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下午,waitingbar门口挂上了暂停营业一天的牌子。

为了不显出异样,白天李飞几人如常带着金正中到嘉嘉大厦修炼,晚上八点多返回酒吧。

此时酒吧里就只有李飞、小白、小青、孙璟秋、金正中、马叮当、大咪小咪等内部人员。

酒吧门没有打开,因为他们等的是将臣,不需要开门。

当时针掠过十点,他们等的人到了。

标准的国字脸,一头清爽的短发,最吸引人的,是他那双无比平静的眼眸。

是的,平静,是那种万事不萦于怀的平静,就好像没有任何事,能让他的心湖泛起涟漪。

一身笔挺的白西装,整个人看上去无比闲适。

他是凭空出现在门口的,李飞知道,将臣也掌握了空间法则。

原剧情中他救魔星时,便凝固了空间,不过他应该没掌握时间法则。

将臣缓步走进酒吧,他的目光一直锁定在马叮当脸上。

马叮当不由自主的站起了身,同样凝视着将臣的眼睛,两人就这么在众人的目光下,对视良久。

没有人开口说话,哪怕对方注定是敌人,他们此时也不愿开口打搅两人。

马叮当终于率先开口:“突然间觉得,你比我更像正常人。”

将臣轻轻点了点头,淡笑道:“人和僵尸最大的分别就在这。”

马叮当哂笑道:“你好像越来越了解人了。”

将臣感慨道:“人很有趣,明明心里不想做的事,却偏偏做了出来,明明不想说的话,偏偏说了出来。”

“到底是什么控制了他们?是不是有句话,叫身不由己?”

说完这番话,他又认真的道:“做人真是很有趣,学做人就更不简单了。”

一旁端着酒杯的李飞微笑道:“没错,人是地球上最复杂,最难懂的生物,甚至许多人自己都无法了解自己。”

“但也正因为人这么复杂,人世才会如此精彩,那么,你喜欢这个精彩的人世吗?”

将臣目光转向李飞,几乎没怎么思考,就肯定的道:“我很喜欢。”

李飞浅饮了一口杯中酒,叹道:“可是有人想毁了它,如果你喜欢的东西要被人毁掉,你会怎么做?”

将臣默然,这个问题他无法回答,他十分理解李飞所代表的,人类的立场。

但理解归理解,他却不能阻止女娲的决定。

李飞见此,脸上露出一抹自嘲之色,“也对,要毁掉你喜欢的东西的,是你更加喜欢的人,这个问题我问得没什么意义。”

“那就直入主题吧!五色精魄我已经取出来,也可以还给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将臣颔首道:“你说,只要我能做到,就一定不会推辞。”

“很简单,你肯定能做到。”

李飞放下酒杯,站起身微笑道:“自从我成仙之后,就再也没遇到过,能跟我酣畅淋漓一战的对手。”

“我希望你能全力以赴的跟我切磋一场,无论胜败,我都会把五色精魄还给你。”

将臣的目光微微亮了亮,自二十年前跟马丹娜和马叮当一战后,他也再没跟人动过手。

而他这二十年的提升,却是比以前千万年加起来还要大,他也很想知道,自己如今的极限在哪里。

当下欣然道:“好,我答应你,我们去哪切磋?”

李飞道:“去太空吧,如果在地球交手,造成的破坏不异于一场天灾。”

说完这句话,他身形便直接消失在酒吧之中。

将臣再看了马叮当一眼,随后也消失在酒吧。

小青等人倒是没怎么担心,因为这次他们是切磋,只分胜负,不决生死。

但些许紧张也是有的,因为这场切磋的结果,将关系到地球的未来。

……

距离地面约六千多公里的位置,李飞和将臣相对而立。

大气层的厚度为483公里,此时他们已经远离大气层,无论怎么打,都不虞会影响到地球。

李飞看着将臣,脸上并未显露出丝毫敌意,反而带着淡淡的笑意,“你用什么兵器?”

李飞嘴巴没动,他的声音是直接在将臣脑海中响起的。

声音的传播需要介质,太空属于真空环境,并没有可以传播声音的介质。

别说是说话,便是超新星爆炸也不会发出声音,所以他们只能以神念交流。

将臣抬起双手,握成拳头,他的声音同样在李飞脑海中响起:“我的身体就是最强的兵器。”

李飞抬起一只手,摊开手掌,“好,那我就用拳脚向你讨教几招,请。”

“请。”

切磋跟决斗不同,这一声请是告诉对方,我已经准备好,你可以动手了。

两人都知道对方是前所未遇的劲敌,是以都没有托大的等着对方先出手,他们是同时出手的。

李飞在炼化人书的同时,也已经将天帝冥石给炼化,如今他的肉身强度,同样是仙级。

这就要比那些纯法系仙人强得多,他走的是二郎神、哪咤、孙悟空、王灵官这样的战仙路子。

是以他并不惧空手与将臣对敌,这反而更能试探出将臣的实力。

第一合,他们都没有闪避,而是选择了硬碰硬,以试探对方的力量强度。

在两人出手的瞬间,两只拳头便跨越了数十米距离,狠狠撞到一起。

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一股令空间都微微扭曲的冲击波,从两人碰撞的拳头上荡开,向外辐射开来。

幸亏他们选择交手的地方是一片真空,周围没有卫星或空间站什么的,否则光是这碰撞的余波,就会造成可怕的事故。

第一合,两人平分秋色,不相伯仲。

原本在没有重力的太空之中,碰撞的反作用力,会推着他们双方各自向后飞退很远。

但对于他们这种超凡存在来说,许多科学常识并不适用,两人不动不摇,迅速变招,激烈交手。

层次越高的超凡存在,战斗方式反而越加原始质朴,因为大家都知道,那些花里胡哨的手段根本没用,只是浪费力量而已。

所以低武仙侠灵异类位面的超凡者,战斗起来是各种法术真诀,甚至开坛斗法,繁复绚丽无比。

高武神话之类的位面,大神上仙们的战斗,反而没那么花哨,往往就是抄起家伙一顿近身搏杀。

要么就是比战技武艺,要么就是拼法力法宝,很少会玩什么法术真诀。

此时李飞和将臣便是如此,谁都没有用什么炫酷的法术异能,两人拳来腿往,进行着最简单直接的搏斗。

只不过两人的速度都快到凡人难以理解,一秒之间就已经交换了不知道多少招。

他们的精力都高度集中,力求不被对方击中。

因为以他们这个层次的力量,哪怕肉身强度再高,也承受不了几下攻击。

中招往往就意味着受伤,受伤就意味着落入下风。

两人皆是很久没遇到过像样的对手,打得如此酣畅淋漓过。

他们越打越兴奋,越打越忘我,完全忘记了时间。

直到一抹阳光突然照射在他们脸上,晃到了他们的眼睛,两人才回过神来。

最后一记碰撞后,两人不约而同的收手后退,齐齐扭头看去,却见两人早已不在原来的位置。

他们是在晚上离开的地球,上到太空。

也就是说,他们离开地球时,太阳处于南半球那面,阳光被地球挡住,他们等于是置身于地球的阴影中。

不知道是因为地球公转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在交手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移动,此时已经脱出地球的阴影。

也幸亏是这样,要不然他们这一场切磋,怕是会不知不觉的一直打下去,斗上几个月都有可能。

将臣看着李飞,传出一道神念:“看来我们的实力不相上下,这一场算平手如何?”

李飞微微一笑,回道:“别逗了,你连僵尸本相都还没露出来,我也还没用兵器法宝,这算哪门子不相上下?”

“我说过,我想要的是一场全力以赴的切磋,因为我很想知道,自己的上限在哪。”

事实上,李飞也没有动用全力,这一场战斗,他更多的是凭着肉身力量,外加部分法力与将臣交手。

他输出的攻击强度,仅维持在天仙级,如此看来,将臣平常形态的战斗力,便是天仙级。

若他现出僵尸本相,尽展一身力量,不知道能达到何种层次。

而且李飞还知道,僵尸本相依旧不是将臣的最强状态,他最强的状态,是化身那只长着蝙蝠翅膀的异兽形态。

将臣听李飞这样说,略有些无奈的道:“我也很想跟你好好打一场,但我们两个打起来,根本不是短时间就能分出胜负的。”

“我最近有很重要的事要做,耽误不得,等我有空的时候,再陪你痛快一战吧!”

李飞略一沉吟,颔首道:“好吧,我不耽误你时间,反正若女娲不放弃灭世,你我早晚会有一场真正的决斗,到时候,你想留手都不行。”

说完这番话,他手一挥,五色精魄向着将臣飞了过去。

虽说这场切磋没能探出将臣真正的底,但他心里基本上也已经有数,算是达到了目的。

真要生死相博,他有七八成的把握可以干掉将臣。

将臣抬手将五色精魄吸入掌中,按在自己胸口,直接将之收入了体内。

他脸色平静,但目光微微有些复杂的道:“我会尽量劝服她放弃灭世,我是真的不希望世界毁灭,也不想与你为敌。”

李飞点点头,转身看向地球,发出了最后一道神念:“尽力而为吧!谁都不想走到那一步。”

“再见了,希望下次见面,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喝一杯,而不是生死相搏。”

说完这句话,他的身形便消失不见。

将臣没有看到,在消失前李飞眼中闪过的那一抹怜悯之色。

他说这些话,只是权宜之计而已,目的是稳住将臣,以免在陨石到达地球前节外生枝。

将臣真的有些可怜,因为他根本不清楚女娲灭世的真相。

他不知道,女娲的灭世之举是不可逆的,连她自己都已经无法阻止,所以劝服云云,注定只有一个失败的结果。

而且李飞也是打定主意要杀女娲,夺五色精魄和她一身法力。

他们之间,从一开始就已经没有转圜余地。

……

李飞回去的时候没有直接进入waitingbar,而是出现在天台,然后通过楼梯走下去。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在太空待了多久,要是他凭空出现在酒吧,被客人看到不太好。

此时是下午七点多,夜幕刚刚降临,酒吧已经开始进客人,但客人还不多。

下到酒吧后,只有大咪、孙璟秋、马叮当三人在,其他人都不在。

大咪和孙璟秋如常开店,马叮当也照例坐在吧台前打发时间。

最先看到李飞从楼上下来的是大咪,她连忙告诉了吧台前的马叮当。

马叮当回过身来,对他微笑着点点头。

李飞坐到她身旁,率先问道:“我去了多久?”

马叮当道:“差三个小时刚好三天。”

李飞松了口气,道:“还好。”

孙璟秋此时也发现了李飞,连忙走过来,上下打量一番,见他没有受伤的迹象,暗暗松了口气。

“怎么去了这么久?”

李飞接过大咪递过来的酒杯,道了声谢,这才道:“跟将臣打得太忘我,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孙璟秋追问道:“结果如何?”

李飞喝了口酒,道:“平手,不过我们都有所保留。”

孙璟秋蹙眉道:“那你有没有把握……”

李飞展颜一笑,道:“放心,虽然这次切磋没能分出胜负,但我也基本上探到了他的底,若是生死相搏,我有八成把握干掉他。”

孙璟秋和大咪心下大定,彻底放下心来。

马叮当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状若无意的问道:“真的没有丝毫转圜余地了吗?”

李飞沉吟道:“原本将臣未必一定要杀,但女娲必须死。”

“可问题是,不杀将臣马家的使命就无法完成,马家后人依旧无法解脱,为了小玲和章鱼的幸福,我必须杀他。”

马叮当满心的无奈,这就是最大的矛盾点了,其实女娲死不死她根本不在乎,可是将臣……

她始终无法做到,眼睁睁看着他去死,否则当年她就不会在关键时刻,对他放水。

马叮当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起身道:“我去天台透透气。”

李飞看着她的背影,无声的叹了口气,感情这种事,便是大罗金仙也帮不上忙,只能看自己。

过不多时,李飞感应到小白小青等人已经回来,当即跟孙璟秋和大咪打了个招呼,上楼而去。

……

原日东集团香港分部所在大厦。

蓝大力、红潮、奇洛、乌鸦、司徒奋仁五人,跟在将臣身后进入顶层。

蓝大力介绍道:“这栋大厦叫通天阁,它以前的业主是个日本富商,不过已经死了,现在是法拍屋,总之物美价廉,而且……”

将臣打断了他的话,“行了,这里很好,大地之母即将归来,我们送份礼物给她吧!我想让她回来的时候,有一些惊喜。”

蓝大力伸指在脸上挠了挠,道:“那当然好了,呃……真祖,我想问你个问题,不知道行不行。”

将臣走到堂本静那张沙发旁坐了下去,随口道:“说吧。”

蓝大力道:“我想问真祖,你到底同不同意大地之母的灭世重生?”

将臣看不出什么表情的道:“我知道你早就想问这个问题,我能告诉你的是,只有一个人可以改变大地之母的决定,就是她自己。”

蓝大力点点头,道:“所以真祖想利用圣经密码,预知人间末世的结局?”

奇洛不解的道:“圣经密码所记载的事,一定会发生,就算提前预知又能怎么样呢?可以改变吗?”

将臣道:“那就要看圣经密码怎么说了,希望尽快有结果。”

蓝大力目光闪了闪,道:“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不过因为剑神一脉的横空出世,圣经密码记载的许多条文都已经改变。”

“况天佑和王珍珍都没有死,魔星也没能出世,圣经密码最后的条文,未必还具备参考价值。”

将臣沉吟了片刻,道:“先把最后的条文翻译出来,看看究竟是什么再说吧!”

蓝大力道:“是,那我们先告辞了。”

“嗯,记住,找份礼物给大地之母。”

“是。”

……

数日之后,通天阁内。

将臣坐在一架钢琴前,十指在琴键上疾速跳动,弹奏出一串如流水般的琴音。

这架钢琴是红潮给女娲准备的礼物,因为女娲的心,被人类伤得太深太重,而钢琴的声音可以医治心灵的创伤。

女娲的元神,便在将臣那流畅的琴音中,五色精魂的光华闪耀下,于半空凝聚,缓缓下降到将臣准备好的床上。

琴音停止,将臣起身走到床边,静静看着那张已经分别了几千年,但早已深深刻入脑海的脸。

女娲那长长的睫毛微微动了动,一双眼眸缓缓睁开,看到身边的人,淡淡开口唤道:“将臣。”

将臣定定的看着女娲,感慨道:“很久不见,真的很久了,我很想念你。”

任由将臣将自己扶起,女娲平静的道:“我也是。”

将臣道:“想不到你的元神会提前苏醒。”

女娲原本定下的,是末日到来前百日回归,可现在距离百日回归之期尚有三天,她提前了三天苏醒。

女娲看向将臣,沉声道:“因为我突然觉得心神不宁,我觉得……我会死。”

“自混沌创世,万物由我手中成长开始,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我觉得,我会死在这片由我亲手创造出来的天地之间。”

将臣目光微凝,迟疑的道:“可能只是一场恶梦,你别忘了,这片人间乐土,是你自己一手创造出来的。”

女娲的眼神忽然变得凌厉了几分,她凝视着将臣,质问道:“依然还是乐土吗?将臣,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将臣忽然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

如今这个金钱至上,娱乐至死的世界,还是曾经那片乐土吗?

将臣无法违心的说是,只好沉默下来。

沉默也是一种回答,女娲已经从将臣这里得到答案。

“主人。”

蓝大力和红潮恰在此时走进了房间,蓝大力满脸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提早回来了?”

女娲转身走到沙发旁,端端正正的坐了下来,身上散发着神圣、威严、高贵的气息。

面对手下,她自然又是另一套说辞:“是人世间的纷扰,让我无法再继续沉睡。”

将臣深深的看了蓝大力一眼,坐回钢琴旁,继续弹奏起刚才未完的曲子。

蓝大力上前几步,恭敬的递上一张纸,道:“蓝大力为主人准备了一份礼物,就是圣经密码的最后条文。”

女娲露出一抹疑惑之色,“圣经密码?”

蓝大力道:“是,圣经密码可以准确预言人类的兴亡。”

女娲脸色微沉,道:“人类的兴亡不是由我决定的吗?”

蓝大力赞同的道:“那是当然,人类是主人创造的,当然该由主人主宰他们的命运。”

“这圣经密码也不知道是谁写的,其不但准确的预言了主人圣体回归的日期,更明言会有人与主人为敌,阻止主人灭世的慈悲功德。”

女娲越听越怒,将臣的琴音终于停止,他转过身看向女娲道:“没有人要跟你为敌,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做最后的努力。”

女娲道:“我要灭世,他们要自救,这跟与我为敌,又有什么分别?”

这就是神的逻辑,我要你死,你就该老老实实的去死,反抗就是罪过。

驳斥了将臣的话后,女娲重新看向蓝大力,问道:“究竟是什么人要阻止我?”

蓝大力道:“是一个被世人称为剑神的仙人,以及他创建的宗门势力。”

圣经密码最后的条文,并没有提到李飞,但是蓝大力结合实际,调整了说辞。

将臣认真的看着女娲,道:“我已经跟那个仙人交过手,打了个平手。”

“我们都没用尽全力,但是就算我全力以赴,也没有把握能战胜他。”

女娲瞳孔微缩,虽说她掌握五灵大道,这天地万物皆是出自她的手,但单论战斗力,她是不如将臣的。

自天地初开以来,她从未遇到过,甚至听都没听说过,有力量超越将臣的存在。

哪怕是当年的人王,在不出盘古弓的情况下,也绝不会是将臣的对手。

连他都自认没有把握战胜的对手,那该有多强?

她满脸难以置信的道:“那些炼气士?他们竟然能成长到这种地步?”

在她的印象中,仙人不过是上古时代,人类对一些修行炼气之人的敬称而已。

至少在她离开这个世界,将自己放逐于星空之前,那些炼气士根本不配与将臣相提并论。

自己只是离开了短短几千年,那些不成气候的炼气士,却已经拥有了抗衡将臣的力量。

想不到自己创造的人类,竟然拥有如此可怕的潜力,甚至能成长到力量超越神的地步,难怪她会生出死兆。

将臣感叹道:“我们都小看了人类的潜力。”

女娲忿忿道:“天地万物由我而生,该不该继续存在,也应该由我来决定,任何人都没有资格阻止我灭世。”

“你别忘了,我才是大地之母,那所谓的仙人能够存在,也是因为我,如果没有我,他连做人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仙。”

将臣走到女娲面前,凝视着她道:“我没忘记,你创世的时候有多开心,也没忘记,你决定灭世时有多痛苦。”

“为什么一定要灭世呢?能不能有第二个选择?给人类一个机会。”

女娲冷然道:“机会我已经给过很多次,但是人类一次次的让我失望,当所有失望积累在一起,就成了绝望。”

“天地由我而生,该不该继续存在,也应该由我来决定,我不想任何人来干涉,你明白吗?”

将臣心下一声暗叹,口中却是道:“我明白,我不容许任何人伤害你,如果你一定要这样做,我会帮你挡住他。”

女娲满意的点点头,道:“现在我想静静的听听,在我沉睡时,世人所做的一切。”

将臣看了蓝大力一眼,道:“我先出去了。”

女娲没什么表示,将臣径自转身出了房门,等房门关上,女娲才对蓝大力吩咐道:“告诉我,世人有没有一错再错。”

“是,主人。”

……

将臣离开房间后,取了一瓶他最喜欢的冰酒,走到客厅中,坐到了电视机前。

打开电视,继续播放他这段时间,一直在追的那部电视剧。

只是他视线虽然在看着电视,但目光涣散,没有焦距,显然在思考着什么。

女娲一意孤行,非要灭世,若李飞知道,定然会拼尽全力杀她。

若李飞堂堂正正的跟他打,他倒是并不怕。

他最怕的是,李飞不计代价的直接对女娲出手,他还真没把握能护得住女娲周全。

看来在劝服女娲放弃灭世前,不能让她出现在李飞面前,否则结果就真的难料了。

https:///chuansuozhutianzhizuxingshengweijihua/12718596.html?t=20220117123435

:。: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