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溢一听老太太的话,心里一下子慌的一匹,钟溢从林芳离开后,就没有想过这一世再结婚。

现在老太太姚钟溢一个交代,钟溢也不知道怎么说,自己虽然夺走了苏媛的第一次,但那时候也不知道会是老太太的外甥女。

看着钟溢不说话,老太太又说道,“你就打算这样下去了,一点想说的也没有吗。”

“不是,老师,这事也不能怪我啊,我也不知道她是你外甥女,知道的话,你就是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了。”

“你的意思就是不是我外甥女你就可怎么干了是吧,我平时怎么教你的。”

“不是,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我那外甥女,你花个三十万,就要买她一辈子给你打工,我们国家的高才生啥时候这么不值钱了。你高利贷啊,三十万变三百万,有你这样子的吗。”

钟溢一听是这事,心里就舒了一口气,还好苏媛那个傻妞,没有告诉老太太钟溢把她睡了的事。

钟溢立马换了一副嬉皮笑脸的的模样说道,“老师,你说的这事啊,放心,那协议我只是开开玩笑的,我这不是提前预订人才吗。”

“难倒你还想着别的事,钟溢我告诉你,你跟白静那小丫头不清不楚的我没有说你什么,你要是敢打我外甥女的主意,看我不收拾你。”

“怎么可能,我现在怎么说也是她叔叔辈了是吧,我怎么可能对小辈下手啊。”钟溢还是嬉皮笑脸的说道。

“都这么大的一个老板了,还是这样没有一个正形,你跟她各论各的。说说吧,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打算,现在餐饮公司我交到葛敏师姐手里了,网络公司大龙给我在看着也挺好的。去年的利润比餐饮公司还高。就剩投资公司了,等你外甥女毕业后,我打算让她来帮我,现在白洁在看着,也只能按部就班,毕竟她的出生不可能有什么大作为。”钟溢想了一下说道。

“你还真打算让我外甥女给你打一辈子工啊。”

“我可以给她股份啊,这就不算打工了。”

“你还是另外在找人吧,我打算让我外甥女出国留学去,以后有什么打算,让她自己拿主意。”

“那也可以等她留学回来后,再来上班啊。放心,这留学的钱我出。”

“不用你出钱,你老师我这几年还是存了一些钱的,对了,我再申市还有四套房子,我把那其中两套房子给你。算是给我外甥女还你的钱,另外两套和省城那套我留给我外甥女。以后给她做嫁妆。”

钟溢一听老太太的话,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老太太,钟溢做梦也没有想到,老太太竟然在申市还有四套房子。

“老师,你也是个狠人啊,居然在申市有四套房子,还有省城也有一套。那房子我也不要了,我房子也多,你还是都留给你外甥女吧,现在我有多少房子我也不清楚。”

钟溢和老太太坐一起抽着烟,聊着天,厨房里三个女的也在聊天。姚盼弟进去后就是苏媛问道。

“苏媛,我哥的老师真的是你的外婆。”

“嗯,是啊,我妈妈告诉我过有这么一个外婆,但在她很小时候就离开了,我一直没有见过。”

“那你以后叫我姑姑,你比我我小一辈。静静姐你就叫小婶婶就行了。”

“盼弟,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婶婶前面要加个小。”白静听姚盼弟说要叫小婶婶赶紧问道。

“不是还有芳芳姐吗,静静姐,你难道要谋朝篡位啊。”

“芳芳姐?芳芳姐又是谁,白静不是钟溢的女朋友吗。”苏媛开口问道。

“芳芳姐啊,芳芳姐也是你外婆的学生,是我哥的老婆。”接着姚盼弟把林芳跟钟溢的事告诉了苏媛。

苏媛听后,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白静,“白静,盼弟的意思你就是后补的是吧。你就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钟溢了,他有什么好的。”

“我觉得老板挺好的。我也愿意跟他,不管以后会怎么样,只要我自己开心就好。”

“难怪你一直叫他老板。”

三个人把卫生搞好后也出来客厅,老太太看着苏媛说道,“媛媛,你对你以后有什么想法。我的意思你去国外留学深造一下。”

“外婆,我跟钟溢签了协议,毕业后就给他打工,不是跟你说过了。”

“那协议不作数,我跟钟溢说过了,你真要做金融的话,我觉得你还是去国外见识一下比较好。等回来后,你再去钟溢那上班也可以。”

“那我听外婆的。”苏媛点了点头说道。

老太太听苏媛答应,又拿了一支香烟出来,给自己点上,对着钟溢说道,“你把我外甥女签的那张协议放哪里了。”

“协议,协议我给白静了,那协议只是开开玩笑的,我也没有收好啊。”钟溢对着老太太说道。

“协议我也早就扔了,谁会把那种协议当真啊。”白静看钟溢看过来,赶紧说道。

钟溢他们又坐了一会,也要回去了,钟溢就邀请老太太去他那里吃饭,今天晚上钟溢舅舅跟小姨一家要到钟溢家吃饭。

老太太看了苏媛一下,也就答应了下来,钟溢就开着车回去自己别墅了。

到了别墅,钟溢他们刚下车,住在隔壁的一栋别墅的富豪刚好看到钟溢他们,就打了一个招呼。

尤其看到老太太,更是热情的不得了,一口一个夏教授的叫着。还厚着脸皮到钟溢家来做客。临走时,还要请老太太去他那里坐坐。

晚饭还是有姚盼弟做的饭菜,白静跟苏媛进去打下手,因为来的客人比较多,最后还是小姨来了之后,一起帮忙弄了两桌菜。

吃好饭后,大舅舅他们坐在客厅聊了起来,几个表弟表妹被白静姚盼弟带着去欺负旺财去了。

“小姨父,你们今年有什么打算。”钟溢给几个长辈散了一圈香烟后问道。

“我们啊,还能怎么样,继续承包工地什么的。你小舅舅继续接装潢的工程。”小姨夫吸了一口烟说道。

“你们几个就没有想过成立一个建筑公司,装潢公司什么的。”老太太喝了一口茶说道。

小姨夫几个听了以后,面面相觑了一会,就请教起老太太这个问题。

老太太倒也没有拿捏,跟他们说了其中的奥秘。还不忘提点钟溢一下里面的学问。

等时间差不多了,小姨夫和两个舅舅似懂非懂的离开了,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很难得了,还要回去好好想一下其中的关键。

等小姨夫他们走后,老太太也想回去了,但被钟溢给留了下来,让白静给老太太去准备房间了。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大表姐挺着一个大肚子,跟刘虎和大姑姑一起过来钟溢他们家。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笑容。

“苗苗,你咋胖了那么多,这快要生了吧。”白静看着大表姐说道。

“嗯,我妈天天给我炖猪蹄吃,我能不胖吗。现在我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饭。下个月六号,就预产期。”大表姐摸了一下肚子说道。

随后大姑父跟着小姑姑一家也到了,是小姑父开着面包车来的。钟溢还特意去了门卫那里接他们进来。

到了中午吃过午饭没有多久,小姑父说酒厂还有事忙,就带着大姑父先回去了,大姑姑还是留下来照顾大表姐了。

“姐夫,你这是要做爸爸了,你跟我大姑姑说说,现在少让我姐吃肉,都胖成什么样子了。”

钟溢很刘虎走到外面,给刘虎分了一支烟,被刘虎拒绝后,自己点着吸了一口后,说道。

“钟溢,我们两个都说了,太胖对生孩子不好,你大姑姑不听啊,说为了孩子好点,要多吃点。要不你跟你大姑姑说说。他最听你的。”

“算了,我也说不通的,你们自己注意点,对了,我姐马上要生了,你就不要跑下面去稽查了。派人下去就行。留着陪我姐生完孩子,再可以再下去稽查的。”

“嗯,现在陈爱国也调到我们稽查部做我副手,可惜洪涛他人了,其实他做稽查什么挺合适的。”刘虎感叹说道。

https:///zhongkaizuofangdong/12718589.html?t=20220117123514

:。: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