史以来发现的最强的雷灵!甚至超越了离开东玄星域时的那个雷灵,年份恐怕在四千年以上!

“吼——”

见着自己,那头雷龙居然还不逃跑,而是发出了可怕的龙啸声,有无尽的雷电在劈舞。

“那就来吧!”

宁明同样气势攀升,甚至开启了【黑夜永禁】,又释放出了灰烬仙火,满头黑发都像是燃烧了起来。

这里没外人,自己当然该以全盛状态,速战速决!

在浩荡的云层上空,一人一龙激战了起来。始一碰撞,二者就迸发出了滔天的雷光。

轰隆!

一条条足有山脉大小的雷电,在天地间像是群蛇乱舞,景象惊人。

宁明也被打得身躯破败,淡金色的鲜血横流,但生命精气却反而愈发旺盛。

若是让外人看见这一幕,只怕会不敢相信,因为宁明竟是以肉身硬抗五千年的雷灵!

【仙术.太乙玄法】

突然,宁明施展出玄级中品的仙术,黑白二气缭绕,伤势迅速褪去,更是让人咂舌连连。

在经过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过后,那条雷龙不再怒吼,而是遁入了云层当中,宁明则直接震散了方圆十里的云,最终在花费一番大力气后,终于是将这条五千年的雷龙给成功擒下。

“呼~”

大战结束后,宁明立于一片废墟中,赤裸的上半身,遍布着雷击过后的焦黑皮肤。

远远望去,昏暗的天地间,那身姿就如同战神一般。

“不错的收获。”

宁明重新换上一件衣物,随后看着天蚕袋中的那条雷龙,脸上无可扼制地流露出了喜意。

这可是四千多年的雷灵啊!

路过这个店,试问,茫茫宇宙中,自己又得需要多大的气运才能遇到这种造化?

“没想到我此番在沧溟星域的星域大比中还能变强。”

宁明不禁感叹,庆幸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这种星域级的盛会,一般都少不了机缘。

自己很有可能在这里实现雷罡之体的二次进阶,比真龙圣体更快一步觉醒!

同时,宁明也深深明白:最大的机缘还是自己脚下的这个树叶,或者说天地树。

“沧溟星域的域主当年所持之物吗?”宁明自语,“我东玄星域当年也有域主吗?那又是何等人物?难道比月宫宫主还要厉害?”

“另外,东玄星域的至宝又会是何物呢?”

宁明更大的注意力还是在自己的故乡,东玄星域。

只可惜,如今的东玄星域沦为了宇宙中的一片禁区,神秘而又恐怖。

上次自己出来时还遭遇了各种生死危机,哪怕是姬十三王都被吓得只想赶快逃出去,根本不可能去探索那些秘密。

“若是有一天,我会把东玄星域的至宝寻到的,重现先祖的伟绩。或者说,我来成为这个时代的东玄域主!”

宁明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他不只是预感,而是在不远的将来,诸神都将被封印起来。人族一旦失去了神灵,就只有人皇才可肩负起这一切,如同上古时期的星域之主。

而这也是诸神格外重视十大年轻至尊的原因。

......

接下来一段时间,让宁明诧异的是,自己后面陆陆续续突破的世界里,居然连一个人也没碰见。

并且,在第五千层世界过后,每个世界的天地之灵居然都被收走了!

宁明接连突破了好几个世界,结果都没发现天地之灵。

“难道有一个神秘强者,在最开始选择了五千层。并和我一样,一路横推,不仅打败了一路上的所有天骄,并且还收走了所有的天地之灵?”

旋即,宁明又紧锁起了眉头。

要知道,越到后面,灵物的品级也就越高,即便是自己也需要花一番大力气。

对方如果要收取所有的天地之灵,突破的速度就肯定会慢下来,可自己怎么又迟迟没能遇见对方?

不管怎么说,宁明心中有了一个预感。

极长时间没有遇敌,而在后面,一旦遭遇,对手就极有可能是威盖一片星域的绝顶高手!

接下来,宁明来到了第六千一十二层世界,还是没有发现天地之灵,但却捡到了一块发光的木牌。

“传送牌?”

宁明惊讶。

这竟是一次性消耗物品,可以让自己从第一层直接跃迁来到所处的这个世界。

也就是说,这相当于一次存档的机会,重要性极高。

“好宝贝!”

宁明立马收好传送牌,并再次突破到上层世界。

这一次,他就遭遇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哧!

自己刚一来到这个世界,一道剑光就横扫而过,令一座山峰崩塌,十分惊人。

宁明微微变色。

只见,

天空上有两道身影正在大对决。

其一是个黑衣男子,神情冷漠,自己前面在登仙台时曾见过对方;

其二则是个黑色罗裙少女,乃是涅槃山主人的女儿。

二人应该打了好长一段时间,这片小天地都被打毁了。两个人的身上都有许多的伤势,鲜血淌体,气势也虚弱了大半。

“谁?”

感受到第三者的气息,涅槃山主人的女儿立马惊觉。

黑衣男子黎耀也顺着看去,随后内心一沉。

糟了。

怎么会是他?

自己和这名女子已经打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眼看就快要分出胜负,结果此刻却突然杀出了一个第三者。

并且,还是那个突破了姬霄记录的家伙!

“哦?巧了。”

与此同时,宁明也忍不住笑道,“这可真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可恶...”

涅槃山主人的女儿轻咬银牙。

另一边,黎耀看出获胜无望,出声道,“我还有传送牌。周明,希望你不要故意逗留,赶紧突破到更高层的世界去。”

言罢,他直接选择退出,就这样消失在了这个小世界当中。

这让涅槃山主人的女儿有些意外。

而就在这时——

宁明已经看向了她,问道,“你怎么还不退?”

“好大的口气!”

涅槃山主人的女儿,样貌十分漂亮,明眸皓齿,拥有一种灵动的神韵。

很显然,她对宁明并不了解。内心很倔强,尽管此刻状态下滑严重,但却不愿就这样认败。

“真是一个倔强的小丫头片子,那就别怪我了。”

宁明说着,一步步踏上前去,每一步的气势都在加重。

吼~

到了最后,真龙圣体完全复苏,威压覆盖住了全场。

涅槃山主人的女儿俏脸一变,随后紧咬银牙,“你无耻!趁人之危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就给我疗伤的时间,到时候再大战!”

“自欺欺人的废话。我没工夫陪你胡闹。”

宁明直接冲去。

他举拳轰杀,声势滔天,金色的血气甚至照亮了天宇。

很快,涅槃山主人的女儿就被打得受不了了。主要是前面和黎耀打得太久了,神力几乎都耗光了。

“要不是我...卑鄙的家伙,你给我记住了!”

涅槃山主人的女儿大叫。

她被打得倒飞而出,青丝飞舞,原本白嫩的肩头都被宁明一拳给打得红肿了起来。

“对我说过这句话的人可不少。”

宁明轻笑,上一次听见,似乎还是那位名叫夏梦的女至尊。

“你等着,我马上就会重新回来,一定能把你给打...”

远处,涅槃山主人的女儿盯着宁明,本想放句狠话,但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突然戛然而止。

宁明也突然开口道,“对了,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一路打上来,是不是搜集了许多的雷灵?”

“机会?”

涅槃山主人的女儿一愣,随后摇头,“我并没有搜集到雷灵。我从一开始就是进的第六千层,你不知道?”

“嗯?”

顿时,宁明皱起了眉头。

对方一开始进的第六千层,那前面五千层到六千层之间的天地之灵又是被谁给收走了?

而自己怎么又没能碰见那个人...

几乎瞬间,宁明就反应了过来。

他立马看向对方,惊道,“你被人打败过?是靠传送符回来的?”

“不错。”

涅槃山主人的女儿一惊,没想到这家伙的思维如此敏锐。

“是谁击败的你?”

宁明立马又问道。

谁知,涅槃山主人的女儿却娇哼一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她只对宁明说道,“你最好不要想着突破。要不然,你绝对会被打回到第一层世界,没有半点胜算!”

“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这个世界,等我稍作修整后,就马上回来找你算账!”

说完最后这句不服气的话,此女就离开了这个树叶世界。

宁明则立在原地,眉头紧皱。

涅槃山主人的女儿绝对是沧溟星域最强的十人之一。

若不是她和那个黎耀打得太激烈了,自己捡了个便宜,否则这定是一场激斗。

对方最后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故意吓唬自己?

还是说,上层世界真有一个怪物般的存在...

宁明抬头望向了天空。

......

与此同时。

外界。

黎耀和涅槃山主人的女儿再次从天地树掉落下来,引起了一番不小的轰动。

“这又是怎么回事?黎耀你和她怎么又都落败了?”那个身材瘦小的老者开口询问。

黎耀答道,“我和她神通齐出,就快要分出胜负时,可却突然上来了一个...正是花海道宫的那个弟子。”

哗!

哗!

哗!

此言一出,现场鼎沸了起来。

就算是涅槃山主人都眉头一皱,没想到自己女儿居然接连失败了两次。

“又是他?”

“那个花海道宫的周明?”

“他爬到了第六千一十三层?这样的高度,太夸张了吧!”

各个阵台上,沧溟星域的那些势力全都陷入了动荡。

每个人都在议论此事。

一位教主级的人物抬起头,望着天地树的六千层,“也就是说,现在排名最前的两人,一是那名神秘女子,二就是花海道宫的那个周明?”

轰!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全都震撼万分。

没有人想过,此次星域大比上独领风骚的居然不是神崖的那个妖孽,也不是涅槃山主人的女儿,而是完全没听说过的两个人。

“太匪夷所思了!”

“我的天啊!周明他现在排名第二?”

与此同时,花海道宫也炸开了锅。

那几位宫主以及年轻的弟子们,无不心跳急剧加快。

要知道,这可是星域级的大比,其中有多少大教传人、绝代妖孽?

但,自家花海道宫却走出了一个弟子,一路脚踩下了不知多少天骄,如今在天地树的排名第二!

“那名神秘女子究竟是何方神圣?那个宝瓶真是先天灵宝不成?可有道友知晓?”

现场,有大教的长老询问八方。

但却无人回应,着实是神秘得很,竟然没一个人知道对方的来历。

“那个周明又是什么来历?”

下一刻,众人又想方设法地问鹤真人。

但,鹤真人的嘴很严实,不可能透露出半点风声。

与此同时,伴随时间流逝,在场许多老辈修士都愈发紧张了起来。

“时间只剩下最后一天,局势愈发难料了。”

目前,宁明和那个持瓶女子所处的层次,大幅度领先于其他天骄,中间有很长的一片空白区域。

但这也不好说,因为此次的规则导致排名有可能会瞬息万变。

站的越高也会摔得越狠!

历史上有许多号称常胜不败的将军,百战百胜,可却只需要一次失败就能葬送掉一切。

“如此说来,那个周明如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他头上就只剩下了一个人。”

一时间,沧溟星域大比的重头戏来了。

每个生灵心中都浮现出了最大的期待,“他是会继续突破?还是选择停留在原地?”

“若是二者相遇,是那个持宝瓶的神秘女子捍卫住第一的宝座?还是周明成为新王?”

......

......

这里是第七千三百层世界。

宁明自然不是那种会停留在原地不前的人。

他选择了继续前进。

凡是常胜将军,难保终生不逢一败。纵观古往今来,不怕常胜将军,怕的是打不死的豪杰。

所谓的无敌心,正是如此。

而这一刻,宁明也终于遇到了那个神秘女子。

寒山之巅。

那是一个白衣女子,她伫立在湖畔,身姿曼妙,头上悬有一个琉璃光的宝瓶。

瓶口竟在吸收天地间的寒霜之气!

六千年以上的冰灵,此刻竟就这样被轻易收入了那个宝瓶当中,简直让人不可置信。

那个神秘女子背对着自己,在冰天雪地中白衣飘舞,丰姿绝世,近乎于梦幻般.

对方给自己的感觉极为特殊,此前从未有过。这种气韵绝不是常人!自己只在万星界的那几位年轻至尊身上感受到过...

宁明也安静地站在原地,不动如山,神道气息弥漫将自身笼罩,释放出了永恒的光辉。

安静...许久过后...

“原来我的雷灵都是被你给收走了。”

这便是宁明主动说出的第一句话。

双方相遇,注定将要爆发一场惊天大对决,势必会轰动整座沧溟星域!

https:///wanyezhizhu/12718581.html?t=20220117122451

:。: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