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从南关往北,有大黑山,号称辽南第一峰,扼黄渤二海,交通之咽喉,防御之屏障。

大黑山城,又名卑沙城,在金州城东十五里,山顶有古城,在凤凰山之左方约二里,内有二井,四面悬绝,惟南一门可上,不知何代垒砌。

在历史上,大黑山山城发生过二次大的战争,分别是隋炀帝第一次征高句丽时,以及唐太宗第一次征高句丽。

上一次在金州前迎毛文龙时,郭大靖便在沿途勘察过,但却不是很细致。此次重来,他可是下了工夫。

漫步于大黑山山城,看着充满历史沧桑气息的城垣断壁,郭大靖在脑海中设想如何以最快的速度修复,或是如何抵挡建虏的进攻。

“此处是山城西南角的凤凰口,居关为关,故称关门寨。”向导不仅熟悉地理,听其讲述还应该粗通文字,“历史上的卑沙城可是兵家必争之地,只是有些荒废了。”

郭大靖微笑颌首,站在高处,举起望远镜瞭望观察。

虽然山城有些破败,但大框还在。要修复起来,还不是特别的困难。

在望远镜的视野中,城垣沿大黑山山脊,绕山梁围峡谷顺山势而建。城墙由大小不等的山石叠砌,墙宽三米多,残高三至五米不等。

石墙绵延约五公里,伟岸奇俊,蔚为壮观。城内峡谷蜿蜒,城外四周悬崖绝壁,安营扎寨于城中,进可攻,退可守。

李维鸾亲自陪着郭大靖,一是尽地主之谊,二是能够马上就商议,以确定接下来的行动。

看到郭大靖对大黑山山城很感兴趣,他在旁说道:“此地虽险要,但已破败不堪,想要修复,耗时费力。且建虏野战厉害,在此固守,很容易被围困,成为孤城。”

郭大靖沉吟了一下,说道:“李将军所说的在理。但今时不比往日,借助于各种武器,以及壕沟拒马等阻挡,已能快速构筑防御工事。”

伸手指了指山城,他继续说道:“不必凿石修补,只用土袋沙包予以加固,并在墙外设置壕沟、鹿砦等设施,就足以抵挡建虏的进攻。”

李维鸾微微颌首,但却并不完全认同。

郭大靖笑了笑,继续说道:“若说孤城,旅顺堡难道不是?建虏攻坚是弱项,人口更是难以弥补的硬伤。为攻打一座山城,伤亡超过一两千,就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只要此城在我军手中,建虏敢放心深入,攻打南关防线吗?”郭大靖说完,自己先摇了摇头,说道:“兵家大忌,建虏也是知道的。”

历史上的攻城作战,经常是尸山血海,惨烈无比。有些城池甚至能够阻挡进攻方好几年的时间,甚至,一座城池就可以扭转一场战争的局势。

城池易守难攻,那为什么非要去硬刚?绕路走难道不行吗?还是说古人都是愚不可及?

对于很多看图作业、纸上谈兵的人来说,对于古人非要攻城,而不是绕过,可能会感到非常的不解和奇怪。

其实,在古代进攻方不是不想绕,而是不敢绕也不能绕。

古代的交通条件和交通工具都粗陋且效率低下,而军队每天都在大量消耗粮食。想要绕过城池,首先是行军的时间会会大大增加,后勤压力很大。

而绕路之后,辎重部队就面临被敌人袭击,后勤保障面临被切断的危险。没了后勤,仗不用打,就已经失败了。

况且,绕过敌人的城池或据点,等于是主动陷入敌人前后夹攻的不利态势,或者可称为是孤军深入。任何一个理智的将领,都轻易不敢,也不会这样冒险。

当然,事无绝对,对敌方据点过而不攻直捣黄龙的实战案例也不是没有。北方的游牧民族就擅长利用骑兵直接绕过城池来劫掠边境百姓。

“建虏既不能以战养战,就地取食,就需要携带大量粮草物资,或是保证粮道畅通。”郭大靖冷笑了一声,说道:“有此山城在,建虏敢置之不顾?”

伸手指了一圈周边的山峦树林,郭大靖说道:“建虏想要彻底将山城围困,又需要多少人马?”

山城山城,依山而建,地势险要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难以彻底围困。

平地上的城池,围住就围住了。可山城之外有山脉和树林,连绵起伏,光是占据要点,难以彻底困死。

光大黑山占地就有二十多平方公里,其北寄长白、千山,南临黄海、渤海,地形地势对于进攻方来说,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郭大靖目光扫视群山,信心十足地说道:“战山城,而不战于山城。把战场扩大,山城只是核心据点而已。”

李维鸾似有所悟,说道:“战旅顺,而不战于旅顺,郭将军以前似乎也说过此话。”

只把目光集中到旅顺,全力防守就落了下乘。在旅顺城下激战,但战场已经扩大到整个金州,在战略布署上,便高了不止一筹。

郭大靖轻轻点头,说道:“大黑山只是前出的一个据点,还有小黑山、石河驿,甚至是盖州卫、复州卫。把据点推得越靠前,金州就越安全。建虏想冬季蹈冰绕袭,他们能在沿海冰面上跑几十上百里,不可能的。”

李维鸾若有所思,半晌后才试探着问道:“我有些明白你为什么执意要进行登陆绕袭,断敌退路了。”

看着郭大靖笑呵呵的神情,李维鸾继续说道:“只要这次行动成功,建虏想再攻金州,就会担心后路被断。瞻前顾后之下,进攻必受影响。”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郭大靖畅快地笑了起来,说道:“正是要震慑他们,让他们不敢再放心来攻。不管出动多少兵力,也要让他们把一半人马用于防范后路。”

李维鸾笑了,终于清楚了郭大靖的思路筹划,略有些震惊之余,却也有几分钦佩。

对于建虏,东江军虽然比关宁军要敢战,但也一直把自己摆在弱势的位置。平常的行动也只是袭扰,主动性的大规模进攻很少。

战力上的差距,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将领们作战的思维。收复金州之战,在李维鸾等将领看来,占领不是问题,顶住建虏的反扑才是重点。

但从郭大靖的角度,被动防守不是他的选择。但凡有机会,就要反击,让建虏不能想来就来,打不动就安然退走。

追根究底,是郭大靖在思想上没有畏惧。重视是重视,但却能看到建虏的弱点,紧盯着弱点打。

“在石河驿或小黑山的海湾登陆抄袭,最为合适。”李维鸾明白了郭大靖思路,也就做出了肯定的判断,“从南关登陆,距旅顺太近,凭建虏的速度,很难有足够的时间布防。”

古代的登陆作战,在没有现成码头的情况下,是很困难的。又没有登陆艇,又没有飞机空投,又没有快速的舟桥架设,只能是用小船来往运输。

也就是说,投放能力受到很大的限制。如果在登陆中遭到敌人突袭,损失惨重是肯定的。

所以,郭大靖经过反复权衡,才作出通过普兰店湾登陆,在小黑山或石河驿构筑阵地,截击撤退的建虏。

“旅顺堡能坚持三天,建虏多半便要撤退。”郭大靖作出了预估,在李维鸾看来,出入不是很大。

打宁远是两天,宁锦之战中攻宁远是一天,对锦州攻击受挫后,主要还是围困。

建虏难以承受重大的伤亡,而且正是比较虚弱的时期。说虚弱不是战力,而是粮草物资的匮乏。

后勤供应不上,建虏就没有长期围困作战的资本。急攻不下,就要饿肚子,不战自退。

李维鸾用力点头,说道:“凭建虏的物资,一年顶多发动一两次大的军事行动。袭攻金州,要的是速度,他们也不会携带太多粮草物资。”

停顿了一下,他笑着补充道:“而旅顺堡不仅城坚壕阔,还有火炮火枪抛石机等武器,粮草物资也足以支撑数月。”

“六七千人马守城,或是更多一些。”郭大靖笑着说道:“登陆抄袭,郭某率本部军队,或者再加上毛帅支援的兵力,应该足够了。”

李维鸾点头,说道:“只要战力与旅顺的部队相当,六千足矣。”

这样一番筹划计算下来,就算皮岛本部不派兵支援,合辽南诸岛的人马,也能够发动金州战役了。

当然,这还要看建虏会出动多少兵力。如果兵力很多,郭大靖就准备把登陆作战的规模缩小一些,对于撤退的建虏的拦截力度也降下来。

两人相视一笑,信心都油然而升,边说边走,在大黑山山城仔细地勘察了一番,才带人继续向北,直奔小黑山、石河驿。

…………………

京师,皇宫。

各地军队断绝粮饷,将领们上疏哀告求诉,对于崇祯来说,根本没放在心上。

登基数月,将不可一视的九千岁打翻在地,割首戮尸;阉党骨干一个个地被清算严惩,一批“正人君子”充斥朝堂。

崇祯皇帝正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沉浸在东林党官员吹捧的“圣人出”赞颂中。

励精图治、气象更新,崇祯皇帝举目四顾,踌躇满志,觉得自己很行,大明必然在自己手中扫除积弊,重新振作国势。

可他却不知道,天启七年到崇祯二年,是后金最虚弱的时期。不需要什么大的行动,只要严防死守,就足以令后金在财政崩溃中灭亡。

可以说,崇祯越是折腾,越是觉得自己很行,越是在给后金渡过难关的机会。

夜色渐深,勤勉的崇祯帝还在批阅奏疏题本,正在用他自己的勤勉,推动大明向灭亡之路走去。

天启七年七月,陕西饥荒愈加严重,加之疫疾肆流,死民甚多,“草木尽、人相食”。

而官吏搜刮、催征更甚,白水农民王二、种光道等,聚集灾民数百,插旗起义于白水县,揭开了明末农民起义的序幕。

但对于明朝官员来说,几千饥民闹事,算不得什么,时间长了就消停了。按他们的话说:“此饥氓,徐自定耳。”

崇祯也没有这当回事,大明天下大着呢,不过是渭北的两三千饥民,拿着木棍锄头要口饭吃而已。

给三边总督武自望的奏疏作完批示,崇祯帝才放下笔,喝着茶水,稍作歇息。

饥民作乱,官军剿灭之。在崇祯看来,就是这么简单。

可他不想想,西北各镇官兵缺粮缺饷,已经非常严重。兵卒每人月领兵饷银5钱,不足买米一斗,“衣不遮体”,甚至当卖盔甲器械、卖妻鬻子。

农民是没有什么军事素质,但很多官军也为生活所迫,将会加入到起义队伍中,使明末的农民起义此起彼伏,声势不断大涨。

“皇爷,天色已晚——”王承恩上前躬身劝谏道:“要多注意龙体。”

崇祯放下茶杯,轻轻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多事之秋,朕自当励精图治、勤勉政事。”

王承恩低声应是,稍显无奈地从小太监手中拿过几本奏疏,呈了上去。

“王伴给朕挑重要的说一说吧!”崇祯也确实有些疲累,轻抚着额头,把身体往椅子里靠了靠。

“奴婢遵旨。”王承恩拿过奏疏,说道:“内阁首辅韩爌奏称:主治魏党一事当要犯从严,协从不问,不宜诛连太多太广,并列首逆要犯五十余人上奏。”

才五十余人?崇祯的脸色阴沉下来,心中不悦。

要知道,“钦定逆案”列名的可是二百六十二人,罪分六等,都要受到惩治,他才满意。

“驳回,要韩爌与李标、钱龙锡重列名单。”

王承恩应了一声,又拿过一本,奏道:“登莱巡抚孙国桢有奏,天启七年加派只收上五万石,因东江镇缺粮断饷、饿殍遍地,先发三万石以接济救急。”

既然天启七年的加派已经收上来了,本来就是给东江镇的,孙国桢觉得发粮救急也不算什么大事。

这本来就是登莱巡抚的责任,朝廷又没有明令要扣下不发。于情于理,这都不算是擅自决定,而是按惯例行事。

https:///nitianhuanming/12718565.html?t=20220117122015

:。: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